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你到底是不是妖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婆子那個人嘴巴本來就能說,紅的都能夠說成是黑的,待會也不知道會怎麼編排二丫呢!

阿水娘越想越擔心,"不行,我得去看看,不能讓二丫被那些喪了良心的給欺負了!"

韓子林三個孩子也要跟過去,卻被她攔住了.

"你們就在這里跟招娣她們玩,乖,聽話.你們過去了也沒什麼用,別擔心,二丫不會有事情的."

韓子林哪里會聽她的話,執意要跟過去,阿水娘無奈,只能夠帶著這三個孩子一起去.

……

韓玥一路走來,族人都對著她指指點點,說什麼的都有.

而且這些人看她的眼神中帶了幾分的害怕和畏懼,見她走過來了,就紛紛地避開,那樣子,好像她是瘟疫似的.

韓玥就當作沒有聽到沒有看到,很淡定地進了族長的院子.

院子里,韓老頭和韓婆子看到韓玥過來,兩人害怕地往後退了一步,一臉驚悚.

兩人好像真的被韓玥給嚇到了.

韓婆子大喊大叫,"族長老哥,快讓人把這個妖怪抓起來!快點啊,不然她就會噴火殺人了!"

就連一向來沉穩的韓老頭也不沉穩了,身子不停地往後退.

韓玥在院子中間站定,原先站在這里的人嗖一下跑得老遠,有些跑到屋里了,有些跑到外面去了,都一副膽顫心驚,害怕至極的模樣.

才這麼短的時間,整個韓氏族人似乎都認定韓玥是妖怪,開始害怕她了.

族長是最沉穩的人,身子杆依舊挺得筆直,緊緊盯著韓玥,厲聲說道,"你究竟是何人!"

韓玥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,眉梢挑了挑,"族長爺爺,你覺得我是誰?難不成你還真以為我是妖怪?"

"難道不是?"族長反問.

"噗……"韓玥再一次笑噴了,這真是一個巨大的誤會啊!

她好笑道,"如果我是妖怪,早就將全村的人吃光了,還能讓你們一個個好好地站在這兒!"

"連火都會噴,吃人是遲早的事情!"韓婆子大叫了一聲,叫完就縮著脖子躲在了韓老頭背後.

韓玥無語,這說謊也要講究點證據吧,怎麼張口就來啊!

"噴火?呵呵,奶奶,你還真是高看我了!噴火這個技能太高級,我可不會!"

"大家聽聽,大家聽聽!她承認了!她果然承認了!"

韓婆子的話音剛落,眾人臉上的表情就更不好看了,齊齊往後退了一步,離韓玥遠一點兒.

韓玥嘴角抽了抽,"我什麼時候承認我是妖怪了?奶奶,您要誣蔑造謠也不帶這樣的吧!剛剛我確實跟清風道長打了一架,不過我可沒噴什麼火,更不是什麼妖怪,奶奶,您可別亂說!"

"我哪里是胡說!你分明就是妖怪!正常人哪里有你這樣大的力氣,一拳都能夠打飛大黃牛,你不是妖怪那是什麼?"

韓婆子叉著腰又叫了起來,執意認定韓玥是妖怪.

"我天生神力不行嗎?這世界上本來就有些人力氣大于常人,這又不是什麼多麼稀罕的事情!"

"你跟那些人不同,你就是妖怪!我記得你出生的時候,家里就死了兩只老母雞.以前那兩只老母雞好好的,每天都能夠下一個蛋,你一出生那兩只老母雞就死了,不就是被你的妖氣給害死的?"

韓婆子話音剛落,楊氏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.

"娘,我想起來了,二丫出生第二年咱們家里的大肥豬也不明不白地死了,也是被二丫妖氣給克死的."

這婆媳兩的話說完,馬上就有圍觀的人跟著開口了.

"哎呦,前幾年,我記得是二丫出生那一年吧,我家的雞莫名其妙就失蹤了,該不會也是被二丫的妖氣給害的吧?"

"二丫三歲那年我家的虎子跑去小河邊玩,差點掉到河里淹死了,可能也是被二丫的妖氣給害的."

"還有我家大柱,二丫五歲那年生了一場生病,也可能是被二丫的妖氣給害的."

"……"

眾人你一言,我一語,將韓玥出生之後自己家里發生的倒黴事情一件件扒拉出來,最後總結,都是被韓玥給害的.

韓玥:……

莫名其妙躺槍!

她嘴角抽了抽,也不知說這些人是腦殘還是蠢貨好,特麼的一個個連腦子都沒有,莫名其妙就將所有的鍋讓她背上了!

韓婆子聽著眾人的話,有些得意,"族長老哥,你也聽到了,大家都說那死丫頭是妖怪呢,可不是我一個有這麼認為的!"

族長沒理會韓婆子,只是看著韓玥.

韓玥跟族長的視線對視,認真地說道,"族長爺爺,我強調一句,我不是什麼妖怪!如果我真的是妖怪,在這個村子里生活了這麼多年,我怎麼可能不露出一點兒異樣?還有,我聽說妖怪都不是什麼好東西,一定會害人的.您想想,我可曾害過別人?"

族長搖頭.

韓玥繼續說道,"我一沒有害人,二沒有做什麼反常的事情,只不過就是力氣大了一些罷了.如果這就認定我是妖怪,那真是太可笑了!"

韓婆子又跳了出來,"你還說沒有害人,剛剛……"

韓玥冷冷要打斷了她,"奶奶,人有正常的生老病死,家畜也會生死病死,你去其他村子里看看,哪個村的家畜沒有生病死亡的?憑什麼認為就是我害死了這些家畜?"

韓婆子一噎,頓了幾秒又叫了起來,"就是你害死的!你這個小賤蹄子心腸這麼狠毒,弄死一只雞一只鴨算什麼?你連人都弄死過!"

"你才弄死過人!你這個惡毒的老婆子!"一道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,打斷了韓婆子的話.

只見阿水娘邁著小步子跑了過來,才剛站穩就叉著腰沖韓婆子罵道,"要我說你才是妖怪!你這個惡毒的老婆子,還把自己的親女兒摁在尿桶里溺死,殺了自己親女兒!你才是妖怪!"

韓婆子臉上湧現出驚駭之色,這是她埋藏在心底最深處最不敢面對,也不敢啟齒的事情.

可是今天,被阿水娘給挖了出來.

她尖叫起來,"放你娘的狗屁!陳金枝,這可是我老韓家的事情,跟你姓王有什麼關系?要你多管閑事?"

"我就是看不慣你這種惡毒的老太婆,總是要搓磨孫子孫女!你這麼惡毒,你就不擔心死後下十八層地獄!"

"操你娘的!你死後才會下十八層地獄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