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食言而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下午結算工錢,韓玥得了100文,加上打賞的500文,一天就賺了600文.

她將其中的500文收了起來,又從那100文中抽出50文,這550文全部放進了空間里.

剩下50文揣在兜里,這是回去上交的工錢.

既然現在兩家又合在了一起,上次工錢那是肯定.不過,韓玥也不傻,自然不可能交那麼多,能夠交一半已經是忍痛同意的.

韓二柱不知道韓玥心中的那些彎彎繞繞,他拿著工錢笑得見牙不見眼.

今天干活的時間比較長,他足足賺了100文,這可是這個月來他賺的最多的一筆!

韓二柱激動極了,將銅板數了又數,確定數量沒錯之後才小心翼翼地放回兜里,好好收著.

然後笑容燦爛地問韓玥,"小二,你今天賺了多少?"

小二是韓玥讓韓二柱這麼叫的,畢竟她是個女孩子,一個女孩子在鎮上抗包賺錢可是會被人笑話的.

而二丫這個名字太具女性特色了,所以干脆讓韓二柱叫她小二.

韓玥笑了笑,說道,"也不多,就50文."

"啊?怎麼才那麼點?"韓二柱有些懷疑,實在是因為韓玥挑那些東西的時候速度快,挑得又多,怎麼著也不可能一天只賺了50文啊!

韓玥雖然她對韓二柱的印象很好,但是她也怕韓二柱回村子之後多嘴,說出自己賺多少錢的事情.

若是韓婆子知道她只上交了不到一半的銅板,鐵定得大鬧一場,所以她干脆說了個假的數字.

"我後來跟著管事走了,挑的東西也不多,沒賺多少."

這話一出,韓二柱的注意力馬上就轉移了,"管事叫你去干嘛了?是不是給別人送貨了?"

韓玥嘻嘻笑道,"是啊,二柱叔,這事情您可千萬給我保密,不然我怕別人知道管事叫了我卻沒有叫別人,他們心中有怨氣."

韓二柱好笑地說道,"我自然不會告訴別人的.不過你想保密也不太可能,咱們這里這麼多人,大家的眼睛都看著呢,你跟管事走的時候誰沒有看到?"

"我明白,其實管事叫我去送貨也只是看中我力氣大,如果我力氣沒這麼大,管事也不會相中我了."

"你明白就好.這種事情你也別在其他人面前說,給誰送了貨也別說,嘴巴緊一點沒壞事.還有,"

韓二柱壓低了聲音,說道,"你賺的銅板肯定要上交吧?我告訴你,你可千萬別傻到將銅板全部上交了,要懂得自己留一點下來.你們姐弟幾個現在還小,花錢的地方多著呢,自己手里一定要有一點私房錢,懂不?"

韓玥一臉感動,雖然她跟韓二柱才認識兩天,但這個憨厚老實的漢子卻是真正地為她考慮.

她重重地點了點頭,"二柱叔,這些我都明白.謝謝你了."

……

回到家里,韓玥先去找雙胞胎和韓子睿幾人,卻沒在家里找到他們,而是聽人說他們四個到山上去打豬草了.

韓玥眉頭皺得緊緊的.

現在可是冬天了,氣溫降低了不少,這四個小孩子出去挖豬草不得生病?

特別是子平,小家伙才還不到一個月,正是身體最脆弱的時候,真要是凍出個好歹來,那可就麻煩了!

韓玥趕緊上山,果然在山上找到雙胞胎.

"子林,三丫!"

韓玥叫了一聲,雙胞胎聽到聲音就轉過頭來,看到韓玥之後扔掉了手中的竹簍,飛快地朝韓玥奔過去.

"二姐!"

"二姐回來了!"

韓玥趕緊攔住他們,皺著眉說道,"你們怎麼跑到山上來了?子睿和子平呢?"

"奶說豬草沒有多少了,讓我們上山來打豬草.子睿抱著子平去了阿水叔家里,跟阿水叔家的大花一起玩呢!"

三丫嘻嘻笑著回答,抱住了韓玥的一條胳膊,親昵地蹭了蹭.

"二姐你放心,這打豬草的活我們做過無數回了,一點兒也不累."

韓玥刮了刮她的小鼻子,"不是告訴你們不要出來嗎?要打豬草也是大人去,你一個小屁孩干嘛要來?"

而且現在氣溫低,山上綠色的植物是很多,可草大多數已經枯黃了,哪里來的豬草?

三丫吸了吸鼻子,嘟囔道,"可二嬸說我們今天一定要打兩簍子的豬草,不然不給晚飯吃."

"二嬸真的這麼說的?"

"是啊,二嬸還說了,我們回來之後還要去喂豬,喂雞,喂鴨子,這些活都要做,哪個也不能落下了."

韓玥臉色瞬間冷了下來,"你們把今天的事情給我說清楚,一件也不能落下!"

三丫和韓子林馬上嘰嘰喳喳地將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,事無巨細都說了一遍.

原來,今天早上韓玥一走,楊氏就跑過去叫韓子林等人起床,給他們分派了很多的事情做.

先是讓三丫燒火做飯,然後讓韓子林去挑水,再讓韓子睿去掃地,把這三人支使得團團轉,直到早飯的時候才讓他們停下.

早飯他們也吃得少,一人一碗稀得都碗里沒幾粒米的稀飯,配一個紅薯.

吃完早飯過後,他們被支使著去山上打豬草,連韓子睿也要上山.

他們上山了,那小嬰兒可就沒人帶了,韓子林反駁,不願意去.

楊氏劈頭蓋臉地將他們罵了一通,抄起掃把就要打他們,並且揚明如果沒有打到二簍子的豬草,中午那就別吃飯了.

韓子林只得帶了三丫去山上,但韓子睿也不能讓他去,而是讓他帶著弟弟去阿水叔家里.

這不,他們還沒打夠二竹簍的豬草,還不敢回去.

"……昨天爺爺明明答應得好好的,要讓我們吃飲飯!可是今天就讓我們餓肚子了!太過份了!"

三丫恨恨地道,對韓老頭也有一些怨念.

昨天她還高興呢,以為自己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.

可這才一天,事情就不像韓老頭保證的那樣,他們姐弟幾個還是餓肚子.

韓子林抿著小嘴,小手握成了拳頭,看著韓玥,說道,"二姐,咱們還是跟爺爺分家吧!沒分家咱們也吃不飽餓肚子,那咱們干嘛還要在一起吃飯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