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告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阿水娘笑道,"我把那只雞切了一半,做了這一盤白切雞,另一半放在廚房里,明天再吃;豬蹄是昨天剩下的,我給阿水媳婦留下一些豬蹄,其他的都煮掉了;至于豬頭,我先收起來,明天買了香料做鹵豬頭."

韓玥暗暗點頭,很滿意阿水娘的安排.

其實這些東西怎麼安排阿水娘沒必要特意告訴她的,她信任阿水娘,自然不會懷疑阿水娘將東西藏起來.

不過阿水娘能夠告之自己,也說明她坦坦蕩蕩,不是那種小人.

韓玥笑道,"王奶奶,還是您安排得好,心中有成算.如果是我的話,可能今天就把所有的東西都煮了吃光了!"

阿水娘也笑了,"這過日子啊,就得精打細算!你這是還沒當家呢,等你當家了,你就知道懂了."

兩人說了一番話,然後所有人上桌吃飯.

這一頓,自然是吃得所有人都滿嘴流油,開心無比.

……

韓老頭和韓婆子在韓玥離開沒多久就找上了族長.

他們一進門,什麼也沒說,撲通一聲就跪在族長面前,叫道,"老哥哥,救命!"

族長被他們嚇了一跳,趕緊上前扶韓老頭,"你們這是干什麼?鐵生,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"

韓老頭不起來,滿臉驚恐,"我一家子都快要沒命了!求求你救救我們一家老小吧!"

韓婆子則尖叫道,"族長老哥,妖怪要吃了我們!妖怪要吃我們!"

族長大驚,難道村里出了什麼妖怪?

"你們快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!"

"是傻子!那傻子不是人,她是妖怪!她要吃了我們全家!"

族長一愣,然後氣道,"你們在拿我開刷呢!"

"那傻子真的是妖怪!族長老哥,你可得相信我們啊!連清風庵的清風道長都拿她沒辦法!"

族長臉色變得凝重,清風庵的清風道長在十里八鄉非常有名氣,是個有真本事的.

曾經,他就抓過鬼怪和妖精,那一身的手段十分了得,可不是那些只會花架子的江湖騙子.

族長聽說過清見道長的事跡,並且曾經見識過他的手段,對清見道長很推崇,再也不敢小看這事情,鄭重道,"你們把事情給我詳細地說清楚!"

韓老頭馬上開口,"不瞞老哥哥,我早就覺得二丫有問題.自從她從河里救起來之後,整個人就變得非常奇怪,不像個正常人……今天我請了清風道長,清風道長一到家里,就說我家里妖氣沖天,必有妖魔鬼怪在此……他開始作法,沒想到那妖怪提前回來了.清見道長便跟妖怪打了起來,這斗法期間,我家屋子上面妖氣沖天,極其可怕!只是沒想到,"

韓老頭好像回想到什麼可怕的事情,一臉驚懼,道,"那妖怪的道行太深了,連清風道長都奈何不了,倉皇離開."

韓婆子也插嘴,"族長老哥,你可不知道,那妖怪一手就折斷了清風道長的桃木劍,還把清風道長給踢飛了.還有清風道長那個什麼什麼符,扔過去之後對那個妖怪沒有任何的作用.這妖怪太可怕了!"

族長震驚無比,"真的連清風道長都奈何不了?"

"自然了,否則我也不會跑過來求族長老哥救命了!"

族長摸著並不長的胡子,看看韓老頭,又看看韓婆子,心中很疑惑.

聽著這兩人的描述,也沒發現二丫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啊.

整個桃花村的人都知道二丫的力氣大,她折斷道長桃木劍,又踢飛道長,貌似沒什麼出格的地方.

如果二丫真的是妖怪,她不是應該使出點法術出來嗎?

他問道,"那個道長的符是什麼符?扔在二站聽身上有什麼異樣?"

韓老頭和韓婆子一滯,道長的符扔在那小賤人身上之後,就跟一張紙扔過去一樣,哪有什麼異樣?

"這個……似乎也沒什麼不同."韓婆子吱吱唔唔.

韓老頭則瞪了她一眼,說道,"那個妖怪張嘴就吐出火來,把道長的符的給燒了."

韓婆子一愣,她怎麼不知道那賤丫頭口中噴了火?

"什麼!"族長大駭,會吐火的很可能就是妖怪了!

族長也有些猶豫了,作為一族之長,他肩負著所有族人的安危.

既然族里出了這樣的事情,他也坐不住子.

族長當機立斷地吩咐兒子,"你馬上去把二丫叫過來."

韓老頭趕緊攔住族長兒子,"不行,如果那妖怪過來後把我們都吃了怎麼辦?"

族長瞥了他一眼,"這件事情我得弄清楚,一定要把二丫叫過來."

"但是……"

族長沒再給韓老頭說話的機會,叫自己兒子趕緊出去叫人.

族長兒子的話還沒有傳到,倒是村子里其他人聽到了韓玥是妖怪的話,頓時,整個村子都沸騰了起來.

"聽說了嗎?鐵生叔的二丫是個妖怪!力氣大就算了,還會噴火呢!"

"這算什麼,我聽說她還會吃人呢,而且特別喜歡吃小嬰兒!"

"老天爺,這也太恐怖了!我們村里剛出生的小嬰兒這麼多,她該不會也偷偷跑來把小嬰兒給吃了吧?"

"就算吃了你又能怎麼樣?她可是連清風都怕的大妖怪,道行高深著呢!"

"那怎麼辦?嗚嗚嗚,我家的小孫子才剛剛出生,被那個妖怪吃了怎麼辦?"

族長兒子韓學坤找到韓玥的時候,她剛剛吃完了晚飯,牽著韓子睿和雙胞胎在阿水叔家里的院子里散步.

聽說韓老頭韓婆子又跑去族長那里了,還告自己是妖怪,韓玥冷笑一聲,讓阿水叔幫忙看著雙胞胎子睿三個孩子,自己跟著韓學坤走了.

"應該沒事吧?"阿水娘憂心忡忡地問.

"應該……不會有事情吧!"王阿水的語氣一點也不堅定.

倒是韓子林堅定地說道,"二姐一定不會有事情的!"

三丫也跟著點頭,"二姐肯定會好好的!"

韓子睿剛剛跟韓玥分開哭了一場,這會兒眼睛還紅通通的,眼角全是淚珠.

他握著小拳頭,大聲說道,"二姐不是妖怪,爺奶他們才是妖怪!"

阿水娘和阿水對視了一眼,卻沒有三個孩子樂觀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