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正事要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目的還沒有達到,自家婆婆卻先跟村里人吵了起來,陳氏有些無語.

她趕緊拉了拉韓婆子的胳膊,小聲說道,"娘,正事要緊!正事要緊!"

韓婆子才恍然想起來來這里的目的,凶狠地瞪了剛剛跟她吵架的那些人,這才急忙說道,"族長老哥,那傻子偷了家里的東西,您看這要怎麼辦吧!"

族長臉色有些難看,這時候他大概明白事情是怎麼回事了.

心中對韓婆子這種虐待孩子的行為很是不恥,冷聲說道,"鐵生媳婦,這二丫畢竟拿的是家里的糧食,怎麼能算偷?"

韓婆子聞言跳了起來,指著族長就罵上了,"你什麼意思?你這是要包庇那傻子?啊呸,虧你是族長呢,竟然包庇一個小偷!"

族長的臉都黑了,"你胡說什麼!我什麼時候說要包庇小偷了?這不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嗎?"

"怎麼就沒弄清楚了?事情明明很清楚好不好!就是傻子偷了家里的糧食,主是這麼簡單的事情!韓啟文,別以為你是族長就可以為所欲為,包庇小偷!我告訴你,今天如果你不給我一個交代,這件事情沒完!"

族長氣得胡子都翹了起來,指著韓婆子手指都開始發抖,"你這個婆娘怎麼就這麼不講道理!偷盜不是小事情,當然要人證物證俱全,哪能你上下嘴皮子一張一合就認定了?"

"怎麼就不能認定了?老娘是傻子的奶奶,老娘還能冤枉自己孫女不成?"韓婆子一叉腰,生氣地吼道.

陳氏一邊看著有些著急,韓婆子要是繼續用這種態度跟族長說話,恐怕待會族長就不會站在他們這邊了!

陳氏拉了一下韓婆子,沖她搖了搖頭,這才對族長說道,"族長叔,我們當然有人證和物證了.人證就是我娘和我們妯娌三人,剛剛傻子背著一背簍東西進來,剛好被我們撞見.物證就是傻子背簍里的大米.

這段時間二丫他們因為不聽話,被我娘罰不准吃飯.但二丫今天卻背了一簍子的東西,這些東西毫無疑問就是偷家里的."

陳氏幾句話就將事情說清楚了,族長眉頭緊緊皺了起來.

然後看向村里其他人,"村里可有人給二丫他們送東西?"

眾圍觀群眾們紛紛搖頭,倒是有一人說道,"有,王阿水和他娘曾經送過東西,不過這些東西送到了鐵生叔家,應該沒有到二丫他們手上."

陳氏趕緊應和,"對,那些東西並沒過二丫的手,所以他們手上沒有大米."

事情似乎很明了了,韓玥手中的東西確實是偷的,不然這些東西哪里來的?

有人小聲地開口,"這麼說來,二丫真的去偷東西了?"

"哎,真是個可憐的娃子哦!如果不是餓極了,哪里會去偷東西?這後奶就是惡毒啊!"

"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!肚子餓是偷東西的理由嗎?那城里的乞丐不都可以去偷東西?"

"就是啊,咱們韓氏一族的族規里寫著無論任何理由都不能偷盜,二丫可是違返了族規,她憑什麼被原諒?"

"偷了就是偷了,說什麼理由都是在找借口!再說這二丫家風也確實不正,姐姐偷東西,妹妹也偷.我看韓大富一家子就不是什麼好人,品德有問題!咱們韓氏一族可是最講究人的品行,像這種人就應該狠狠地懲罰,不然族里的人有樣學樣,到時候可別把其他人帶壞了!"

"我也支持好好地懲罰一番!上次大丫的事情就是因為鐵生叔怕把事情弄大了名聲不好,最後輕拿輕放.結果呢,現在二丫也有樣學樣,跟著學壞了!"

"韓氏的族規是擺設嗎?誰違反了族規,自然要受到懲罰!"

……

韓玥剛進來,就聽到那些議論的聲音.

她臉色不變,脊背挺得筆直,走得從容淡定.

雙胞胎和韓子睿的臉色則有些發白,可是見到自己二姐那抬頭挺胸毫不畏懼的模樣,他們也不禁挺直了胸膛.

韓婆子見韓玥過來,嗷地尖叫一聲就沖了過去,順手拿過一把掃把,劈頭蓋臉地朝韓玥打下去.

"小賤蹄子!黑了心肝爛了腸子的賤貨,你還有臉過來!連家里的大米都敢偷,你怎麼不去死!"

韓玥眉頭都沒有皺一下,手一伸,將掃把緊緊地抓在手里.

韓婆子用力抽了下掃把,沒抽動,干脆放開掃把,沖過去打韓玥.

可是問到一半又猛然想起了韓玥那恐怖的戰斗力,硬生生地止住了腳步.

惡狠狠地朝她呸了一口,罵道,"你個賠錢貨還不趕緊把東西還回來,向老娘道歉認錯!"

韓玥理都沒有理會韓婆子,徑直走向了院子中那個一臉威嚴的男子.

韓玥心中猜測,那應該就是韓氏一族的族長了.

她先向族長行了一禮,非常有禮貌地叫了人,雙胞胎和韓子睿也跟著乖乖地叫了人.

族長在心中暗暗點頭,心想這幾個孩子還是挺有禮貌的.

他本來就有些懷疑韓玥是否真的偷了東西,這下子,更加覺得她應該沒有偷東西了.

因此,對韓玥倒是和藹,問道,"二丫,你奶說你偷了東西,這件事情你怎麼解釋?"

韓玥將自己背上的背簍拿下來,掀開蓋在上面的草,露出里面的東西.

吃瓜群眾們跑過來觀看,果然看到背簍里的大米!

"嘶,二丫是真的偷了大米?"

"肯定是偷的,不然她一個小丫頭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大米,"

"怪不得韓婆子這麼生氣呢,如果我孫女偷了這些東西我也氣."

韓婆子則得意揚揚,大聲說道,"大家看到了吧!這就是傻子偷的大米!"

族長的目光卻看向韓玥,威嚴地說道,"二丫,這件事情你怎麼解釋?"

韓玥目光坦然地看向他,"這些大米都是我自己跑鎮上抗包賺的錢買的,不是偷的."

"你胡說!就你去抗包?誰信?"韓婆子大叫道.

"為什麼不信?"韓玥冷笑.

"二丫,別胡說八道了!"陳氏站出來,嚴肅地說道,"二丫,你是個姑娘家,怎麼可能上鎮上去抗包?抗包可都是老爺們干的活計,你一個丫頭片子誰要?再說了,你這幅小身板,怎麼可能抗得動那些東西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