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暴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學斌馬上站了出來,恭敬地向青見子行了一禮,"道長,我這侄女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娃罷了,並不是什麼妖魔鬼怪,請道長饒命!"

"哼,你們都被這個女妖給騙了!她哪里是什麼普通女娃,分明就是一只妖怪!本道士宅心仁厚,不想傷及無辜,你們幾個趕緊離開!"

"道長,您真的誤會了!她真的只是普通人,不是什麼妖怪啊!"韓學良和王阿水也趕緊站出來,急忙解釋.

但清風子根本就不信,而是冷冷地說道,"我已經提醒過你們了,如果再不走開的話,別怪我將你們也一並燒了!"

聞言,韓學斌韓學良兄弟兩渾身一顫,露出猶豫的神色.

倒是王阿水憤憤不平地罵道,"什麼破道士!二丫一直在村里好好的,還經常幫村里的人,哪里是什麼妖魔鬼怪?我看你才是那個妖怪!哼,臭道士,別以為拿著一個什麼符就出來嚇唬人,嚇誰呢!"

王阿水的話徹底激怒了清風子,怒吼道,"找死!看來你們幾個就是這妖怪的同伙,都不是什麼好人!今天我就一並收了你們!"

清風子的右手再次在空中虛劃了一陣,口中念念有詞,念得比剛才更快了.

然後大喝一聲,"去!"

他左手上的那個靈符便朝韓玥激射而去.

靈符飛到半空中的時候,"轟"一聲輕響,無火自燃.

那火跟普通的火焰有些不同,是藍色的,大概是小嬰兒的拳頭大小,站得遠些都能夠感覺到火焰中傳過來的熱氣.

韓學斌早就感覺到了火焰的異樣,心猛地一沉,大叫起來,

"不好!這真的是蓮妙真人的降妖符!傳說這符箓能夠在一刻之內將人燒成灰燼,大家快跑!"

然而,他想跑的時候,卻發現自己不知為何,身體竟然似乎被什麼東西束縛住一樣,根本就動不了了!

韓學良和王阿水也發現了,兩人大駭,驚恐地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火焰,他們已經感受到了火焰中灼灼的熱度,就好大夏天的在太陽底下曝曬一樣,身體已經開始受不了了.

三人陷入絕望中.

難道這就要死了嗎?

韓學良嚇得都要哭出來了,"道長,我們跟您無怨無仇,求求您放過我們!我跪下給您磕頭了!"

他想要跪下,身體卻怎麼也動不了.

王阿水則無比氣憤,"道士,你太惡毒了!就這樣隨意殺人的性命,跟那些妖魔鬼怪有什麼區別?"

清風子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,"是你們要跟這妖怪沆瀣一氣,否則本道也不會要取你們的性命!哼,本道這是替天行道!"

韓玥聽到"替天行道"四個字的時候,差點兒就笑了.

這就替天行哪門子的道,分明就是清風子公道私仇罷了!

韓玥本來不想跟清風子多計較的,可是這個人竟然要奪她性命,何其惡毒!

呵呵,區區一個爆炎符而已,嚇嚇普通人還行,她韓玥可根本就不放在眼里!

韓玥正要出手的時候,突然間一道少年的厲喝聲響了起來.

"清風子,你好大的膽子!"

接著,只見門口沖進來一個背著劍的青衣少年.

少年穿著跟清風子相似的道袍,頭上戴著道冠,面容清秀,看著也就是15,6歲的模樣.

他沖進來之後,取下背後的劍,朝著那團火焰凌空一斬.

瞬間,那道火焰突然間轉了個方向,朝著另一方向飄了過去.

然後,只聽得"轟"一聲巨響,原本才小嬰兒拳頭大小的火焰突然間爆炸開來,分裂成無數的小火焰.

火焰散落到各處,地板上,桌子上,椅子上,旁邊的博古架上.

瞬間,這些地方都起了熊熊大火,燃燒了起來.

火燒得又快又急,才一息的時間,就已經將一張桌子,一張椅子燒成了灰燼,並且還有向其他地方燒過去的跡象.

不過火焰並沒有燒多長時間,因為剛剛那個少年朝地上扔了一張黃色的符箓.

符箓扔下去之後,大火好像被水潑了一般,瞬間就熄滅了.

而且奇怪的是,地上除了被燒壞的椅子和桌子的灰燼,竟然一點兒痕跡都沒有留下來.

好詭異的火!

果然是蓮妙真人出手制作的降妖符,威力不同凡響!

韓學斌韓學良和王阿水三人面面相覷,一陣後怕,冷汗都流了下來.

剛剛若是沒有人出手幫忙,這火就要燒到他們身上,那他們很可能就燒成一團灰了.

三人這時候已經恢複了行動能力了,趕緊弓身向少年行了一禮,"謝謝少俠的救命之恩!"

少年擺了擺手,不在意地說道,"不必!我……"

少年的話還沒有說完,眸光一冷,猛地往朝前飛奔.

因為清風子竟然跑了!

少年抓著劍飛快追上去,然而有個人比他還要快,已經跑過去一腳踹在清風子的屁股上,把清風子踹倒在地.

踹清風子的人就是韓玥,她此刻臉色陰沉,怒氣沖沖地跑過去將清風子提了起來.

韓玥的身高明明比清風子矮很多,可是提起他的時候卻讓人有一種提著小雞崽的感覺.

提起來之後,她一個大耳瓜子就扇清風子的臉上.

那一耳光韓玥用了幾分的力氣,扇得清風子的頭一偏,哇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,鮮血里還夾雜著幾顆牙齒.

而清風子的臉頰,早就紅腫得不像話了.

韓玥眸光冰冷,殺氣騰騰,"想殺我?嗯?"

清風子拼命地掙紮著,想從她的手下掙紮出來,卻因為韓玥的力氣太大,根本就掙不開.

"上次想殺我的人,你知道下場如何嗎?死了,被我親手撕碎的!"

韓玥陰森森地說道,一個大耳瓜子又扇了過去.

這下扇的是清風子另一片臉頰,同樣也是扇得他口吐鮮血,連牙齒也吐出來了.

"老娘本來不想跟你這個雜碎計較,你竟然敢一而再,再而三地找我的麻煩!活得不耐煩是不是?既然你活得不耐煩了,那老娘就幫你實現這個願望!"

說完,韓玥一松手,清風子就從她的手里松開了.

清風子心中一喜,以為韓玥要放過自己的時候,她卻突然間抓住他的左手,"咔嚓"一聲,將清風子的手給折斷了.

"啊!"清風子慘叫,臉上冷汗直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