第89章 偷牛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族長家.

雖然是下午時分,但因為這時候農活不多,因此,族長家門口仍然擠了很多的人,一個個都是跑過來看熱鬧的.

而此刻的族長臉色卻非常不好看,因為又是韓鐵生家的破事情!

他煩都煩死了!

偏偏他們家的人就是喜歡搞事情,什麼屁大點兒的事情都喜歡捅到他這邊來,讓他做主.

族長再好的脾氣這會兒也煩躁不已.

韓婆子還在那兒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控訴著,將韓子高說得多麼多麼的慘,將韓玥姐弟幾人說得多麼多麼的囂張.

"行了!行了!"族長一拍桌子,不耐煩地說道,"事情我大概了解了,現在就等二丫他們過來了.你們幾個先閉嘴,不要再在耳邊嘮叨個不停!"

韓婆子和楊氏這才住了嘴,不敢再說了.

沒多久,韓玥帶著韓子林等人到了.

他們一進來,先是給各位長輩們行了禮,這才乖乖地站在一邊.

族長見狀,心情總算好了一些.

"二丫,剛剛你奶奶說你弟弟子睿指使你家的母牛去踢韓子高,可有這回事?"

韓玥說道,"族長爺爺,我家的母牛確實是踢了韓子高.不過,我想知道的是,我家的母牛分明已經關進了牛棚,為什麼韓子高會跑到牛棚里去?"

族長也覺得奇怪,便看向了韓婆子等人,問道,"鐵生媳婦,子高為什麼會跑去看牛棚里?"

韓婆子馬上回答,"族長老哥,事情是這樣的.子高對大母牛非常的稀罕,前段日子沒見著,今天便跟進了牛棚,想近距離地觀察."

韓玥呵呵冷笑,"奶奶,我家的母牛每天都會被子睿牽出去放,為什麼韓子高不在外面看,非得到牛棚里看?"

韓婆子瞪了韓玥一眼,理直氣壯地說道,"他就喜歡去牛棚看,怎麼了?不行嗎?"

"當然不行了!難道韓子高覺得牛棚的味道比較好,所以喜歡跑牛棚里去?"

這話逗得圍觀的吃瓜群眾們笑了起來,眾所周知,牛棚里面滿是牛屎,牛尿,干稻草,再愛乾淨的人也不可能天天打掃,因此味道非常不好,環境比較糟糕.

韓婆子臉皮薄,這點兒嘲笑自然不放在眼里,又大聲地嚷嚷,"傻子,子高為什麼進牛棚根本就不是重要.現在重要的是你必須給我們子高賠償!"

韓玥淡淡地說道,"奶奶,我說過了,我必須先弄清楚韓子高進入牛棚的原因."

"你耳朵聾了是不是?剛剛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,原因就是子高想看你家的母牛而已,你怎麼還問?"

韓玥面色微冷,"奶奶,您這個理由可站不住腳!"

"他娘的,傻子你就是不願意出錢是不是?"

韓大貴惱了,指著韓玥就想破口大罵,突然間一道響了起來.

"二丫,我知道韓子高為什麼會跑去牛棚了."

說話的是張九,他的話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.

面對眾人探究的目光,張九鎮定自若地說道,"其實原因很簡單,韓子高想將母牛和小牛弄暈過去,然後弄到外面去賣."

"放你娘的屁!臭小子,你再胡說八道試試,老子非打死你不可!"韓大貴氣得跳腳,就要沖過去打人,卻在韓玥的犀利的目光之下,硬生生地止住了.

韓婆子則嗷一聲叫了起來,就要沖過去打張九,自然,也是被韓玥的目光給嚇唬住了.

而楊氏,則是還沒有開始行動就被韓玥的一個眼神嚇得呆在原地不敢動了.

屋里終于再次安靜了下來.

韓玥給了張九一個鼓勵的眼神,"小九,你說吧."

"好."

張九點點頭,然後從自己的身後拿出一把干稻草,而稻草上面有些濕漉漉的,同時上面還有一些白色東西.

眾人看到那把干稻草,有些懵,這是什麼意思?

張九解釋道,"這是在牛棚里找到的稻草,我想讓王大夫過來一趟,讓他分辨一下這稻草上酒的是什麼東西."

這話有人,有人哄笑了起來.

"城里娃果然沒見識,這上面灑的不就是稀粥?白色的就是飯粒!"

張九點頭道,"大家也看出來了,這些就是稀粥.而母牛之所以會踢韓子高,就因為這些稀粥.因為,當時有人提了一桶的稀粥進牛棚,但是母牛並沒有喝下那些稀粥,反而把裝稀粥的桶給踢翻了.

而後來我發現,母牛之所以不喝這些稀粥,原因就是稀粥里有迷藥.換句話說,是因為有人想要打母牛和小牛的主意,想要將兩頭牛迷暈了,然後弄出去賣了."

這話一出,眾人嘩然!

原來村里竟然有人想要偷牛賣!

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!

桃花村人口眾多,民風淳樸,這麼多年來,村里極少出現偷盜這樣的事情.

而且牛又是農家非常重要的財產,像韓玥的母牛被人下迷藥的事情,那在村子里絕對是大事了!

族長的臉色板了起來,"張九,你確定這些稀粥里含有迷藥?"

張九點頭,"是的,如果族長爺爺不放心,那麼可以請王大夫過來,讓他分辨一下這粥里是不是有迷藥."

族長馬上派人去叫了王大夫過來,很快,王大夫就跑到牛棚里檢查了一遍,發現牛棚還有一些稀粥的殘跡,最後宣布,這些殘留的粥里確實檢查出了迷藥的成份.

而且份量很重,就算是韓玥家的那頭大母牛吃了,也會暈過去的.

眾人目瞪口呆.

"這麼說來,我們村確實出了偷牛的賊?"

"娘的,這也太嚴重了!如果我家的牛被偷了,我非要跟小偷拼命不可!"

"沒想到我們村里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!哎,真的要小心了!"

眾人議論紛紛,聲音越來越大,後來族長不得不出口讓大家安靜下來.

張九再次開口,問韓子睿,"子睿,你今天給牛喂了稀粥沒有?"

韓子睿搖頭,"沒有,現在有很多的干稻草,牛就算是不放都能夠吃得很飽,我沒有給牛吃稀粥."

在農村,粥都是珍貴的食物,是人吃的,不可能給牛吃.

也就只有夏天農忙時節,為了讓牛吃飽肚子多干活,才會給牛也煮上一鍋粥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