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一把稻草拐走一頭母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此刻她笑眯眯地對母牛說道,"跟我走,以後你經常可以吃這些稻草."

說這話的時候,手里又多了一把稻草.

母牛立刻伸長了腦袋,要去吃稻草.

韓玥卻馬上將稻草收了起來,然後往回去的方向走.

母牛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,跟了上去.

于是,韓玥就以一把稻草將一頭母牛"引誘"了回去.

當她回到家里的時候,雙胞胎和韓子睿看到母牛,大吃了一驚.

"二姐,這頭母牛哪里來的?"

韓玥笑眯眯地回答,"我從神仙山上帶回來的."

"啊!"三個小家伙們很驚訝,三丫羨慕地說道,"二姐,等我武功大成了,我也要跟你一樣跑去神仙山.不過我想帶一只小兔子回來."

韓子睿馬上跟著叫道,"我要帶一只老虎回來!"

韓子林比較沉穩,沒接這個話題,而是擔憂地問道,"二姐,你這次上山危險不?"

韓玥笑著摸了摸他的小腦袋,"如果危險的話,二姐怎麼可能回得來?記住,要進神仙山,必須有強大的實力才能.否則的話,就會跟那些獵人一樣,去了就回不來了."

韓子林馬上認真地點頭,"二姐,我一定認真修煉,爭取早日能夠像你一樣在神仙山上來去自由!"

三丫和韓子睿自然也跟著發誓,"我也要努力修煉!"

"還有我!還有我!"

韓玥滿意地點頭.

……

母牛在來桃花村的第五天,就生下了一頭健康的小牛.

可能吃了空間里生產的稻草的緣故,母牛的奶汁豐富,足夠小牛和小嬰兒吃的,甚至于,還有多余的給王阿水的小兒子吃.

同時,韓玥委托阿水娘曬的稻子總算是曬干了.

阿水娘馬上就將稻子拿去脫殼,回來後就煮了一次米飯.

沒想到,那稻谷特別的香,又軟又糯,當天晚上所有人都多吃了一碗飯.

阿水娘驚喜不已,讓韓玥去打聽打聽,看看還有沒有這樣的稻谷賣,有的話就多買一點.

韓玥笑著應是.

……

神仙山腳下的小山坡上.

一群牛正悠閑地在小山坡上吃草,而旁邊的空地上,是一群桃花村的小孩子.

這些孩子是出來放牛的,此刻他們並沒有關注自己的牛,而是眼睛都盯著不遠處那頭個頭最大的母牛,嘖嘖稱奇.

"三丫,你家的牛好大啊!"

三丫得意一笑,"是啊,這頭母牛可是我二姐從神仙山上牽回來的!它跟我們村里的母牛當然不同了,它可是神仙山上的牛王,是個頭最大有強壯的牛!"

自從這頭牛來了家里之後,三丫就無比的稀罕,跟韓子林爭著去放牛.

而且每次把牛牽出來的時候,就能夠收獲小伙伴們羨慕的目光,這讓三丫非常的得意.

果然,三丫的話音剛落,就有小伙伴們驚呼了起來.

"哇,它竟然是牛王?好厲害啊!"

"咦,它的毛怎麼是黑色的?跟我們這里的牛不同啊!"

"笨蛋,那可是神仙山上的牛,顏色當然跟村里的牛顏色不同了!你們看它的毛發,好光滑啊,漂亮極了!咱們村里的牛的毛可沒有這麼漂亮!"

"就是啊,那頭牛吃的可是神仙山上的草.我聽說我奶說,神仙山上的草都有靈性,牛王吃了這麼多有靈氣的草,它肯定也是變得有靈性的!"

……

小伙伴們嘰嘰喳喳地說著,三丫的虛榮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,笑得兩只大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.

心中則暗暗想著,等她武功學到家了,也跟二姐一樣上山牽一頭小動物回來!

這時候的三丫專注著和小伙伴們吹牛,並沒有發現,就在不遠處,一個怨毒的目光盯著她的母牛.

這個目光的主人正是楊氏的女兒韓蓮花.

她其實也非常羨慕三丫,畢竟那樣大又漂亮的牛在村里太難見了.

最關鍵的是,以前村里的小伙伴們可是都不喜歡跟三丫玩,而喜歡跟她玩.

而現在,三丫有了一頭神仙山上的牛,小伙伴們就拋棄她了,跟三丫好了.

這種感覺讓她非常的不舒服.

韓蓮花回到家的時候,還是副悶悶不樂的樣子.

楊氏見她那樣子就來氣,狠狠地一個眼刀子射過去,"一天到晚的拉著個臉干什麼?老娘欠你的呀?"

說起來,楊氏對韓蓮花還是有怨氣的.

上次的事情如果不是這個死丫頭膽子小,不敢給她哥哥韓子高作證,那子高怎麼會受這麼大的委屈?

怎麼又怎麼會被族長懲罰?

楊氏將上次受到的氣一部分歸咎于韓玥,另一部分就歸咎于韓蓮花.

雖然這很沒道理,但楊氏就認准了.

韓蓮花聽到母親那明顯嫌棄的話,還是挺傷心的.

她訥訥地低下了頭,小小聲地說道,"娘,我,我沒有."

"沒有?"

楊氏臉一拉,一巴掌就拍在韓蓮花的胳膊上,"那就別給我哭喪著臉!看著就煩!"

說完又推了她一把,喝道,"還不快去給我燒飯!這麼晚了還不做飯,你是想餓死我是不是?"

韓蓮花心有不甘,很想說娘你在家里沒干活,為什麼不自己去做飯?

可是她不敢說,只能將不甘忍下了,默默地進了廚房.

楊氏又罵了幾句,然後就離開了.

沒多久,韓老頭和韓婆子回來了.

他們兩人因為在族長的要求下,每天都要去打掃祠堂.

韓老頭本來就是個好面子的,這樣的做法無疑就是在他的臉上狠狠地扇上幾巴掌,面子里子早就丟光了.

因此,這還不到一個月,韓老頭的背就佝僂了不少,甚至連頭上的白發都增加了不少.

倒是韓婆子臉皮厚,壓根沒覺得有什麼.

她甚至覺得,幸好族長沒有罰她打板子,因為比起打掃衛生,挨板子才是最痛苦的事情!

老韓家的人都默默地吃著飯,誰也不敢大聲說話,就怕惹惱了韓老頭.

韓蓮花默默扒著碗里的飯,然後悄悄地抬頭看了看,眼珠子在所有人的臉上都看一了遍,又快速地低下了頭.

突然間,一道不滿的聲音響了起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