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她是故意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族長見韓玥過來,開門見山地說道,"二丫,這村里有好幾處空地,待會我讓學坤帶你先去看看,你再做決定."

韓玥點頭,"好,那就謝謝族長爺爺和學坤叔了."

族長提供的地有三塊,第一塊就是村子里韓氏族人聚居的地方,這里因為之前就有很多的族人居住,面積比較小一點,大概只有100多個平方;當然優點就是離韓氏族人住得近;價格要5兩銀子;

第二塊地方是曾經族里的孤寡老人住的房子,這個房子非常破舊了,不過面積比較大,大概有300多個平方,如果買下的話就要先將老房子拆了,再蓋新房子;這塊地也離韓氏族人住的地方不遠,就是祠堂附近;價格是10兩銀子;

第三塊地則是在神仙山腳下,離韓氏族人住的地方比較遠,差不多在村口的位置了;優點就是面積大,將近1000多平方,後面就是一片荒山,前面是神仙山河;缺點是離神仙山太近了,萬一野獸下山的話,容易被襲擊,安全比較沒有保障.

韓玥思慮了一下子,讓韓學坤先帶她去看第三塊地.

因為是買宅基地,雙胞胎和韓子睿也跟過來了.

幾人去第三塊地看了一遍,韓玥就決定買下這塊了.

因為這塊地除了上面的優點,還有一個最大的優點,那就是靈氣充足,甚至不比神仙山外圍的靈氣差!

韓玥的決定韓子林等人自然堅決擁護,也同意了.

倒是韓學坤有些不放心地問道,"二丫,你們不看其他的地了?這里雖然面積大,但離人群遠,又是在神仙山腳下,萬一野獸下山來,你們就危險了."

韓玥說道,"不怕,如果真的有野獸下山,我通通一拳頭打死."

見韓玥這麼說,韓學坤也就不再多說了.

然後,就帶著韓玥回去.

韓玥又將這塊地以及附近的50畝荒山給買了下來,地的價格是15兩,荒山的價格是每畝5兩銀子,總共花了265兩銀子.

村里的手續辦完了以後,韓學坤又親自去縣城去辦手續.

韓學坤對韓玥的事情很上心,第二天就去縣城跑了一趟,將手續辦下來了.

這下,那塊地就徹底屬于韓玥姐弟幾人的了.

韓玥拿到了地契,收到空間里放好,然後就跟王阿水商量著蓋房子的事情.

而同一時間,韓玥花200多兩銀子買地蓋房子的事情傳遍了整個桃花村,瞬間,桃花村所有人都沸騰了!

200兩可不是一筆小數目,而是一筆巨款!

畢竟桃花村的人,大部分的家庭別說存款了,不欠債就很幸福了.

就算是那些稍微有點資產的人家,最多也就10幾兩,或者是幾十兩的銀子,超過50兩的在桃花村都是巨富了.

哪怕村里最有錢的韓學斌家里,靠著韓學斌在鎮上酒樓當掌櫃賺了不少銀子,目前的存款也不足100兩.

而韓玥卻能夠一次性地拿出200多兩銀子蓋房子,這簡直就是一夜之間變成巨富的節奏!

桃花村的人又是羨慕又是妒嫉,說什麼的話都有.

這幾天來,打谷場的大榕樹旁邊,八卦的話題一直都是韓玥買地蓋房子的事情.

"聽說了嘛,二丫不得了了!賺大錢買地蓋房子了!"

"切,這事情現在誰不知道呀?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了!而且我聽說,這錢是二丫在神仙山上打死了六頭狼,賣了五頭狼賺到的."

"嘶!那也太厲害了!神仙山上的狼可是特別凶殘,還記得前幾年冬天,隔壁村的組織了十幾個青壯年上山打獵,結果遇到了狼群,死傷過半的事情不?"

"那件事情我記得,聽說他們遇到的是一群10來只的狼群,最後十幾個小伙子,只回來了五個人."

"二丫遇到的那群狼聽說有20多只,她一個人就嚇跑了狼群,還把頭狼殺了,還殺死了其他5只狼!二丫這力氣太恐怖了,一揮拳頭連狼都要怕!"

"嘖嘖嘖,二丫力氣這麼大,只要多上幾次神仙山,什麼獵物打不到?這次賣了五頭狼就賺了幾百兩,多打幾次獵物,她就成富得流油了!"

"她現在就很有錢啊!我跟你們說,其實二丫打死的狼根本就不是6頭,而是10多頭!賺的銀子也不是200多兩,而是500多兩!"

……

大榕樹下,眾人越說越來勁,越說越離譜,最後竟然傳成了韓玥在山上打跑了一群40多只的狼群,打死了20幾頭狼,賺了1000多兩銀子.

老韓家的人聽到這些話的時候,反應各不相同.

韓婆子一拍大腿,開始罵罵咧咧.

"這個小賤人,以前還沒有分家的時候就不上山打獵,分家之後才上山.她肯定是故意的,就不想把錢上交給我們!"

韓大貴也憤憤不平,"這混賬東西,眼里果然沒有長輩!"

陳氏在嫉妒的同時也很氣憤,應和道,"娘,二丫肯定是早就對我們懷恨在心,明知道家里缺錢,就是不想上山打獵賺錢.這一分開,先是野豬王,後來是狼,賺了這麼多錢也不孝順你們老兩口.她就是不想讓我們家日子過好,更不想讓四弟考上秀才!"

韓婆子一聽,氣得肺都要炸了.

"這個黑心黑肺的小賤蹄子,狼心狗肺的東西!我就知道她心腸這麼毒,不是什麼好東西!我們老韓家怎麼就出了這麼個不孝的狗東西!不行,我不能看著這賤蹄子這麼囂張下去!"

韓婆子猛地站起來,就要沖出去.

可是才沖到門口,身子就停了下來.

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現在的二丫可不是的二丫,力氣大不說,為人奸詐狡猾,不好對付.

她現在沖過去找二丫算賬,估計還是討不了什麼好.

韓婆子一想到這點,又一拍大腿,嚎叫了起來.

陳氏見婆婆不動了,惋惜地歎了一聲.

哎,連婆婆也怕了那個小兔崽子了,這以後還真的沒有人能夠治得了這死丫頭了.

韓老頭從頭到尾都在冷眼旁觀,叭嗒叭嗒地抽著旱煙.

其實他心中不比韓婆子好受,甚至于,後悔得腸子都要青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