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我的地盤我作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玥摸摸韓子林的小腦袋,轉頭看向韓大貴的時候,眼中帶了一絲的冷意.

韓大貴被那目光嚇得一個脖子縮了縮,卻還不忘為自己辯解,"二丫,這蓋房子都是一天結算一次的,你們手中明明有錢,為什麼要一個月結算一次?"

韓玥淡淡地說道,"我樂意,怎麼著,你有意見?"

韓大貴一噎,他還能怎麼說?

他本以為這死丫頭會跟韓子林一樣盡力辯解,沒想到人家不按理出牌,連辯解都不辯解一句,直接就來一句"我樂意",這讓他接下來怎麼說?

韓大貴想了想,又道,"但是很多地方都是一天結算一次的,二丫,你也應該……"

"其他地方是其他地方,我這里是我這里.我這里的規矩由我定,二叔,你要是不喜歡這個規矩,你可以馬上就走人.當然了,如果你決定馬上走人的話,工錢我現在就給你結算."

韓大貴:……

他准備的無數說辭,就在韓玥那霸氣側漏的話中,愣是說不出來了.

見他不說話了,韓玥又轉頭看向其他人,淡淡地說道,"我還是那句話,不會少了你們的工錢.但是,如果你們想要一天結算一次,那很抱歉,我做不到,你們可以不做,工錢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結算.如果決定留下來,那就得按照我的規矩來."

韓玥說話的語氣不輕不重,但是眾人卻感覺到了一股凌厲的氣勢,頭皮都有些發麻.

沒有人開口說話,除了被韓玥的氣勢嚇到,還有因為不願意離開的.

現在正是農閑的時候,找工作可不容易,找這樣好的工作更不容易.

因為這里干活,不僅給的工錢高,而且每天中午還有一頓豐盛的午飯,飯管飽,肉也管夠.

這麼好的工作,他們哪里舍得離開?

因此,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.

韓玥又轉向韓大貴,說道,"二叔,你也看到了,大家都願意遵守我的規矩.既然你不願意遵守,那你明天就不用來了."

韓大貴一聽傻眼了,沒想到這死丫頭竟然真的不打算讓自己來了.

當下就急了,"不,二丫你聽我解釋!剛才二叔也是一時暈了頭,並不是不想在這里干了.二叔是很想留下來幫你們的……"

韓玥打斷了他的話,"我這里廟小容不下二叔這尊大佛,您還是去找個工錢日結的工吧.二叔,這里的事情就不委屈您幫忙了."

說到這里,她自己從兜里掏出來30個銅板遞到韓大貴的手上.

然後,帶著韓子林和三丫離開了.

韓大貴真的急了,追上去想要再解釋,可韓玥哪里會再給他解釋的機會?

韓子林偷偷看了一眼後面追過來的韓大貴,偷偷捂嘴笑了.

同時,心中對二姐也生起了崇拜之情.

當時大家你一言,我一語,頗多的抱怨.

而且這些人很多還是他的長輩,非常不好處理,一個弄不好,自己還得惹上麻煩.

可是二姐一來,這些人一句話也不敢多說,她說什麼便是什麼.

韓子林在心底暗暗發誓,以後自己也要跟二姐一樣,說話沒人敢反駁.

……

韓大貴被韓玥趕走的事情在老韓家引起了巨大的震動.

韓婆子當下就發了火,"這個混賬東西!她二叔可是過去幫忙的,她竟然完全不顧親情,連二叔都趕走!"

楊氏大罵,"她在村里請了這麼多人,就是不肯請我們老韓家的!這個小賤人,有錢也不給家里人賺,真是一頭白眼狼!"

韓大貴也覺得氣惱極了,也跟著罵了起來.

而陳氏則眸光微閃,似乎算計著什麼.

……

第二天,韓大貴沒來找韓玥,倒是韓大吉來找她.

對于韓大吉的到來,韓玥還是挺驚訝的.

在她的印象中,韓大吉是那種話很少,存在感非常低,但勤奮踏實的人.

她們家跟韓大吉的關系一般般,平時也極少來往.

唯有的幾次接觸,就是他在韓婆子的背後充當透明人,同時也是打手的角色.

所以韓玥對韓大吉的印象不是特別好.

因此,韓玥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韓大吉,"三叔,你找我有什麼事情?"

"二,二丫……"韓大吉可能不太習慣跟別人說話,說話都有些結結巴巴的.

"那個,就是三叔想問問你,你那邊還缺不缺人?如果你缺人,可以讓三叔過去幫忙嗎?當然了,如果不缺人的話,我就不多問了."

韓玥嘴角抽了抽,這三叔也太實誠了.

本來她是不想要韓大吉幫忙的,可是昨天剛剛趕走了韓大貴,今天如果再拒絕韓大吉的話,恐怕韓婆子又會說風涼話了.

罷了,一點小事而已,韓玥不想過多計較.

"人倒是還缺.不過,我丑話說在前頭,三叔,蓋房子可是很累的,你如果跟二叔那樣好吃懶做,去了之後什麼事情也不干,我可是會把你趕走的.還有,既然要干活,就盡量老實干活,不要想什麼歪主意!"

韓玥的話說得很重,但韓大吉就好像注意到似的,點頭道,"我知道,我會努力干活的."

……

韓玥這幾天白天都是跟張九一起上山挖馬蹄,兩人挖了不少.

然後就決定停頓一段時間,等房子蓋好了再繼續挖.

于是,她白天就去了新房子那邊幫忙干活.

自然,張九也是跟著韓玥,跑那里去幫忙了.

有了他們的加入,速度快了一些.

這天,韓玥正忙著,突然間有人跑過來對她喊道,"二丫,你家的母牛把韓子高給踢傷了!快去看看吧!"

韓玥有些不爽,特麼的,又是老韓家的人!

這家的人簡直有病,好像哪天不搞出點事情來就不舒服似的!

韓玥放下手中的活,拍拍衣服站了起來.

先是朝報信的人道了謝,這才慢吞吞地朝著那人指的方向走去.

韓玥到的時候,氣氛有些凝重.

張九像只老母雞似的,將韓子林,三丫和韓子睿三人護在身後,一臉怒氣地瞪著老韓家的人.

韓子高躺在地上,韓婆子和楊氏坐在他旁邊哭天嗆地,哭喪似的;

而韓大貴則手中拿著一根木棍,怒氣沖沖地瞪著張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