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最嚴厲的懲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子林氣惱反駁,"我才不是!我沒偷!"

"就是你偷的!"

"夠了!"

族長冷呵斥住兩人的對話,犀利的目光卻看向韓老頭.

"既然你們說雞蛋是狗蛋偷的,可有證人?"

韓老頭說道,"自然是有的."

"那證人呢?"

"證人就是蓮花,蓮花看到子林到雞窩里偷雞蛋."

很快,韓蓮花就進來了.

她一進來,先是怯怯地看了一眼眾人,然後就將頭低下,再也不敢抬起來,顯然有些害怕.

韓老頭立刻就問道,"蓮花,你今天看到狗蛋雞窩里的雞蛋,是不是?"

蓮花點頭,輕聲了說了一聲是,只不過那聲音小得跟蚊子似的,根本就沒有人聽見.

韓老頭眉頭輕輕擰了一下,大聲說道,"蓮花,你不要害怕!只要告訴我們,你是不是看到狗蛋偷雞蛋?"

蓮花抬頭,正要開口說話,韓玥的聲音突然間響了起來.

"蓮花姐,這里可是我們韓氏的祠堂!上面有列祖列宗的牌位在,你說的每一句話,列祖列宗們都在上面聽著.如果你敢說一句假話,"

韓玥冷笑,"那列祖列宗們不知道會不會不高興!"

韓蓮花聞言,身子瑟縮了一下,臉色微白,顯然被韓玥的話給嚇到了.

韓老頭目光微冷地看了韓玥一眼,然後視線移向蓮花,聲音溫柔.

"蓮花別怕,這里都是韓家的祖宗,祖宗是不會害你的.你只要告訴我們,狗蛋有沒有偷雞蛋就是了."

蓮花咬著唇,不說話,顯然還在猶豫.

最後,終于開口了,"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什麼也沒有看到,什麼也不知道."

蓮花說完,韓老頭的臉色就沉了起來.

他狠狠瞪了蓮花一眼,暗罵這個沒用的孫女!

蓮花下去之後,族長又要求韓老頭拿出證據,證明韓子林確實偷了雞蛋,不然,就判定韓子高和楊氏汙蔑.

韓老頭就說楊氏是證人,但是被族長否決了,因為楊氏是韓子高的親娘,不能當作是證人.

無奈之下,韓老頭只能暫時放棄雞蛋的事情,直接說另一件事情.

"族長老哥,現在偷雞蛋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.重要的是二丫那死丫頭竟然敢打長輩,這可是天大的不孝!絕不能姑息!"

韓老頭的話音剛落,韓婆子就嗷地叫起來,"族長老哥,你是不知道當初的二丫有多麼的狠!那一拳頭一拳頭砸下去,砸得砰砰作響!這死丫頭下手太狠,就好像打的不是自己的二嬸,而是她的殺父仇人!"

韓大貴也叫起來,"二丫不僅打了我媳婦的臉,還打了我媳婦的胳膊,腰部,背部等很多地方,哪里都沒有放過.把我媳婦打得臉都腫得不成樣子,手上腿上更是全部淤青,那傷勢太恐怖了!不知道我媳婦會不會被打出毛病!"

"大家都知道這死丫頭的力氣有多大,一拳頭都能夠打飛大黃牛,還能夠打死一頭400多公斤的大野豬.她這樣打我兒媳婦,真是想要我兒媳婦的命啊!"

"是啊,當時如果不是我們及時沖出來阻攔的話,恐怕我媳婦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了!"

韓婆子和韓大貴一人一句,將楊氏的傷勢說得非常嚴重,好像就快要死似的.

聽的族長和那些族老們臉色陰沉.

如果韓玥只是打了韓子高,他們覺得沒什麼,畢竟韓子高欺負了韓子林,被韓玥打純屬活該.

但是她竟然還打了楊氏,楊氏可是韓玥的親二嬸,是她的長輩.

這樣不將長輩放在眼里,簡直就是無法無天!

就連一向對韓玥有好感的族長眉頭也微微皺著,顯然也不高興了.

而其他族人們聽到這話,也小聲議論起來.

"看來二丫真的打了楊氏,哎,她這做就過份了!"

"是啊,楊氏畢竟是長輩呢,犯了再大的錯誤,怎麼能打長輩呢?"

"二丫仗著自己有點兒力氣就連長輩都不放在眼里了,這哪能行?我們韓氏一族的族訓第五條就是要孝順長輩,絕對不能做出這種不孝不悌的混賬事情!"

聽到眾人的議論聲,韓婆子得意一笑,哼,賤丫頭,看你這次還怎麼囂張!

韓老頭則痛心疾首地說道,"族長老哥,這二丫醒過來之後我們家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.她做的錯事一樁一樁的,以前的我就不想計較了,但是今天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發指,現在她就敢打親嬸嬸,未來恐怕連我和老伴兩個老頭子都要打!我希望族里能夠好好地懲罰她,讓她長個教訓!"

"就是!族長老哥,我們就應該用族里最嚴厲的方式處罰她!我建議打二丫100大板,然後逐出韓氏一族!"

韓婆子的話一出,所有的韓氏族人俱是一驚,就連韓老頭都驚訝地看了她一眼.

韓氏一族最嚴厲的處罰方式就是將人逐出族.

在大周朝,族群對于大多數人來都是一種身份和一種保障,被驅逐出族的人,不僅生活沒有了保障,而且以後做任何事情都會受到限制.

比如說科舉考試,就需要族中人的推薦,如果沒有這個推薦,那麼科舉都很難考.

不過,被驅逐出族的除非罪大惡極,否則不會輕易將人驅逐出族.

至于打板子,犯了錯的人被打板子很正常.但是100大板下去,韓玥這樣的小身子,命都可能會沒了.

所以韓婆子這話,明顯就是想要韓玥死了!

韓子林聽到這話,手猛地抓緊韓玥的衣袖,擔憂地看著她;

三丫和韓子睿眼淚都流出來了,一人抓住韓玥一只胳膊,無比害怕;

祠堂內陷入沉默,終于,有人忍不住開口了.

"這個懲罰也太嚴重了吧!鐵生嬸子,你這是想要二丫死啊!"

韓婆子冷冷地懟了回去,"對于這種不孝的人來說,算什麼嚴重?如果這次沒有懲罰二丫,那我們族里的人都有樣學樣,大家都不將長輩放在眼里,那後果你來承擔?"

那人被懟得說不話出來,半晌才嘀咕一句,"那也不用這麼嚴厲的懲罰啊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