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欺負老實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玥的新房子處.

這會兒也僅僅是起了個地基,房子還沒有蓋起來.

沒有人上工,所有人都圍在一處,被圍在中間的是韓子林和韓大貴.

此刻,韓大貴指著韓子林的額頭,破口大罵.

"呸,狗蛋,你長這麼大真是的白長了!連什麼叫做尊敬長輩都不懂,果然是沒爹教的孩子!"

"二叔,你罵我就罵我,請不要罵我的父母!"

"哼,如果不是你老子,你會長歪嗎?狗蛋,我可是你親二叔,你竟然不顧親戚之情,要吞我的工錢!你這也太黑心了!"

"我沒有吞你的工錢,我……"

"我呸!還說沒有吞!我今天上工了一整天,你竟然連一個銅板也不給!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?"

說到這里,韓大貴朝眾人大叫,"大家來評評理!我們累死累活干了這麼多,狗蛋卻黑心的不給工錢,這不是把我們當傻子一樣,讓我們白干活嗎?"

韓子林氣得臉色都漲得通紅,"二叔,我剛剛已經說了,我們的月錢是一個月結一次的.現在還不到結算的時候,我怎麼給你工錢?"

"喲呵,鎮上的抗包工都是一天一結,你憑什麼要一個月結算一次?"

"鎮上的抗包工雖然是一天一結,但是,我們跟抗包工不同.很多地方的蓋房子的工錢都是一個月結一次的……"

"放屁!我知道的都是一天一結!狗蛋,你別欺負我們都是老實人,想昧下這些錢!"

"我沒有……"

"沒有就趕緊把工錢拿出來!快點!"

韓子林被韓大貴氣得夠嗆,這會兒怒火也漲了起來,吼道,"沒有!我都說了月底再結!二叔,今天是不可能給你錢的!"

韓大貴也惱了,吼道,"今天你一定要把錢給我!不然這事沒完!"

這時候,原本站在旁邊的人也有了想法.

蓋房子的工錢其實結算不固定,有些是一天一結,有些是半個月一結,有些是一個月結算一次.

但是對于大部分的人來講,最喜歡自然是一天一結了,最不喜歡的就是一個月結算一次了.

有人就小聲地議論了起來,"其實大貴說得也沒錯了,工錢一天一結也很多的."

"就是啊,又沒有規定說是一定要一個月結算一次."

"還是一天一結比較保險,誰知道到了月底,他們有沒有錢發給我們呢?二丫幾人現在還住著那破舊的柴房,就算是打獵賺了些錢,這些錢又是買地,又是蓋房子,誰知道給我們的工錢還夠不夠?"

"我也擔心二丫發不出來錢啊!哎,這工錢還是一天一結比較劃算."

王阿水聽到這話,馬上就不高興了,呵斥道,"你們別忘記了,當初可是說好了的,工錢是月底結算.現在怎麼又反悔了?"

王阿水的話一落,馬上就有人反駁,"阿水,話不能這麼說啊.如果二丫他們家里條件好,那我們自然就沒什麼好擔心的.可是你也知道二丫的情況,萬一到時候真拿不出錢怎麼辦?"

王阿水懟道,"你們是不知道還是故意裝聾作啞?村里誰不知道二丫賣了5頭狼,賺了幾百兩銀子.就算二丫前段日子買了地,可是蓋房子的銀子肯定夠的,怎麼可能會欠你們這幾兩銀子的工錢?大家請相信二丫!"

"既然銀子足夠,那就更應該一天結算一次了."

"就是啊,有錢還不肯天天結算,這得多摳門!"

"阿水,你也跟二丫說說吧,這錢一天結算一次比較好."

韓大貴聽到眾人的話,更加得意了.

叫囂道,"聽到了沒,狗蛋?既然你家里錢多,那從今天開始就一天結算一次吧!快點,把錢拿來!"

韓子林氣得小胸脯上下震動,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二叔口口聲聲過來說要幫忙,結果卻是要求他們修改結算周期!

其實修改結算周期也不是什麼多大的事情,他們付得出錢.

但是,被二叔這麼一攪和,好像是他們故意壓著錢不給結算,讓其他來幫工的人對他們的印象開始變壞.

這讓他感覺既憋屈又委屈.

他抿著唇,就是不動.

韓大貴怒,伸出手就去推韓子林,然而手才剛剛伸出去,一只細小手就伸了過來,緊緊抓住他的手腕.

"誰他娘……"

韓大貴正要罵,側頭卻見韓玥那張似笑非笑的臉.

他心中一緊,臉色瞬間轉變,馬上換上一副笑臉,"哎呀二丫,你回來了!呵呵,呵呵……"

韓玥也呵呵冷笑,"二叔,你剛才要干什麼?是要推我弟弟嗎?"

"沒有沒有,絕對沒有!二丫,你別聽別人胡說!"韓大貴趕緊否認,頭搖得跟拔浪鼓似的.

廢話,當然要否認了,因為他的手都快被這死丫頭給擰斷了!

"那二叔不妨好好解釋一下,你剛剛伸手的目的是什麼?"

"這,這個……呵呵,我就是想拍拍狗蛋的肩膀而已.沒什麼目的的,真的!二丫啊,你的手能不能放開了?二叔今天干活干多了,手有些疼."

"原來二叔今天干活這麼辛苦了,那真不好意思,我馬上就放開."

韓玥一松手,韓大貴趕緊收回手.

當看到手上那一排的紅印子時,韓大貴倒吸了一口涼氣,這個死丫頭下手真重,差點沒把他的手給捏斷!

"二姐,"韓子林看到韓玥興奮極了,剛剛的憋屈早就消失無蹤,開心地拉著韓玥手.

韓玥沖他笑了笑,問道,"子林,我剛剛聽人說二叔跟你吵了起來,這是怎麼回事?"

韓子林馬上就告狀,"二姐,是這樣的.今天早上二叔跑過來跟我說要來幫忙,結果來了之後,他就四處走走,對其他人吆三喝四,也不正經干活.這也就罷了,下午要下工了,二叔就跑過來說要結算工錢,我說我們早就規定了工錢是一個月結算一次,可二叔就是不願意,非要今天結算."

說到這里,韓子林氣惱地鼓起了小嘴巴,"二姐,當初我早就告訴過二叔了.他也答應得好好的,怎麼才來一天就變卦了?哼,一點兒也不講信用,太過份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