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暴力卻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恭喜兩位,你們成功刺激到我了!其實,我是個不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的人,但是我發現,暴力卻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!"

楊氏臉色大變,尖叫道,"二丫,你不能打我們!我們可都是你的長輩,我們……嗷!"

楊氏的話還沒有說完,臉上就挨了一巴掌,疼得她嘴角一偏,慘叫一聲.

楊氏捂著嘴巴,手摸到黏稠的液體,放在眼前一看,竟然是血!

"你……你個死丫頭反了天了,竟然打打長輩!"

韓玥呵呵一笑,笑容帶著幾分的猙獰,"打你又如何?"

"我是你二……"

"啪!"一巴掌扇了下去.

"你……"

"啪!"又一巴掌扇下去.

"啊!小踐……"

"啪!"又一巴掌.

接下來,韓玥根本就沒有給楊氏反應的時間,一巴掌又一巴掌,"啪啪啪啪"無數的巴掌打在她的臉上.

瞬間,楊氏的臉就被打得又紅又腫,像個紅饅頭一樣,難看死了.

而嘴角,鮮血汩汩地流出來,連牙齒都被打掉了幾顆.

打到了後面,楊氏話也說不出來了,只是捂著臉頰"唔唔唔"地哭著.

這還不夠,韓玥又將對著楊氏踢了幾腳,打了她的胳膊幾拳.

直到把楊氏打倒在地上,連哭都哭不出來了,韓玥這才停了手.

韓子高在一邊看傻眼了,又驚又怕,竟然腿軟得連站都站不起來,更別提逃跑了.

見韓玥過來,他撲通一聲跪下求饒.

"二丫,求求你不要打我!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不故意的!"

韓玥冷笑一聲,並不言語,而是猛地沖上前,一腳將韓子高踹在地板上.

然後騎在韓子高的背上,右手握成拳頭,一拳一拳狠狠地打在韓子高的背部,腰部,腿部,頭部等位置.

把韓子高打得慘叫連連連,殺豬一般嚎叫起來.

這里的動靜非常大,但是,卻沒有人任何人出來.

但韓玥卻知道,韓老頭韓婆子韓大吉陳氏等韓家其他人都躲在屋子里,偷偷觀察著這里的動靜.

她輕蔑地瞥了一眼屋子,然後放開韓子高,站了起來.

韓玥居高臨下地看著韓子高,聲音冰冷如同從地獄里來的,"我早就說過,不要對我的弟弟妹妹動手,可惜你們總是不長記性!既然你們的記性這麼差,那我今天就干脆讓你們長長這個記性!你們給我聽好了,"

韓玥的聲音陡然拔高,又冷了幾分,"誰要是敢欺負我的弟弟妹妹的,我就讓誰不好過!什麼狗屁的孝道,我才不在乎!犯我者,死!犯我弟弟妹妹者,死!"

韓玥那話,就如響雷震震,在腦海里不停地回響,駭得人老韓家所有人臉色驟變,神情駭然.

韓玥警告完,就帶著韓子林幾人離開.

離開之前,她朝楊氏身上灑了一種粉末,只不過,她灑粉末的時候太過隱蔽了,沒有任何人看到.

直到韓玥離開,老韓家其他人才敢出來.

韓婆子看到自己最疼愛的大孫子被揍得這麼慘,撲過去嚎叫起來,"子高,子高,你怎麼樣了?哎呦,我的大孫子喲,那個賤人怎麼把你打得這麼慘!"

韓老頭等人看到韓子高和楊氏的慘狀,又驚又怕又怒.

韓老頭氣憤地跺了跺腳,牙齒都咬得咯咯響,見其他人沒有動靜,憤怒地大吼一聲,"還不快去請大夫!還杵在這里干什麼!"

韓大貴拔腿跑去請大夫.

韓婆子摟著韓子高哭了好一會兒,哭得涕淚橫流,很是淒慘.

然後,韓婆子一抹臉上的淚,惡狠狠地道,"這次一定不能饒了這個小兔崽子!老頭子,這次我不找族長了,我要去縣城擊鼓鳴冤,讓知縣大人治治這個小賤人!"

韓老頭低著抽煙,沒有說話.

其實他心里也覺得韓玥這個丫頭太狠了,竟然將自己的二嬸和堂哥打得這般慘,一點兒也不顧忌血脈親情.

最令他受不了的就是,那死丫頭竟然還打了楊氏!

那可是她的二嬸,是她的長輩啊!

那死丫頭竟然完全不將長輩放在眼里!

那下次他和老婆子得罪了他們姐弟幾個,那死丫頭是不是連他們都要打?

韓老頭一想到這個,心底的憤怒就陣陣了湧起來.

"老頭子,我在跟你說話呢!"韓婆子見韓老頭沒有開口,氣憤大吼了一句

韓老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"告,告什麼告?"

韓婆子炸了,猛地站了起來,尖聲道,"為什麼不告?這麼不孝順的小兔崽子,當然要找個人治她一下!不然她還真沒把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里!老頭子,你能忍,我可不能忍!今天這事情必須狠狠懲罰她,不然沒完!"

說到這里,韓婆子朝陳氏嚷嚷道,"大吉媳婦,快進去幫我收拾一下!我現在就要收拾東西上縣城!"

陳氏沒動,而是看向了韓老頭.

韓老頭怒道,"你得了失心瘋是不是?一點小事情而已,跑到縣城告什麼?"

"那死丫頭根本就沒把長輩放在眼里,韓啟文那個老不死的又不管事情,老娘不找知縣能找誰?"

"找個屁!你是不是不想讓老四考秀才了?"

韓婆子懵了,一臉的不解.

她要告的是自己的孫女,跟四兒子有干什麼關系?

韓老頭見她還不明白,又氣又惱,沉聲道,"現在是老四考試的關鍵時候,如果你現在跑去告了二丫,那考官大人就會覺得我們老韓家治家不嚴,進而影響他對老四的印象.所以,在老四還沒有考上秀才之前,我們家出了任何事情都不能報官."

見韓婆子還是不解,陳氏這時候站了出來,對韓婆子解釋道,"娘,我聽說這考秀才啊舉人啊什麼的,都非常重視讀書人的名聲.如果我們家里出了一個不孝的忤逆子,那對四弟的名聲也不好,會影響他的仕圖的."

韓婆子聽了還是一知半解,根本就不懂.

但還牢牢地記住了,她不能上縣城去告那個死丫頭,不然會對自己兒子的前途不利.

只是,她還是不甘心.

"難道就這麼算了?老頭子,她可是打了我們的大孫子,還打了她二嬸,這種忤逆不孝的人,怎麼能就這樣放過了?"

韓老頭的眸中閃過一絲狠戾,冷冷地說道,"自然不能就這麼算了!哼,那個小賤人敢這麼欺負人,我也不會讓她好過的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