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懷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陳氏早就躲起來了,就連楊氏這次也學聰明了,沒跟著回家.

韓婆子在院子里發了一通火,可是沒有發泄的對象,又不敢沖韓老頭發火,只能在家里敲敲打打,罵罵咧咧.

韓老頭早就進了屋,抽著旱煙,眯起了眼睛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.

……

三丫對于這個結果也不太滿意,回去的路上都沒精打采的.

韓玥哄睡了小嬰兒,這才注意到三丫的不對勁,眉頭挑了挑.

"怎麼,不高興?"

三丫撅著嘴巴,悶悶不樂地說道,"二姐,我們可以不跟他們一起吃飯嗎?"

自從二姐不傻了之後,他們吃的可比以前好多了,不僅能夠吃飽,還能夠吃上肉.

以前沒有分家的時候,他們兄弟姐妹別說吃肉了,能夠吃個半飽就算是好了.

所以想到以後還要跟爺爺奶奶一起吃飯,三丫就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.

韓玥摸摸三丫的小腦袋,三丫的頭發稀少又發黃,摸上去像摸稻草一樣,觸感不太好.

韓玥很快就收回了手,耐心地解釋,"三丫,二姐明白你的意思,其實我也想徹底分家.但是,剛才那種情況你也看到了,現在並不是徹底分家的最好時機,我們要等."

韓玥在末世多年,最大的保命手段並不是自己的實力,而是適應環境.

剛才那種情況,如果她堅持徹底分家,一來族人不會同意,二來也會覺得他們姐弟太不懂事,一點小事情就對爺奶心懷怨恨.

同時,韓老頭也不會在那種場合真正同意他們徹底分家.

因為韓老頭死要面子,真的不管幾個父母雙亡的孩子們,他在桃花村的名聲算是徹底壞了,這絕對是韓老頭不能忍受的.

所以,以現在的情況來說,徹底分家是不現實的,他們只能夠等.

三丫似乎懂了,又似乎沒懂,有些茫然,"二姐,也就是說咱們暫時還要跟他們一起吃飯?"

"三丫你放心,我相信過不了多久,我們就會跟爺爺奶奶他們徹底分家的!"韓子林突然間說道.

韓玥贊賞地看了他一眼,"對,也許過不了多久,我們就會跟家里人徹底分家,分個干乾淨淨!"

三丫一臉欣喜,"真的?太好了!"

"哦,太好了!"韓子睿其實不太明白他們話里的意思,但是看著哥哥姐姐們高興,他也高興地拍起了小肉手.

……

韓玥帶著幾個弟弟妹妹回去之後,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韓老頭,讓他兌現承諾,把以前他們住的屋子還給他們.

柳氏死後,那間屋子就被韓子高,韓子棟和韓子榮三個半大小子給占據了,成為了他們三人共住的屋子.

一聽說要搬出去,脾氣最暴躁的韓子高瞬間怒了.

他從屋里沖出來,揮舞著拳頭,怒氣沖沖地吼道,"你們幾個賠錢貨有什麼資格讓我們把屋子讓出來?滾回去睡你的柴房!"

韓玥也不理會,只是看向了韓老頭,"爺爺,當初你可是同意了的."

韓老頭心中不痛快,可是當初當著全族人答應的事情,哪可能反悔?

黑著臉對韓子高說道,"子高,你們幾個把東西拿出來,這間屋子以後就是二丫他們姐弟幾個住了."

"爺爺!"韓子高不可置信地看著韓老頭,"爺爺,為什麼?"

"還愣在那兒干什麼?還不快動手!"韓老頭不耐煩地喝道.

韓子高憤憤不平,可他還真不敢反抗韓老頭,只能不樂意地把東西拿出來.

韓子棟和韓子榮兩人也不樂意,卻也只能跟韓子高一樣,不高興地把東西拿出來.

終于回到了他們以前住的屋子,雙胞胎和韓子睿最高興,幾乎是手舞足蹈.

他們三人對這屋子的感情最深,因為他們在這里住的時間最長,有最多的回憶.

這間屋子不大,也就20多個平方,里面靠牆的那一側有一張大床,旁邊是一個大衣櫃,再然後是一張四方桌子和幾條椅子.

除了這幾件家具,其他就沒什麼東西了,真正的家徒四壁.

屋子也有些破,牆面上有不少的裂縫,縱橫交錯,地板也坑坑挖挖的不平整.

但總體上來說,這屋子的面積,通風,光線等都要遠勝柴房.

三丫又哭又笑,"二姐,我們終于回到這里了!太好了!"

韓子林接著說道,"是啊,這可比柴房好多了,夠我們幾個人住了."

"對.柴房太冷了,味道也不好,我早就不想住那兒了."

三丫坐在椅子上,摸著缺了一條腿的桌子,低聲道,"我記得娘以前就坐在這里給我縫衣服,當時娘已經懷了子平,肚子還很平,看著不明顯.娘說,等爹爹回來的時候,子平就出生了……"

三丫的聲音越來越低,說到後面眼淚叭嗒叭嗒地流下來,哽噎著哭了起來.

韓子林也紅了眼睛,背過頭悄悄抹了抹眼淚.

韓子睿直接哭了起來,抱住韓玥的胳膊,低低地叫了起來,"二姐,我想爹娘了……"

對于雙胞胎和韓子睿三兄妹來說,這一年的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.

先是父親死亡,接著母親,不到一年時間他們就成了父母雙亡的孤兒.

再然後,又被韓婆子等人虐待,甚至于差點被賣掉.

沒有父母庇護的孩子最可憐,他們小小年紀就體驗到人心的涼薄和險惡,回到熟悉的地方,就想起了溫柔的母親,嚴厲的父親.

三個孩子憋得太久了,嚎啕大哭起來.

韓玥也沒勸,讓這三個孩子哭個痛快.

等他們哭夠了,韓玥笑著說道,"子林,三丫,子睿,以後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越好的!二姐向你們保證,以後我們一定能夠吃飽肚子,過好日子!"

聽到韓玥的話,三人掛著淚水的眼睛亮晶晶地看向韓玥,用力地點頭.

"二姐,我們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的!"

"二姐,以後我們能夠天天吃肉!"

"二姐,我們不會再餓肚子了!"

三人你一言我一語,暢想著未來的美好生活.

……

與此同時,族長在院子里抽著煙,眉頭微微蹙起,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.

族長大兒子見狀,忍不住問道,"爹,您在想什麼?"

"你鐵生叔家的二丫,我總覺得,這丫頭變化太大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