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誣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鎮上抗包的活可不輕松,只有大老爺們才干得來!而且就算是大老爺們,也得有長得高大有力氣的人家才要!就二丫那竹竿一樣的小身子,怎麼可能有人要?"

"上次我家的三小子也去鎮上找抗包的活,那管事只看了一眼就讓他走了,說是太瘦沒力氣,干不了這個活.二丫可比我家三小子瘦多了,又是個女孩子,管事的怎麼可能要?"

"二丫這牛皮也吹大了吧!竟然連這種理由都找出來了,呵呵,真能扯!"

所有人都懷疑韓玥的話,沒有人相信,都覺得她在說謊.

韓玥也不在意,徑直走到了院子左邊,拿起一塊成年男子拳頭大小的石頭,走到院子正中央.

然後,將石頭舉起來,展示了將近半分鍾的時間.

圍觀眾人看得莫名其妙,完全不理解韓玥究竟要干什麼.

就連族長也疑惑地摸了摸胡子,一臉不解.

韓玥將石頭放到左手,然後右手蓋在石頭上,左右手同時用力.

瞬間,那塊石頭便被捏碎成了渣渣,一點一點地往下掉.

嘶!

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!

現場陷入一場詭異的安靜之中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她.

直到幾息之後,才有人尖叫起來.

"好……好大的力氣!"

"我的娘哎,二丫前幾天一拳頭打飛了一頭大黃牛呢!"

"我也記起來了,當時我還在現場,親眼看到二丫打飛那頭大黃牛!二丫的力氣確實不小,她能夠被鎮上的管事看中,留她抗包也很正常."

"可她是女孩啊,鎮上的管事怎麼可能招女孩子?"

"笨啊,二丫才多大的年紀,換套衣服穿上不就一個少年郎了?"

輿論的風向又變了,陳氏聽得心情越發焦急,然後眼珠子一轉,大聲說道,"二丫根本就沒有上鎮上!大家不要被她騙了!"

然而,陳氏的話音剛落,一道聲音響了起來.

"大吉媳婦,我可以證明二丫上鎮上抗包了.而且,還是我帶她去買大米的!"

韓二柱從人群里走了出來,看著韓婆子陳氏等人,認真地說道,"今天是我帶二丫上鎮上抗包的,二丫力氣大,干活非常賣力,管事非常喜歡."

韓二柱力氣大,肯吃苦,隔三差五就上鎮上抗包,村里很多人到鎮上找的活就是韓二柱牽的線.

而且他為人誠懇,絕對不說謊.

他的話一出來,所有人便明白了,原來二丫真的是去鎮上抗包賺了錢!

也就說,韓婆子剛剛說的二丫偷家里大米的事情完全就是汙蔑!

了解了事情的真相,所有人看向韓婆子陳氏楊氏的目光就變了,有人鄙夷,有人不屑,有人恍然大悟.

陳氏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,感覺自己的臉被人"啪啪啪"狠狠地打,真疼!

韓婆子則一拍大腿,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嚎叫起來.

"哎呦我的娘喂!欺負人了!二丫你個賤蹄子竟然聯合外人欺負我一個老太婆了!我不活了,我不活了!"

眾人無語地看著韓婆子,有些看不慣的開口了.

"喂,鐵生嬸子,你也太不講理了吧!明明就是你們誣陷二丫,怎麼還罵二丫欺負你?"

韓婆子氣惱地瞪了說話那一眼,尖叫道,"我怎麼就誣陷了?那死丫頭就是偷了我家的大米!"

那人氣笑了,"剛剛二柱已經證明了二丫賺錢買的大米,你怎麼還這樣胡攪蠻纏?"

"我呸!你個老賤貨,你不就是看上我家的二丫,想讓她給你小兒子當媳婦,才給二丫說好話的?老娘告訴你,做你的白日夢去吧!"

那人的臉都綠了,她不過就是看不慣韓婆子搓磨孫女的事,說句公道話而已.

沒想到那韓婆子竟然罵她覬覦二丫,這老貨自己不要臉不要皮,連孫女的名聲也不顧了!

那人叉著腰罵了起來,"你個老賤貨,就算是把二丫送給我家小子當媳婦我都不要!有你這樣惡毒的奶奶,誰敢娶你家的女孩兒?"

"老不死的東西,你才惡毒……"

"夠了!"

族長大喝了一聲,威嚴的語氣令韓婆子和剛剛說話的老婦人立刻停止了對罵,都安靜了下來.

族長的視線在兩人的身上掃過,重重地哼了一聲.

"今天這件事情已經很明了了,就是鐵生媳婦和她兒媳婦誣陷二丫……"

"族長老哥,你不能這樣……"

韓婆子正高聲喊冤,卻在族長那犀利的目光中,縮了縮脖子,不敢吱聲了.

"……族規第十六條規定,凡是故意誣陷陷害者,罰5兩銀子,十大板子……"

韓婆子一聽這話,差點沒暈過去.

銀子對于她來說,那就是命根子!

罰她銀子還不如殺了她!

至于那十大板,韓婆子壓根就沒有理會,不是她不想理會,而是她的注意力都在銀子上面,忽略了要打板子的事實.

而陳氏和楊氏則是傻眼了,她們沒想到,事情的最後,她們的目的沒有達到,反倒是要接受懲罰!

"憑什麼要罰銀子!"韓婆子嗷地尖叫起來,眼見著要沖上去找族長算賬,卻被人及時攔住了.

攔她的人的是韓老頭,韓老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怒斥道,"你惹的禍的還不夠嗎?"

"什麼我惹禍?明明就是二丫那個賤貨……"

在韓老頭冰冷的視線下,韓婆子終于不敢再說什麼了,畢竟她內心里還是挺害怕韓老頭的.

"族長老哥,是我沒有管好老伴,我的錯!"

韓老頭苦笑一聲,歉意地朝族長行了一禮.

族長見韓老頭的態度誠懇,臉色這才好一點,"鐵生啊,你家這位鬧得實在是太過份了!"

"我知道,哎,回去我就好好教訓這老婆子一頓."

韓老頭又是保證又是道歉,認錯的態度非常好,然後苦笑一聲.

"族長老哥,我也不怕家丑外揚,其實這一切還不都是窮給鬧的.哎!"

韓老頭重重地歎息一聲,"四小子大利就快要考秀才了,這不考試的費用一直沒有湊齊,我家老婆子愁得頭發都白了.這不,看到二丫背了大米回來就讓那丫頭把大米交給家里,但是二丫不願意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