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家門不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玥帶著韓子林三丫韓子睿出了老韓家,在村子里晃了一圈,才到村里唯一的大夫王大夫那兒.

路上,自然有無數人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.

韓玥就繪聲繪氣地將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.

村里的人一聽說是韓子高和楊氏打的,紛紛打抱不平.

"這韓子高也太惡毒了!對弟弟妹妹都能下得了狠手,小小年紀就如此,長大了還得了!"

"哼,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!楊氏跟韓子高一個樣,母子兩都心狠手辣,下手狠毒的人."

"真是太過份了!就欺負二丫他們幾個沒爹沒娘,這些人真是作孽喲!"

"老韓家作的孽還不夠嗎?他們這是想要把二丫姐弟幾個逼死啊!都已經把他們趕出去了,還要再欺負他們,他們的心腸真是比神仙山上的毒蛇還要毒!"

"鐵生嬸他們就是狠不得二丫姐弟幾個早點死,他們死了,鐵生嬸一家子才高興."

"哎,太慘了!這次是毒打,下次不知道會不會直接把他們弄死呀?老天爺喲,你就長長心吧,可憐可憐這幾個沒爹沒娘的孩子吧!"

面對村里人的議論,韓玥走在最前面,這次她沒有牽任何弟弟妹妹手,挺直脊背慢慢地走著.

韓子高抿著唇,小手緊緊地攥成拳頭,小臉上浮現出不符合這個年紀的表情;他也想學著韓玥那般挺直脊背走路,可惜的是被韓子高打得渾身酸痛,走路一瘸一拐的,連背都是彎的;

三丫頂著一頭豬頭臉,一邊走著一邊抹著眼淚,就是不哭出聲;

韓子睿的小臉上眼淚大顆大顆地流下來,癟著小嘴巴,想哭又不敢哭的樣子;而且他腿太短,跟不上哥哥姐姐的步伐,只能小跑著跟上.

四個小身影緩緩地走在村里的小路上,陽光下,拉下四道長長的身影.

瘦削的背影讓他們看著既可憐又無助,瞬間就吸引了無數村里人的目光.

眾人都對他們抱以同情和惋惜,對著他們的背影議論紛紛.

甚至于,有些好事者還跑到族長那兒去了.

韓玥帶著弟弟妹妹們到王大夫那兒上完了藥,又帶著他們回了王家.

阿水娘早就聽說韓子林幾人被打的事情了,激動地說要跑去找韓家人說理去,被韓玥給攔住了.

然後韓玥便阿水娘商量,說他們一家子要暫時借住在王家,阿水娘立刻就同意了.

就在村里眾人還在議論韓子林兄妹被打的事情,另一件事情又震驚了所有人.

韓老頭找上了族長,控訴韓玥暴打楊氏和韓子高,忤逆長輩,枉顧人命.

這個消息一出,桃花村所有人都震驚了.

……

桃花村韓氏祠堂坐落在桃花村西面,背靠神仙山,正對神仙河,占地面積大概一畝,是桃花村最大最雄偉的建築.

平時沒什麼事情韓氏祠堂是不會開放的,然而今天,祠堂里卻人聲鼎沸,無數的韓氏族人聚在祠堂門口,議論著什麼.

因為韓老頭控訴韓玥暴打長輩及堂兄,不孝不悌,罪大惡極,要求一定要給她這種不孝順長輩的人一個教訓.

于是,在韓老頭的要求下,族長同意開祠堂.

這會兒,韓玥姐弟四人已經排排站在祠堂里.

而另一邊,則站著韓老頭,韓婆子,韓大吉和陳氏等人.

族長和其他幾個族老坐在正中間的位子上,其他的韓氏族人則都站在祠堂里或者是祠堂門外.

韓老頭向中間的族長和幾個族老行了一禮,然後義憤填膺地說道,"今天希望族長老哥和幾位叔伯們做主,我韓鐵生無能,實在是管不住自己的孫女了!"

族長眉頭微皺,"鐵生,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?"

韓老頭歎息一聲,"家門不幸啊!家門不幸啊!家里出了一個不孝不悌的忤逆子,我韓鐵生對不起列祖列宗啊!"

族長和其他族老們面面相覷,有些無語.

韓老頭這話說得也太過了,好像韓玥殺人放火,犯了什麼巨大的過錯似的!

族長對韓老頭不話不怎麼喜歡,眉頭微皺,說道,"你就先說二丫做了什麼事情."

"哎,那個死丫頭……哎,她打了她二嬸,也就是大貴媳婦,還打了她堂兄子高."

族長眉頭一跳,"二丫為什麼要打人?"

"因為子林偷了家里的雞蛋,子高發現之後,就生氣地抓住了他,然後教訓了他一頓.沒想到,二丫就懷恨在心,然後就將子高和他娘暴打了一頓."

韓老頭簡略了說了一遍原因,全然不提韓子高打韓子林兄妹的事情.

族長也知道韓老頭的尿性,並不完全相信他,問完又問韓玥.

韓玥回答道,"族長爺爺,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……其實偷雞蛋的賊是韓子高,他們不僅賊喊捉賊,還不分清紅皂白就打了子林和三丫,連給他們證明清白的機會也不給.

甚至于,如果不是我及早趕到的話,恐怕子林三丫和子睿都要被他們兩個打死了."

說到這里,韓玥將韓子林身上衣服掀了起來.

果然,大家就看到韓子林的胳膊上,大腿上,背上,胸前等多處有淤青,傷痕無數,看著很恐怖.

然後,又將三丫拉過來,讓大家看她腫得跟獵頭一樣的臉.

雖然王大夫給雙胞胎上了藥,但是兩人的傷勢卻看著比剛才更嚴重了.

眾人看到那些傷痕,倒吸了一口涼氣.

就連族長和族里的長老們也震驚無比,連連歎息.

族長很生氣地問韓老頭,"鐵生,這傷是大貴媳婦和子高打的,你承認不承認?"

韓老頭點頭,"沒錯,這些傷確實是他們兩個打的.但是,如果狗蛋沒有去偷雞蛋……"

"我沒有偷雞蛋!"

韓子林突然間大叫一聲,打斷了韓老頭的話.

然後他看向族長,一字頓,認真地說道,"族長爺爺,我知道偷盜的不是好孩子,所以我從來不敢去偷東西!那顆雞蛋也不是我偷的,是韓子高偷的!"

"你胡說!那雞蛋就是你偷的!"

韓婆子立馬反駁,指著韓子林就罵了起來,"你這個小偷!你大姐是小偷,你也是小偷!你們一家子都是小偷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