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分家成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就是,我也不相信二丫是什麼妖怪!呵呵,這件事情肯定又是鐵生嬸和鐵生叔在誣蔑造謠了,他們兩個對誣蔑別人經驗豐富著呢!"

"前天鐵生嬸子不是誣蔑二丫偷了大米嗎?這才兩天的時間不到呢,又誣蔑二丫是妖怪?也不知道兩天後鐵生嬸子要怎麼汙蔑二丫?"

"隔三差王就要鬧一頓,韓方氏那個老貨到底想干什麼?真的是要逼死二丫嗎?"

"可不就是要弄死這二丫啊,呵呵,今天還要用火燒死她呢!這老貨真是我見過最惡毒最沒有人性的!估計她的心肝都是黑的!"

"嘖嘖嘖,我倒是琢磨出來了,估摸著鐵生嬸子的目的就是先弄死二丫,因為二丫力氣大,誰也不敢欺負.弄死了二丫之後,就好把雙胞胎和子睿子平給賣了,這樣一來就能夠得到一筆巨款."

"幸好二丫有個師父啊,不然他們姐弟幾個還不得被搓磨死了!可憐哦!"

話風瞬間轉變,韓老頭黑著臉,韓婆子則上竄下跳,尖聲辯解.

但現在哪里有人願意聽她的話?

大家都用一副嫌棄的眼神看著他們.

韓玥見時機差不多了,趁機對族長說道,"族長爺爺,我有件事情求您."

族長看了她一眼,說道,"什麼事,你說吧!"

"是這樣的,族長爺爺,我想跟爺爺奶奶他們徹底地分家!"

"不行!"族長還沒開口呢,韓婆子又跳了出來,尖聲叫道,"分什麼家!老娘還沒死呢,分個屁!"

韓玥似笑非笑地看著她,"奶奶,您不怕我是個妖怪,身上妖氣害您?"

圍觀的人哄然大笑,"鐵生嬸,你現在連妖怪都不怕了?"

"噗……她哪里是不怕妖怪啊,她這分明就是知道自己孫女不是妖怪,後面還有個師父,想占好處呢!"

"鐵生嬸也真是夠惡心人的!剛才還要燒死二丫呢,現在又舔著臉不分家,她這臉得有多大!"

面對眾人的謾罵和不屑,韓婆子臉皮厚,根本就不怕,"關你們屁事!這是我家的事情,與你們何干!滾滾滾!"

族長看不慣韓婆子那副嘴臉,冷聲呵斥,"鐵生,還不管管你婆娘!"

又道,"今天就由我作主,二丫他們就跟鐵生你們徹底分家!"

韓老頭聞言,臉都漲紅了,"老哥,不能這樣!那幾個孩子……"

族長冷冷地說道,"你們早就分了家,其實根本就沒必要再多此一舉的!"

說到這里,族長又放緩了語氣,說道,"鐵生啊,這樹大分枝啊!你這麼一大家子人擠在一處,時間久了磕磕碰碰的,矛盾也多,還不如就此分開來.

而且,二丫有一個師父,我相信她有師父的支持,日子也會越來越好的."

韓老頭還想說什麼,族長干脆利用自己族長威嚴來壓他,最後,韓老頭也不好再說什麼了.

于是,家就這麼分開了.

因為上次已經分過一次家,所以這次分家簡單多了.

其實也沒什麼好分的,就是將韓玥幾姐弟重新趕回了那個小柴房.

本來依韓婆子的意思,柴房都不允許韓玥姐弟幾人住的,但當初分家的時候就將這個柴房劃分給了大房,所以現在這間柴房算是韓玥姐弟幾人的,韓婆子沒權力趕他們走.

回到家里,韓婆子將外面受的氣全部發泄了出來,讓兩個兒媳婦把韓玥姐弟幾人的東西扔出去.

陳氏沒動,楊氏蹭蹭蹭跑進去,抱著東西出來正要扔的時候,剛好韓玥走了過來.

在韓玥犀利的目光之下,楊氏最終不敢扔,而是將東西放到韓玥手里,哼了一聲離開.

韓玥吩咐弟弟妹妹,將屋子收拾了一番,全部都東西都拿走,再一次回了柴房.

再次到柴房的時候,韓玥重重地歎了一口氣,這地方實在是太小太小了!

蓋屋子的計劃,得提上日程了!

……

韓老頭回了家之後就坐在大堂里抽著旱煙,一聲不吭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.

韓婆子罵罵咧咧好一會兒,氣出得差不多了,碰了碰韓老頭,不甘地說道,"老頭子,難道事情就這麼算了?"

那可是妖怪啊,跟一只妖怪住在一處,她怕啊!

而且這麼大鬧了一場,不僅沒有現出原形,反倒是他們被眾人笑話了一翻.

韓婆子只要想到這些就一肚子的怒氣.

韓老頭扭頭,意味深長地說道,"事情不是達到預期了嗎?"

"啊?"

韓婆子呆愣,"什麼預期?我們不是沒把妖怪趕走嗎?"

"那可是你孫女,可不是什麼妖怪!"

韓老頭敲敲手中的旱煙,幽幽地說了這麼一句,然後就進了屋里.

韓婆子摸不著頭腦,老頭子剛才還說那女人是妖怪,怎麼一回來又說她不晃了?

那死丫頭究竟是不是妖怪呀?

一邊的陳氏心中卻掀起了滔天駭浪,她掐了掐自己的掌心,這才沒表現出異常來.

她總算是明白了,公公的用意!

恐怕,剛才的那一場鬧劇是公公故意安排的吧,目的就是要跟二丫那幾姐弟徹底分開來!

之前她一直以為公公對二丫幾姐弟還有一分情誼,哪怕是二丫他們想徹底分開,也阻攔著不讓.

現在看來,公公當時應該是礙于臉面,還有族長的施壓,才不得不拒絕分家.

但其實公公的真實目的就是要跟二丫幾姐弟徹底分家,這就設了這麼一個局.經過這麼一鬧,他的目的算是達到了.

其實陳氏也明白公公的用意,因為二丫那幾姐弟年紀太小了,最大的才10歲,最小的剛出生,還不到干活的年紀.

即使二丫力氣大,能夠到鎮上抗包干活了,但鎮上的活並不固定,有時候有,有時候沒有.這樣長期下來,其實賺的錢並不多.

而且二丫又是個丫頭,那份工是不可能長期干下去的,遲早要辭掉.

也就是說,二丫其實賺不了多少錢.

如果沒有分開的話,韓老頭一家必定要負擔撫養韓玥姐弟幾人責任,負責他們的吃穿住用行等一系列開銷,這可不是個小數目.

幾天還行,幾個月幾年下來,公公也肯定不願意的.

于是,韓老頭干脆快刀砍亂麻,設個局,鬧開了分個干乾淨淨!

陳氏越想越心驚,她突然間發現,家里這個默不作聲老頭子,心思竟然這麼深沉!

這心思,這手段,這狠戾的勁,可不是一般人擁有!

陳氏突然間開始畏懼韓老頭.

韓老頭不知道陳氏心中想什麼,他此刻抽著煙,眉頭皺得緊緊的.

因為他知道那賤丫頭有什麼師父後,他就開始懷疑了,自己這次分家到底劃不劃得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