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挑撥離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玥直接去了王阿水家.

阿水娘見她回來的這麼早,還挺驚訝的,"今天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?阿水呢?"

韓玥回答,"王奶奶,阿水叔還在鎮上干活呢,我先回來了."

阿水娘奇怪,"你怎麼先回來了?"

"管事的人說我得罪了人,讓我回來,以後不要再去了."

"什麼!"阿水娘擔心地拉著韓玥的手,"你得罪了誰?那人會不會報複你呀?"

"不用擔心,那個人已經報複過了,不會再對我做什麼了."

"什麼?報複過了?他對你做了什麼?"

"就是把不讓我繼續做活了."

"阿彌陀佛,還好還好!"

阿水娘朝虛空拜了拜了,又問了韓玥幾句,得知韓玥真的沒有其他的危險之後,才放下心來.

韓玥又趁機將那袋子的稻谷拿出來,"對了,王奶奶,這是我在鎮上買的稻谷."

阿水娘拿過來看了看,看到里面那沒有曬干的稻谷時,氣笑了,"你個傻丫頭,怎麼買這種沒有晾曬的稻谷!"

說到一半就疑惑了,"你這稻谷哪里來的?現在怎麼會有這種剛割下來沒有晾曬的稻谷?"

現在已經是冬天了,第二季的水稻早在一個多月前就收割完畢,按照來說,應該沒有這種稻谷才是.

阿水娘果然心思細膩,這都看得出來.

韓玥轉了轉眼珠子,解釋道,"當時那個賣稻谷給我的人說,這些稻谷是大山里產的.因為他們那里的地勢比較高,氣溫比較低,所以水稻成熟的時間比較晚,現在才收割.

而且他還說,因為家里出了點兒事情,急需用錢,家里又沒有其他的稻谷賣,只能夠將剛割下來的稻谷賣掉."

這個解釋也算是合理,阿水娘點點頭,也不多問了.

"這些稻谷得先晾曬,曬干了之後才能夠脫殼.現在天氣好,曬個三五天就夠了."

"好,一切您安排.不過王奶奶,等稻谷曬干了,您可得先拿去脫殼,我想嘗嘗這深山里種的大米好不好吃!"

"行行行,就先吃這些大米!"

阿水娘笑嘻嘻地應道.

……

韓玥被鎮上的管事人辭退的消息一下子就傳遍了整個桃花村.

韓婆子第一時間在打谷場旁邊的大榕樹下聽到了這個消息,當下就興奮地興喜顏開.

這死丫頭最大的仰仗不過就是一身大力氣,現在鎮上的管事不要她了,她上哪里去賺錢,怎麼養活那幾個小短命的?

"我就知道,這個不孝的小賤人肯定不會有好下場的!瞧瞧,連鎮上的管事都知道這小賤人人品敗壞,不要她了!"

"這做人唄,最基本的就是孝順,連對長輩孝順都做不到,那還是個人嗎?那就是個畜生!遲早會被天打雷劈的!"

"哼,這死丫頭還敢跟我對著干!我倒是要瞧瞧,她以後還能過什麼日子!

旁邊也有幾個年紀跟韓婆子差不多,也是比較尖酸刻薄的老婆子.

聞言,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跟著議論起來.

"二丫就是活該!誰叫她不孝順呢?她如果這麼下去,別說是鎮上的管事了,就連咱們村里的人都容不下她!"

"晚輩就該好好地聽從長輩的話!不然也是要遭報應的!你們還記得隔壁柳樹村那個二流子嗎?他在家里動不動就罵父母,有時候還上手打.後來還不是被知縣大人給打了20板子!聽說現在他再也不敢對爹娘不孝順了!"

"還有這事情?"

"那是當然,不過這事情也有些久,是十幾年前發生的,當時我家的小孫子都還沒有出生呢!"

"哎呦,那是好久了!後來呢?那個二流子怎麼樣了?"

"他呀,被知縣大人打了一頓之後,躺在床上三個月才下了床.他躺床上這段時間,還是他爹娘給他把屎把尿的!後來那個二流子改了,再也不敢對爹娘不敬了,聽說他現在對爹娘的態度好極了."

"呸,這種人就應該讓他死了算了!還活在世上干什麼?"

眾人議論地非常熱鬧.

突然間,有人對韓婆子說道,"鐵生嫂子,你家的二丫這麼不懂事,如果哪天又惹到你了,你可以找知縣去,讓知縣給你做主!"

韓婆子瞪大了眼睛,一臉的震驚,"還可以這樣?"

那人很肯定地點頭,"當然了!知縣可是我們的父母官,這種事情不找他找誰?"

韓婆子沒有說話,她現在整個人都有些恍惚,似乎受到了巨大的震驚.

原來,晚輩不孝順的,可以去告官!

他們管不了晚輩,但是父母官可以啊!

韓婆子只感覺混沌中一道光線射過來,一道新世界的大門打了開來!

傻子她管不了,還有父母官可以幫她管啊!

韓婆子又驚又喜,樂滋滋地說道,"哎呦老嫂子,你不說我都忘記這茬了!你說得對,晚輩不聽話,我們還可以找父母官!我家那個傻子,真要是敢再做什麼不孝順的事情,我非得上縣城去告她不可!"

那老婆子說道,"所以說呀,鐵生嫂子你可千萬不要怕!一個晚輩而已,能拿你怎麼樣?你可是她奶奶呢,她爹娘又死了,不得什麼都聽你的?"

"沒錯,老嫂子說得沒錯!現在我才是那幾個短命鬼的長輩,他們的一切自然就是我作主了!"

"不是你作主那是誰作主?難道讓那幾個小的作主?哎呦,別搞笑了,他們最大的才10歲,毛都還沒有長齊,懂個屁?"

韓婆子被那人說得心里一陣激動,又一陣狂喜,也沒心情在這里聊天了,樂顛顛地跑回家了.

而大榕樹下坐的其他人,則面色各異.

有個小媳婦不屑地撇了撇嘴巴,"真是個老不死的,自己過得不好,還見不得別人過得好!這麼挑撥人家,嘴巴真賤!"

小媳婦也沒有點名道姓,剛剛說話那個老婆子哼了一聲,一個眼刀子射了過去,然後拿起身邊編的竹簍,邁著老邁的腿離開了.

……

韓婆子興沖沖地跑回了家,見到韓老頭在庭院里編竹簍,就大聲叫起來.

"老頭子,我想到小四的考試費用該怎麼湊了!"

韓老頭手上的動作連停都沒有停下,頭也沒抬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