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捉妖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玥愣了一下,就在愣神的那一刻,一盆狗血從天而降,將她從頭到淋到腳.

濃稠的鮮血滴滴嗒嗒地流下來,她頭發上,衣服,鞋子都沾了鮮血,咸腥味傳來,那味道惡心得讓人想吐.

韓玥:……

臥槽,這是要搞事情?

韓玥黑了臉,狠狠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臉,冷冷地盯著前面那個穿著道士服,拿著一把桃木劍,在前面念念有神的男子.

這男子先是在院子里跳來跳去,跳了一段她看不懂舞蹈;

接著,揮舞著桃木劍沖了過來,厲聲大喝,"妖怪,現形!"

說完,那把桃木劍就沖著她刺了過來.

韓玥眸光微眯,伸出手抓住了那把桃木劍.

道士先用力一拉,那把桃木劍紋絲不動,他根本就拉不動.

道士怒了,左手收了回來,然後在空中比劃了一番,口中念念有辭,再左手在兜里掏出一張符,扔向韓玥,"定!"

韓玥眸光微眯,心中詫異,因為她發現這張符箓竟然帶著絲絲的靈氣,雖然靈氣非常的弱,但好歹有靈氣.

這世間,竟然有人能夠繪制靈符!

韓玥大感意外,這個世界的靈氣非常稀薄,她以為應該不會有修真者,沒想到,修真者竟然真的存在!

因為只有修真者才能夠繪制靈符!

韓玥不再輕視道士,認真地對待起來.

靈符飛到了韓玥的向前,瞬間,一股靈氣從靈符上逸散開來.

同時,韓玥發現,自己的身體受到這塊靈符的影響,竟然有些滯澀,四肢僵硬.

但這種情況只持續了不到一息的時間,因為她馬上就調動了身上的靈氣,很快就將影響給消除了.

道士本想趁著韓玥被定住的瞬間抽回桃木劍,沒想到那靈符竟然對她沒有絲毫的影響.

道士大驚,這靈符他使用過無數次了,每次都能夠把對方定住至少一刻鍾,怎麼對眼前這個小子沒用?

怎麼會這樣!

道士開始心虛了,他的法寶就是這個靈符,如果靈符沒用,那自己肯定是對付不了這個小子!

道士虛張聲勢地大叫一聲,"大膽妖怪,見我清風道長還不速速現形,回歸你的本體!"

韓玥嗤笑一聲,一個用力就將桃木劍給抽了過來,當著道士的面,"咔嚓"一聲,將桃木劍給拗成了兩截.

然後又將兩截桃木劍像是扔垃圾一樣,隨意地扔到一邊.

"我的桃木劍!我的桃木劍!"

道士氣得跳腳,沖過去撿起桃木劍,悲嗆地朝韓玥控訴.

"你個混賬東西!這桃木劍可是我用百年桃木制成的,具有驅邪避煞的功能!你竟然將它拗斷了,你賠我桃林劍!賠我桃木劍!"

如果說,靈符是道士的底牌,那麼桃木劍就是道士的本命法寶,最珍貴的東西!

這些年他行走江湖,這把桃木劍不知道幫了道士多少忙,沒有桃木劍,道士根本就沒那個但敢跑去驅邪除妖.

道士又氣又怒,凶狠地朝韓玥沖了過來,"我跟你拼了!"

韓玥眼皮子都不抬一下,抬起一腳朝道士踹過去,將道士踹得老遠,重重地掉了下來.

道士吐了一口鮮血,暈了過去.

收拾了道士,韓玥卻還是覺得心情不爽.

穿過院子要進屋的時候,正好看到了院子正中央那張桌子上,擺放了很多的供品,有一只豬頭,一盤子水果,一盤子這里人愛吃的糕點,一只大肥雞.

韓玥眉頭微挑,喲這次韓老頭還真是下了血本啊,看來是真的想把自己這個"妖怪"給除之而後快!

可惜啊可惜,他們還是失算了!

韓玥勾起一抹涼薄的笑,是,她確實不是原先的韓二丫,但是她穿越過來之後,靈魂卻跟這具身體出乎意料地契合.

所以經過這幾天的融合,她的靈魂跟肉體已經完美地融合了.

現在的她就是韓二丫,韓二丫就是她!

韓玥不客氣地將桌子上的供口全部收了起來,拿回了自己的屋里.

沒一會兒,她就從屋里走了出來,手里還拿著一個大袋子,大搖大擺地離開了.

整個過程,老韓家其他人好像沒有看到似的,一聲不吭.

等韓玥終于出了大門走遠了,韓婆子最先尖叫起來.

"供品!供品被那個小賤人拿走了!"

韓婆子嗷地跳了起來,氣勢洶洶地沖了出去,可是一會兒又停住了腳步,轉過頭,沖屋里的其他人喊道,"你們還呆屋里干什麼?快給我出來去追那個小賤人啊!把供品拿回來!快去!"

沒有人回應.

韓婆子更怒,指著楊氏和陳氏吼道,"你們兩個懶婆娘還不趕緊去!"

楊氏和陳氏縮著身子,一個說自己腳疼不方便,一個說自己肚子疼不方便,氣得韓婆子跳腳.

"不去是吧?那今天中午就別想吃飯了!"

然而就算是韓婆子拿吃飯的事情威脅,楊氏和陳氏愣是不動一下.

韓婆子又指向自己兩個兒子,"老二老三,你們兩個去!"

韓大貴嘟囔道,"娘,剛剛那個道士都拿傻子沒辦法,我們去了又有什麼用?"

韓大吉直接說道,"娘,傻子雖然是個妖怪,但您好歹還是她親奶奶呢,不敢對您怎麼樣.要不您去?"

韓婆子氣了個仰倒,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叫起來.

"行了!你還不嫌亂!"韓老頭呵斥住韓婆子,然後讓人去扶道士起來.

那道士暈了一會兒,現在已經清醒過來了.

一見到韓老頭等,馬上哇哇叫起來,"你們家的妖怪我降服不了!我沒那個能耐,你們自己另請高明吧!"

說完就跳起來,撿了自己的兩截桃木劍,也顧不得向韓老頭要錢了,急匆匆離開.

那模樣,頗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意思.

韓老頭一家人面面相覷,最後韓老頭歎息一聲,讓人收拾著一院子的狼藉.

當然,這狼藉主要是狗血.

……

韓玥提著一袋子的東西去了王阿水家.

韓子睿正和阿水家里的幾個小女娃在玩,見到韓玥這一身的鮮血,嚇得"哇"一聲就哭了起來.

"二姐,你怎麼了?二姐你不要死啊!二姐,哇……"

韓子睿抱住韓玥的大腿,眼淚鼻涕一起下,哭得撕心裂肺.

他年紀小也不懂,見自己姐姐滿身是血,就以為姐姐受了傷要死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