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多管閑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是的,就是神仙山上長的.您等等,我馬上讓人去洗."

等一盤子的馬蹄洗乾淨了,那男子立刻嘗了一顆.

"好吃!"

男子眯著眼睛,贊歎道.

韓學斌有些得意,"確實挺好吃的,少東家,剛剛我吃了幾顆也覺得不錯.然後,我就吩咐我親戚讓她去山上多挖點,挖多少我們就買多少."

男子贊許地點頭,"你做得對,這些東西就應該先下手.對了,我聽說你上次收購了一頭野豬王,那頭野豬也是神仙山上打來的?"

"對,那頭野豬王就是我那個親戚打的.她打了野豬之後,第一時間將野豬送了過來."

男子眸中閃過一絲的詫異,"你那個親戚了不得啊!總能夠在神仙山上弄到東西,看來身手不錯?"

韓學斌驕傲地一笑,"那是.少東家,不瞞您說,我那個親戚天生神力,膽子也大,總是能弄到點東西."

"哦?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?好神奇!下次她再來的時候讓我也見見這麼個奇人!"

"好的,下次她來的時候我一定讓她去拜見您."

等韓學斌離開,男人臉上的笑容馬上被疑惑所取代.

實際上,男子確實很奇怪.

神仙山在大周朝都非常有名,因為它的神秘,更因為它的恐怖.

這麼多年來,除非那些武功高手,或者法力強大的道士,高僧,很少有人能夠在神仙山來去自由的.

而韓學斌的親戚卻能夠在神仙山上弄到這麼多東西,不簡單啊!

不過,男子倒是沒有想太多,只是覺得韓可能有異于常人之處罷了.

……

韓玥並不知道她走之後韓學斌和男子的對話,此刻她拉著三丫的手去逛街.

這次他們要買的東西不少,鍋盆碗,家具,新衣服等等,好像什麼東西都要重新買過.

于是,韓玥拉著三丫的手,走了一個又一個店,非常大方地買了很多的東西.

出手那叫一個闊綽,看得三丫都目瞪口呆.

"二姐,我們買這麼多東西好嗎?"

"為什麼不好?"

"花了這麼多銀子,我就擔心萬一銀子花沒了,那我們該怎麼辦?"

"怕什麼,花沒了我們再繼續賺啊!你忘記了,我們剛剛跟學斌叔談成了一筆生意呢.真沒銀子了,我們馬上就去山上挖馬蹄來賣."

三丫一想也對,也就不再糾結了.

兩人逛著逛著,突然間一道慘叫的聲傳了過來.

"別打了!別打了!相公,別打了!疼,好疼啊!"

"臭婆娘,你就是欠揍!昨晚老子在外面叫了這麼久,你竟然也不給出來開門!他娘的,欠揍!"

"我錯了!我錯了!相公你原諒我,好不好?"

"哼,不打你一頓,你這個懶婆娘就不會把我的話放在心里!"

"不要……啊……疼……"

韓玥聽到慘叫聲,眉頭微微皺了皺,問起了小寶.

"小寶,是誰在叫?"

小寶馬上回答,"主人,是一個男人打自己的娘子.原因是昨天晚上男人喝酒回來,他娘子沒有及時出來開門.今天男人醒來,第一件事情就是打人.主人,你要上前幫忙嗎?"

"幫,當然幫了!哼,打女人的男人真不是什麼好東西!"

韓玥挺鄙視這種男人的,有能耐你打外面人去啊,看別人會不會同意被你打!

這種欺負弱小的行為,韓玥可不喜歡看到!

于是,她放下手中的東西,朝聲音傳來方向走去.

三丫還在看東西呢,也沒發現韓玥離開了.

韓玥走過去的時候,只見一個長得人高馬大的男子正揪著一個瘦弱女子的頭發,對她拳打腳踢,下手極狠.

不知道的,還會以為這女子是男子的仇人.

女子低著頭,一只手抓住男子的胳膊,苦苦地哀求,"相公,對不起,我真的錯了.不要打了,求求你不要再打了.再打下去我會被打死的!"

"賤女人!你就是欠揍!老子今天非要打得你長記性!"

男子一邊說著,一邊下手就更狠了.

他甚至一腳踢在女子的身上,將女子踢飛了出去.

然後,在女子還沒有站起來的時候,又沖過去先踢了一腳,再騎到女子的身上,掄起拳頭狠狠地揍.

沒多久,女子便被揍得鼻青臉腫,鼻子甚至已經出血.

而旁邊站著好幾個圍觀的人,有些人看不下去的在勸男子不要再打女子了.

然而,卻沒有一個人出手去制止男子的行為.

韓玥再也忍不住了,大喝一聲,"住手!"

然後沖過去一腳踹在男子身上,將他踹到一邊.

男子冷不丁被人踹到一邊,剛開始有些懵,但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被一個小女娃給踢了,憤怒地吼道,"你他娘的是誰啊!竟然敢打老子,老子非揍死你!"

男子迅速地爬了起來,朝韓玥沖過去.

然而,還沒沖到韓玥面前,便被她一腳踹飛,倒在了地上.

男子趴在地上,又怨又惱又怒地瞪著韓玥,"臭丫頭,老子跟你無冤無仇,你憑什麼踹老子!神經病啊!"

韓玥冷哼,"就憑你打女人!"

男子一愣,繼而更加生氣了,"老子打的是老子的婆娘,跟你有什麼關系?操!誰要你多管閑事的?"

"就算她是你的婆娘,你也沒有資格這麼打她!"韓玥冷笑,"你不就是因為你娘子力氣比較小,戰斗力沒你強,才敢對她下手嗎?那我力氣比你大,戰斗力比你強,我也就可以打你了,是不是這個道理?"

"是個屁!你這個瘋女娃,我跟我相公是一家人,他怎麼打我是我們之間的事情,要你多管閑事!"

韓玥的話音才剛落,剛剛還躺在地上的女子突然間爬了起來,沖韓玥大罵.

"哪里來的癲鬼,我家里的事情你憑什麼管?神經病啊!"

韓玥聽得非常不悅,眉頭都皺了起來,"你不要不識好人心.剛剛你夫君下這麼狠的手打你,如果不是阻止,恐怕你這會兒已經被打死了.我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怎麼反倒是罵起我來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