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天煞孤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另一邊,族長跟兒子坐在書房的桌子前,一人一杯茶,默不作聲.

最終,韓學坤打破了沉默.

"爹,您今天……"

然而他還沒有說完,族長擺擺手,笑眯眯說道,"原來那丫頭是個有大造化的!哈哈,我果然沒有看錯人!"

韓學坤有些懵,"爹,您說的這些話我怎麼聽不懂?"

明明爹以為二丫是妖怪,只相信鐵生叔的話.當時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以為爹老糊塗了.

"你啊!"族長搖搖頭,自己兒子什麼都好,就是不夠聰明,愁人喲!

"你真以為我會相信韓鐵生那小子的話?什麼妖怪,我會這麼愚昧,哼!"

"那您……"

"笨啊,我不這樣做,二丫怎麼會說出自己有師父的事情?哼哼,我老早就覺得二丫的變化太大太奇怪,又不好意思問.這不,這丫頭自己就說出來了,哈哈!"

此刻的族長一臉的得意,韓學坤則是目瞪口呆.

原來老爹並不是糊塗了,而是想要逼二丫說真話!

只是,"爹,您這樣做得不太地道吧……"

族長沒好氣地瞪了兒子一眼,"說你笨還真是笨透了!我作為一族之長,有些事情自然要了解清楚,可不能馬虎."

其實當知道二丫變化這麼大的時候,族長心中也有些慌,總覺得事情太過蹊蹺.

後來他暗中觀察過二丫,見她是個心腸好的女娃,這才暗暗松了一口氣.

但他的心總是提著,有一種對未知的擔憂.

現在終于弄清楚了,又知道二丫拜了師父,學習什麼功法,他就非常高興.

看著還懵懵懂懂的兒子,族長放低了聲音,耐心地對他說了很多.

……

阿水娘不放心韓玥,就去了老韓家.

當她看到那個窄小且的柴房里,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.

抱住了韓子睿,抹著眼淚說道,"二丫,你們幾姐弟也別在這里住了.走,跟王奶奶回去,住王奶奶家里."

韓玥笑道,"王奶奶,謝謝您的一番好意.這柴房雖然簡陋,不過暫時住人還是可以的."

"但是這房子也太小了,也不保暖.現在天氣越來越冷,你們幾個小的住在這里,很容易生病啊!"

"您放心吧,我們身體強壯著呢,不會生病的."

阿水娘見勸不動韓玥,只能歎息道,"既然你們不願意去我家里住,那就去我家里吃飯吧.你別先拒絕,先聽我說.你們這柴房太小了,住人都勉勉強強,煮飯就別想了.

而且你奶奶也不是個好相與的,我就怕她們跟上次一樣,見你拿了東西回來就誣蔑你偷的.你們姐弟幾個干脆就跟我家一起搭火做飯,省得你們自己還要做.如果你覺得過意不去,那你可以交伙食費."

阿水娘倒不是想要占韓玥的便宜,而是知道韓玥這人不喜歡占人的便宜.

如果叫他們姐弟幾個在他們家里白吃白喝,韓玥必定不會答應的,所以提出這個建議.

韓玥低頭想了一下,覺得這個建議非常不錯.

他們一來沒有廚房,在柴房里煮不現實;二來他們年紀都小,做飯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和精力,韓玥也不忍心弟弟妹妹們勞累;三來,王阿水一家都是好人,跟他們相處的這段時間,韓玥覺得挺開心的.

"太好了,那就要麻煩王奶奶了!"

"麻煩什麼啊!我還不好意思呢,老是吃你拿回來的肉."

送走了阿水娘,韓玥姐弟幾人用冷水擦了身子,上床睡覺.

因為已經分家了,韓婆子自然不會把廚房自然給他們用,他們連洗澡的熱水都沒有,只能先用冷水湊合一下.

這次分家,三個小的還是挺高興的,躺在床笑著鬧著,說了大半個晚上的話.

直到三個小的累了,才終于睡過去.

韓玥等其他人睡著之後,才進了空間.

空間里的水稻已經開始抽穗了,生長得非常快速.

小寶一臉自豪地向她彙報,"主人,這些水稻後天就可以收割啦!"

韓玥第一次對小寶露出一個贊賞的眼神,說道,"好好干,爭取讓空間升級!"

小寶無比激動,像是打了雞血一樣.

這可是主人第一誇獎自己哦!

它馬上挺直了小胸膛,拍著小胸脯保證,"您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干,一定會讓空間盡快升級的!"

……

第二天韓玥一大早就去了鎮上.

跟昨天一樣,李管事將她叫了過去.

"管事,您找我有什麼事?"

韓玥心中暗喜,估計又是運送貨物的私活了,這活兒賺錢多,她喜歡!

卻不料,李管事沉著臉小聲問道,"韓小子,你昨天是不是得罪張管事了?"

韓玥一愣,然後搖頭,"沒有啊."

"你仔細想想,肯定是哪里得罪了他."

韓玥認真回想了一下,除了她跳下水救張家那個小少爺,並不覺得自己哪里得罪了張管事.

但很快,她的眉頭就皺了起來.

因為她救起了那個小少爺之後,張管事對自己的態度就180度大變,從熱情變得冷淡.

韓玥心中一驚,將昨天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.

"你呀你呀!"李管事連連歎息.

"李管事,我能不能給我說說我哪里做錯了?難道我救人也不對?"

"不是你救人不對,而是你救錯了人!"

李管事歎息道,"韓小子,我看是個好的,所以我就告訴你一聲,免得你下次再得罪別人.張家那小少爺可是個天煞孤星,誰靠近誰倒黴!"

見韓玥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,李管事好心地解釋.

原來這個張家九少爺遠近聞名,當然,是以天煞孤星名號而出名的!

這張家九少爺剛出生的時候就克死了親娘,後來爹又娶了一個妻子,沒想到這個妻子沒多久也被他克死了.

再後來,他爹娶了第三任妻子,照樣被克死了.

再再後來,他爹娶了第四任的妻子,也就是現在這任妻子,因為這任妻子是國師賜福過的,福氣大,所以沒被克死.

即使如此,他爹第四任妻子生的第一個孩子還是被他克死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