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你敢不敢對著列祖列宗發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議論聲傳來,不僅楊氏驚呆了,韓老頭等人也驚呆了!

韓老頭等人立刻將目光看向楊氏,卻見楊氏的臉上雖然有一些麻子斑點,但是臉蛋的皮膚正常,並沒有腫起來,也沒有被打的痕跡.

"這怎麼可能!你的臉怎麼好了!"韓婆子尖叫,眼中全是不可置信.

她剛剛明明看到楊氏的臉腫得跟個豬頭似的,紅通通的難看極了.

怎麼才這麼短的時間內,她的臉蛋就恢複正常了?

這真是見鬼了!

韓老頭,韓大貴,韓大吉,陳氏,蓮花等人也是目瞪口呆,全是不相信.

然而,他們看到的就是如此,由不得他們不相信.

甚至有那麼一瞬間,他們都在懷疑剛剛自己是不是看錯了,不然楊氏的臉怎麼就變正常了?

楊氏剛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什麼,後來她也明白過來了,原來自己的臉蛋變得正常了!

她摸了摸自己臉,倒抽了一口涼氣,好疼,好腫!

哪里變正常了!

她想要開口解釋,可是嘴巴實在是太疼了,說不出話來.

雙胞胎和韓子睿也驚呆了,非常不理解楊氏的臉怎麼會變成這樣子,太詭異了!

韓玥心中暗笑,剛剛她臨走之前朝楊氏的身上的灑的藥粉起作用了,這種藥粉的主要作用就是迷惑人的眼睛,讓人看不到楊氏臉上的傷痕.

這也就是為什麼所有人看楊氏的臉都覺得正常,但是楊氏自己摸卻能夠摸得出來她的臉蛋還是不正常的.

韓玥大聲說道,"族長爺爺,我沒說錯吧!我二嬸的臉根本就沒有問題,好好的呢!一切都是他們汙蔑!"

韓婆子突然間大叫了起來,"我們沒有汙蔑!剛剛二丫確實打了大貴媳婦!族長老哥,各位族老們,這是二丫變的妖法!"

族長面露不虞,大喝道,"住口!鐵生媳婦,二丫就算不是你的親孫女,你也不能如此汙蔑人家!上次已經弄清楚了,二丫不是妖女!你如果以後再敢說這話,就是故意造謠汙蔑,小心我族法伺候!"

族長的話一出,韓婆子馬上噤了聲.

然而,沒多久她又嚷嚷起來.

"族長老哥,就算是二丫沒有打大貴媳婦,但她還打了子高!"

韓玥臉色一冷,"那是因為韓子高該打!他作為兄長,不保護弱小的弟弟妹妹就算了,竟然還打他們!這種人如果不打一頓讓他長個教訓,他就只懂得窩里橫!"

韓玥的話一出口,韓婆子就尖叫起來,"我呸!老娘的孫子是你能打的?你算什麼東西?"

韓玥不屑一笑,"奶,也就您把一個賊當作是寶貝!韓子高偷了家里的雞蛋,您不教訓他,反而還護著他.您這是要培養一個小偷嗎?"

"放你娘的屁!雞蛋明明就是狗蛋偷的,關子高什麼事?小賤人,你要是再敢汙蔑子高,老娘絕對饒了你!"

韓子高也哇哇叫了起來,"老子才沒有偷雞蛋!雞蛋是狗蛋偷的!他才是小偷!"

韓玥直接無視韓婆子和韓子高的話,看向族長.

"族長爺爺,我有辦法證明偷雞蛋的賊是誰."

族長點頭,示意韓玥開始證明.

韓玥慢慢地走到韓子高面前,然後就圍著韓子高,上上下下,前前後後,認認真真地打量,看了好長時間,把韓子高看得頭皮發麻.

韓子高皺著眉頭,不屑地哼道,"傻子,你別想把髒水潑到我身上."

韓玥也不惱,而是笑著說道,"韓子高,雞蛋好吃吧?"

韓子高警惕地看著她,"我沒有吃雞蛋,怎麼知道好不好吃?"

"咦,難道你長這麼大都沒吃過雞蛋?這謊話誰信啊!"

"我是吃過雞蛋,那又怎麼樣?"

"我記得,奶奶每天都會給你准備一顆雞蛋,有時候是泡開水加糖喝,有時候是煎了吃,有時候是蒸了吃,還有時候是水煮雞蛋.我很好奇,你最喜歡吃哪種?"

韓玥跟韓子高聊起了雞蛋的各種做法,聽得眾人莫名其妙.

而韓子高慢慢地放松了警惕,想起那美味的雞蛋,韓子高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"當然是煎的雞蛋最好吃了!泡開水加糖的最難吃了,還有腥味."

"是吧?那你今天吃的也就是泡開水加糖的吧?我剛剛還聞到嘴巴邊有腥味,真臭!"

"怎麼可能!我今天吃的可是水煮蛋……"

話音剛落,韓子高就猛地捂住了嘴巴,驚恐地看著韓玥.

韓玥沒有理會,微微一笑,說道,"族長,現在事情已經明了了,這顆雞蛋就是韓子高偷的."

除了老韓家的人,其他人卻莫名其妙,滿是不解.

韓玥解釋道,"大家都知道,我奶養了兩只母雞.這兩只母雞每天都下一個蛋,而這蛋自然也是每天被我奶收起來,一顆給韓子高吃,一顆攢起來給我四叔.

不過最近一段時間,其中一只母雞不知為何不下蛋了,因此,韓子高就沒蛋吃了.

而今天,另一只母雞下的蛋卻突然間失蹤了,然後我奶就懷疑到子林身上.而真實的情況卻是,這顆雞蛋被韓子高吃了."

韓子高臉色一變,大聲叫道,"不,我今天沒吃雞蛋!你不要汙蔑我!"

韓玥似笑非笑地看著他,"你如果沒吃雞蛋的話,那剛剛為何說自己今天吃了一顆水煮蛋?"

"這……這是我奶給我的!"

"是嗎?我記得奶奶收的雞蛋昨天都拿去給四叔了,你這顆雞蛋又是哪里來的?"

韓子高急得滿頭大漢,韓玥卻繼續說道,"哦,你吃了那顆雞蛋之後,為了銷毀證據,雞蛋殼還埋在了房子後面的菜園子里."

"你……你胡說!那顆雞蛋就是我奶給我的!"

"就是,那是我昨天留給子高的!"

韓婆子再也忍不住了,忙為韓子高作證.

"是嗎?"

韓玥眸光猛地一沉,無比嚴肅地看向頭頂,大聲說道,"韓子高,這里是我們韓氏祠堂!你敢對著列祖列宗發誓雞蛋不是你偷的嗎?"

"我有什麼不敢的!"韓子高虛張聲勢地吼道,可眼睛卻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中間那張桌子上放的牌位,有些害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