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反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當時老婆子也是太著急了,想賣糧食賺點兒錢給大利考試,所以把糧食看得非常重.又因為大丫的事情,她一急之下就以為是二丫偷了糧食,這才有了後面的事情.族長老哥,是我的不是,我沒有管好自家婆娘!對不起,打擾你們了!"

韓老頭這一席話說得實在是太漂亮了,將韓婆子誣蔑韓玥的原因說成是急于為了大利考試攢錢.

這樣一來,韓婆子就不是故意誣蔑孫女,而是一顆拳拳愛子之心.

更何況,農村人家培養一個讀書人可謂是千難萬難,都是舉全家之力供養一個讀書人,所以韓婆子的做法也可以理解.

韓玥的眉頭挑了挑,目光不經意地掃視了韓老頭一眼,心中暗道,她的便宜爺爺不簡單啊!

瞧瞧,三言兩語就將成功扭轉了韓婆子的形象,厲害厲害!

這時候,韓老頭一臉慈祥地看向韓玥,說道,"二丫,你受委屈了!不過你奶奶並不是有心的,她也只是因為太過擔憂你四叔的事情,這才會誤會你了.其實你奶奶還是挺關心你的.二丫,你別跟你奶奶計較,好不好?"

韓老頭的話音剛落,立馬就有圍觀的群眾跟著勸說.

"二丫,你奶奶可是你的長輩,剛才的事情她雖然做得不對,但也是情有可原.你不應該跟她計較的."

"一個晚輩哪能跟長輩計較?這不亂了套了!二丫,這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,你一個晚輩不應該懷有怨恨之心."

"長輩怎麼對待晚輩,那都是晚輩應該承受的."

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紛紛勸說起了韓玥,仿佛之前那些罵韓婆子的不是他們似的.

的確,這個時代都講究"百善孝為首",一頂孝道的帽子壓下來,長輩做再多的錯事似乎都是為了晚輩好,晚輩不應該反抗.

韓婆子雖然做的事情不太地道,可也是事出有因,而且韓婆子可是長輩,長輩誣蔑晚輩,晚輩自然不能跟長非計較什麼.

要不然,那就是不孝了.

韓玥雖然來這個世界的時間不長,可她也大致明白這里人必須遵守的某些行為准則.

所以,那些話她聽著惡心,卻沒有反駁.

她狀似迷茫地看向韓老頭,然後又看向族長,莫名其妙地說道,"爺爺,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跟奶奶計較了?"

說完,她撓撓頭,小聲嘀咕了一句,"我進來之後也沒說過幾句,也沒干什麼,為什麼大家都要誤會我?"

說到這里,她還一臉特別傷心的模樣.

韓老頭身形一滯,眼底滑過一抹戾光,然後又慈祥地看向韓玥.

"二丫,爺爺不是那個意思,爺爺……"

還不等韓老頭說什麼,韓玥就急急打斷了了他的話,一臉愧疚地說道,"爺爺,對不起!是我對不起你和奶奶!我知道我到鎮上賺了錢就應該把全部上交給奶奶的,可是弟弟妹妹們實在是太餓了.他們已經整整三天沒有吃任何東西了,再餓下去恐怕就要餓死了.我這也是實在沒辦法了,這才買了大米回來煮."

韓玥的眼眶微紅,低頭摸著小二弟韓子睿的小腦袋,"娘在臨死之前讓我好好照顧弟弟妹妹,我答應了娘的,我不能看著他們活活餓死."

韓子睿突然間嚎啕大哭,"二姐我不要餓死!我要吃飽肚子!哇……"

"二姐,嗚嗚,餓肚子好難受啊!胃都要燒起來了,好難受!我不要餓肚子,嗚嗚……"

"嗚嗚嗚,我不要餓死,嗚嗚嗚……"

韓子睿一哭,韓子林和二丫也跟著哭了起來.

而在韓玥背上的小嬰兒本來是在睡覺的,被哭聲吵醒之後也跟著哭了起來.

一時間,院子里都是四個孩子響亮的哭聲,聽著特別的淒慘,有些心軟的婦人已經開始抹眼淚了.

韓玥在心中暗暗地為四個孩子點了個贊,對韓子睿更是刮目相看.

這小子,反應還挺迅速的!

族長氣得胡子都歪了,冷聲問韓老頭,"鐵生兄弟,你家的這幾個娃現在竟然餓肚子到快到餓死的地步了嗎?"

韓老頭趕緊搖頭,正要解釋,韓玥卻搶先開口了,"爺爺您放心,明天我還會去鎮上抗包,賺的錢都交給您!我今天買的5斤大米夠我們姐弟幾個吃半個月,等吃完了我再上鎮上買.這樣一來就可以省下很多錢,爺爺,我會把錢都交給您!"

韓玥這番話卻更加令人看不起韓老頭了,他們這是多會搓磨孫子孫女哦!

5斤大米哪里夠五個孩子吃半個月的?

沒父沒母的孩子實在是太可憐了!

不僅沒飯吃差點餓死,賺的錢還要全部交給家里.

這是完全不給這幾個孩子活路啊!

太過份了!

有人忍不住開口了,"鐵生叔,你們偏心也不能偏心到這種地步嗎?大富以前可是為你家付出了很多,現在大富死了,你們一家子就這麼對待他的孩子,讓他在九泉之下怎麼安心?"

"鐵生叔,這可是你的親孫子孫女!你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餓死?怪不得有人說有了後娘就有後爹.我看有了後奶也就有了後爺爺!"

"呵呵,韓方氏那婆娘以前苛待原配的兒子,現在又苛待原配的孫子孫女!什麼為了四兒子讀書,我呸,也好意思講!"

"就是,不過就是幾斤的大米罷了,能夠賣多少錢?對韓大利讀書能有多少幫助?鐵生叔這心啊,也完全偏到韓方氏那婆娘了!哎,就是可憐了這幾個孩子!"

"呵呵,你們難道還沒看出來嗎?韓方氏故意要把一件小事情鬧大,還不就是上次大丫的事情嘗到了甜頭,想要坐實了二丫偷盜的事實,這樣就可以再賣一次孫女了!"

"咦,你這麼一說我發現還真是這樣啊!我的娘喲,這鐵生嬸子也太惡毒了吧,賣了一個孫女不夠,竟然還要賣第二個!嘖嘖嘖,要我說,她家大利拿著兩個侄女的賣身錢,這書還能夠安穩地讀下去呀?"

……

風向再次轉變,韓老頭再也不能維持剛才那副淡定自若的模樣,臉色青了又白,白了又黑,像個調色盤似的.

他向來是個愛面子的,急急地解釋,"不是,大家誤會了!大家誤會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