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透心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學坤一愣,"二丫?聽說她前段時間開始就不傻了,也會說話了,"

"是嗎?"族長敲了敲手中的旱煙,神色中的疑惑更甚.

"一個傻子突然間不傻了,不僅不傻了,而且變得非常聰明了.甚至于,力氣也在一息之間變得非常大.這種種的變化,你不覺得太大太奇怪了嗎?"

韓學坤認真想了想,但很快又搖頭,"爹,像二丫這種情況我倒是也聽說過."

族長一愣,"還有誰跟二丫一樣?"

"您還記得咱們隔壁縣的大窪村不?聽說有個人小時候磕到了腦袋,變成了個傻子.後來被人在腦袋上敲了一下,又變正常了,那人變正常以後也比平常人聰明一點兒.二丫跟那人的情況雖然有些不同,但也差不多了.

至于二丫的力氣,爹,您忘記了嗎,二丫小時候力氣就大.我記得她五歲的時候,就能夠抱起一桶裝滿水的大木桶了.

不過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,因為大富哥怕二丫天生怪力的事情被人知道之後對二丫不利,所以一直隱瞞著沒告訴別人."

"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!"族長有些震驚,這件事情他可是從來沒有聽自己兒子講過.

他用旱煙敲了敲椅子,思考了良久,這才說道,"這樣看來也沒什麼奇怪了.算了,反正二丫的變化對我們族人也沒什麼影響,以後就不用多注意了.不過,他們姐弟幾個確實不容易,以後能幫就盡量幫吧!"

韓學坤趕緊點頭應是.

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天剛蒙蒙亮,房門就被砸得震天響,震得牆上的灰不停地掉落下來.

韓玥躺在床上翻來覆去,煩躁地用手捂住耳朵,可楊氏那大嗓門猶如魔音一般,透過那道木門傳入房間里.

"起床了!一個個死蛇一樣懶的東西,趕緊給我起床做飯!"

"太陽都曬屁股了,還睡個屁,起床!趕緊給我起床!"

"一窩子的賠錢貨,不起床干活還想吃白飯不成?美得你們!起床,趕緊給我起床!"

雙胞胎和韓子睿也被吵醒了,三個小家伙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打了個大大的哈欠,掀開被子就要下床,韓玥趕緊攔住.

"你們再睡會兒,我出去看看."

韓子林搖頭,"姐,我們也該起床了.不然二嬸會在外面一直罵的."

三丫則是不悅地嘀咕了一句,"真是的,干嘛要這麼早叫我們起床?"

"你們這麼早起來也沒什麼事情,再睡會兒."

韓玥估摸著現在的時間也就是早上的6點左右,時間還太早了,這幾個可還是孩子,睡眠不足長不大的,還是多睡會比較好.

她讓韓子林幾人重新躺下,自己則披了衣服開門.

剛開門,一瓢冷水當頭潑了下來.

韓玥剛睡醒,人是起來了,但是意識還有些昏昏沉沉的,一時沒有注意,臉上和身上就那瓢冷水就澆了個正著.

這時候剛入冬,氣溫已經降了很多.而且韓玥穿的也不多,冷不丁被澆了一瓢冷水,那股涼意透過皮膚鑽了進來,冷得她打了個寒顫.

好冷!

刺骨的冷!

楊氏手中拿著水瓢,叉著腰,沖著韓玥罵道,"你個懶貨!你以為像你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呀,這時候還躺床上睡覺!就知道你個賠錢貨偷懶,跟你那娘一個德性,見天兒的想躲懶!我呸,老娘才不伺候你們這些吃白飯的……"

韓玥面色陰沉,冷冷地看了一眼楊氏手中的水瓢,再將視線轉移到楊氏身上,"水是你潑的?"

楊氏胸一挺,眼一瞪,更加囂張了,"水就是我潑的,怎麼樣?你個小賤蹄子,雞叫好幾遍了還不起床,想偷懶是不是?我告訴你,沒門!馬上進去叫三丫狗蛋給我出來干活了!再不出來,別怪我再潑你們一瓢水!"

楊氏揚了揚手中水瓢,威脅道.

韓玥的眸子危險地眯了起來,冷哼了一聲,一把搶過楊氏手中的水瓢.

"你要干什麼!"

楊氏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,後來見韓玥只是奪了水瓢,拿著水瓢悶頭往廚房的方向走去.

她以為韓玥是怕了,到廚房去做飯了,這才松了一口氣.

楊氏卻還覺得不夠,跟在韓玥身後,大聲嚷嚷,"記住了,先挑水做飯,然後洗衣服喂豬喂雞打掃衛生……這些事情你們姐弟幾個必須在吃飯之前做好,不然就沒飯吃……啊!"

楊氏的話還沒有說完,冷不丁一瓢潑了下來,將她澆了個透心涼.

"二傻子,你敢!"

楊氏又扯又抖著自己身上的衣服,欲圖將身上的水抖落,可水早就浸入了衣服當中,又浸到皮膚上.

刺骨的寒意傳來,楊氏冷得瑟瑟發抖,尖叫起來,"你個天打雷劈的不孝東西,竟然敢潑我水?!"

楊氏一邊尖叫一邊掄起胳膊朝韓玥打過去,那肥胖的身子竟然移動得迅速.

可韓玥哪里會讓楊氏得逞,身形一閃,立馬就躲開了.

韓玥一邊躲還一邊欠扁地說道,"不好意思哈二嬸,我沒看到你站在我身後,我只是隨意甩了一下水瓢,哪知道水潑到你身上呢!"

楊氏氣得臉都歪了,沒看到?

自己這麼大一個活人站在後面,那死丫頭就算是沒有看到也應該知道!

這死丫頭分明就是報複剛剛自己潑的那瓢水!

在楊氏看來,她是長輩,那死丫頭不過是個晚輩,自己用冷水幫她"清醒清醒",根本就沒錯.

可那死丫頭竟然敢用相同的方法來報複自己,楊氏就感覺自己受到了極大的委屈,胸中的怒火一股一股往上湧.

楊氏怒火滔天,想要追上韓玥,把她揍一頓,讓她明白什麼叫做"尊敬長輩".

可惜的是她高估了自己的體能,追了好一會兒,竟然沒追上韓玥,還讓她跑了.

楊氏自己卻氣喘籲籲,扶著腰大口大口喘氣,沖著韓玥的背影破口大罵.

"下踐蹄子,連自己的親嬸嬸都敢潑冷水,肯定不得好死!"

"不要臉的賠錢貨,心肝怎麼就那麼黑呢!一定會被老天爺劈死的!"

"黑了心肝的下踐胚子,爛心爛肺爛腸子臭女表子……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