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行得正,坐得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二姐,發生什麼事情了?"

見到他們,韓玥心中高興,不在意地將事情說了一遍.

卻不料,雙胞胎和韓子睿的臉色卻嚇得慘白.

"姐,不要去族長爺爺那里!他會把你的屁股打開花的!"

"姐,上次柳生叔被族長爺爺打了,三個月都下不來床.你可千萬別去啊!"

韓玥笑道,"怕什麼,我又沒偷東西,族長爺爺不會打我的."

韓子睿瞬間就抱住了韓玥的大腿,哇哇大哭,"二姐,不要去!我不要你去!"

平時懂事的三丫則抱住韓玥另一條腿,仰著小腦袋,眼淚叭嗒叭嗒往下掉,可憐兮兮.

韓子林則跑到韓玥面前,張開小手攔住她,小臉是前所未有的嚴肅和堅定,"二姐,你不能去族長爺爺那里!"

這三個小屁孩,反應也太大了!

韓玥的視線在這三個小屁孩的身上掃過,眼中疑惑越來越濃,揉了揉眉心,無奈地問,"為什麼?難道族長爺爺不講理,只聽奶奶和兩個伯母的話?"

"當然不是,"韓子林搖著頭,小臉越來越白,好似很害怕的樣子.

韓玥伸手在他的頭上摸了摸,歎息道,"子林,你知道姐姐以前是個傻子,很多事情都不清楚.所以,你可以告訴姐姐,你們為什麼這麼怕姐姐去族長爺爺那里嗎?"

"二姐,我怕你也跟大姐一樣被賣了,哇……"

韓子林平時裝得成熟穩重,好像一個小大人,但這次卻哭得稀里嘩啦,跟個真正的8歲孩子沒什麼兩樣了.

韓玥心中一凜,疑惑更深了,"大姐?她是被賣了?她不是出嫁了嗎?這是怎麼回事?"

她的話音剛落,三個孩子的哭聲更大了.

韓玥安慰了好一會兒,韓子林才最先停止了哭泣,抽抽搭搭地說明了事情的原委.

原來,三個月前因為一件小事情,韓子林惹得韓婆子生氣了,韓婆子便動了怒,懲罰他們這一房的人不許吃飯.

這一罰就罰了整整三天,除了水,他們這一房的人什麼也沒吃,大的懷著孕,小的年紀太小,都餓得饑腸轆轆,眼冒金花.

眼看著一家子人就要被餓死了,大丫便跑去廚房偷東西吃.

卻不料,東西剛偷出來就被韓婆子抓了個正著.

然後,大丫就被韓婆子狠狠打了一頓,打得差點斷氣.

柳氏見自己女兒都快要死了,大鬧了一場,最後這事情鬧到了族長那里.

但是最後的結果卻不容樂觀,大丫偷東西犯了族規,族里並沒有多少人同情她,因此被韓婆子很順利地賣掉了.

不過韓婆子礙于"賣"這個詞很難聽,便對外說是大丫出嫁了.

韓玥垂在身側的手緩緩地握成了拳頭,第一次,她感覺到憤怒.

韓婆子這些人欺人太甚了!

仗著長輩的身份,隨意地欺壓晚輩,不把他們大房的人當人!

這一筆賬,她記住了!

韓玥低下了頭,認真地看著三個還在抹眼淚的小屁孩,"子林,三丫,子睿,你們聽著!我竹簍的東西是自己到鎮上抗包賺錢買到的,是干乾淨淨的收入!我行得正,坐得端,不怕被人汙蔑!"

"可是姐姐……"

"子林,你先聽我說!我知道你們是害怕我會像大姐那樣被賣掉,但是,我一來沒有偷東西,我有理,我不怕!二來,如果這件事情沒有澄清,那就做實了我是小偷的事實,我一輩子就擺脫不了這個罪名了!甚至有可能跟大姐那樣,被韓婆……奶奶賣到深山溝里.所以,今天我必須去族長爺爺那里一趟,把事情說清楚!"

韓玥說得鏗鏘有力,韓子林三人也聽了好一會兒也明白了.

韓子林抹了一把眼淚,大聲說道,"對,二姐說得對!我們要去族長爺爺那里說清楚!"

二丫也附合著點頭,"二姐,我們過去說清楚!"

韓子睿是個行動派,已經拉起了韓玥的手,焦急地喊道,"二姐快點,我們得趕緊過去!"

……

另一邊,韓婆子已經帶著兒媳楊氏和陳氏到了族長家里.

族長正在院子里跟小孫子玩,聽到韓婆子過來找他,眉毛忍不住跳了一下.

桃花村里,韓婆子是最難搞定的人之一,因為她太會上竄下跳,胡攪蠻纏,好幾次搞得他都很吐血.

這次過來,鐵定又沒什麼好事!

族長壓下心中不悅,才把小孫子趕到屋里去玩,韓婆子就帶著楊氏和陳氏走了進來.

一進來,韓婆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哇哇大叫了起來.

"族長老哥,你可要為我作主啊!嗚嗚嗚,我不活了!干脆死了算了!"

族長感覺自己的額頭的青筋都跳了起來,好不容易才壓下心中的惱意,"鐵生媳婦,你這是干什麼?有什麼就不能好好說嗎?"

"說?我還怎麼說?我都要被我親孫女給氣死了!"

韓婆子拍著大腿,哭得更加大聲了.

"我命苦啊!辛辛苦苦養大了一大家子,到頭來卻被個孫女給欺負了去!"

"老天爺喲,你怎麼不一道雷霹了這個不孝的小賤人!這樣不孝順的人,還活在世上干什麼?"

族長將無奈地搖了搖頭,目光看向了陳氏,在韓婆子的三個兒媳婦中,他對柳氏的印象最好,可惜她死早.

不過這陳氏也還可以,為人精明,不會像韓婆子那樣胡攪蠻纏.

"大吉媳婦,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?"

"哎,族長叔,其實這本來算是家務事.可實在是沒辦法了,我們也管不了二丫了,只能找上您了!"

陳氏歎息了一聲,一臉無奈的模樣.

族長有些不耐煩了,這一個兩個的,說話怎麼不講到重點?

他敲了敲自己的拐杖,呵斥道,"有什麼話就給我直截了當地說清楚!如果你說不清楚,那就叫你家男人過來!"

陳氏不敢賣慘了,只能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.

"……族長叔,我家畢竟是出了讀書人的,這萬一家里人偷盜的事情傳了出去,那我家的名聲還要不要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