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大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看著明明只有8歲,卻故裝老成的樣子,韓玥有些想笑,不過心底對神仙山起了濃厚的興趣.

"知道了,你放心吧!"

韓子林看著自家二姐那亮晶晶的眸子,反而更擔心了.

醒過來之後的二姐好像膽子變得特別大,天不怕地不怕.

他不放心地又叮囑了一遍,"姐,你可千萬要聽我說,別進這山!你不知道,去年咱們村里的老獵戶無意中誤入了神仙山,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……就算不為了你自己,也得為了我們著想!"

"我會照顧好自己的."

韓玥拍拍韓子林的肩膀,就轉身離開.

而韓玥剛走,兩拔人就來了韓家.

第一拔是王阿水和阿水娘,阿水娘手里挎著一個小籃子,王阿水則挑著兩個籮筐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在走親戚.

"喲,阿水娘,阿水,你們今天怎麼有空過來!"

陳氏眼睛往王阿水的籮筐里瞟了一眼,當看到這麼多東西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驚喜.

她自然是知道這兩人來家里干什麼了,只是面上當作不知,親熱地挽上了阿水娘的胳膊.

阿水娘笑得一臉燦爛,臉上的褶子都越發明顯.

"哎呦,她三嬸,今天我可是專門來感激你們家的二丫的!她啊,可是救了我一家子的命啊!對了,二丫呢?"

兩人親親熱熱地進了屋,韓老頭和韓婆子等人自然也在屋里,忙過來招呼客人.

阿水娘說明了來意,又將韓玥誇得天上有,地上無,簡直就是個從天上下凡專做善事的好菩薩!

"我這大孫子我可是盼了十來年了!唉,日日盼,夜夜盼,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向菩薩燒一柱香,祈禱她能夠給我一個大胖孫子!當時阿水媳婦懷孕,我還帶她上鎮上請大夫把了脈,大夫說這一胎就是個男胎,說得我心里樂得開了花似的……"

"我家阿水底下已經有四個丫頭片子,阿水夫妻倆年紀也漸漸大了,我還真怕沒兒子養老,阿水晚年淒涼.所以當我聽到阿水媳婦被牛撞的時候,我腦子嗡一聲,就暈過去了,好在二嬸子在旁邊,掐了我的人中我就醒過來了……"

"當時我聽到阿水媳婦沒事,我那個心啊終于放下來了!這次如果不是你家的二丫力氣大,把牛給打飛了,阿水媳婦就……嗚嗚嗚,也許就是一尸兩命了!幸好有二丫,幸好有二丫,她可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……"

而韓家一眾人聽到這話,嘴角抽搐,卻沒人傻得在這時候反駁.

等阿水娘和王阿水走後,除了韓婆子和韓老頭之外,其他人都沖到地上放的那些東西旁邊,目光貪婪又震驚.

阿水娘挎的籃子里裝著10顆紅豔豔的雞蛋.

他們桃花村有個習俗,只要有類似生孩子或者是老人辦壽宴的這種喜事,都會給親戚朋友送紅雞蛋.

普通的一家送2顆雞蛋,關系好一點的送3到5顆,而10顆雞蛋就表示關系特別好,或者像韓玥這樣對對方有救命之恩.

除了那10顆紅雞蛋,王阿水挑的籮筐裝的東西更加珍貴.

王阿水挑的籮筐里,左邊的筐子里裝的是一條大豬蹄,一扇排骨,10多斤豬肉,一瓶酒;右邊的筐子里裝的是20多斤白花花的大米.

這禮物在農村里,可是極其貴重的!

楊氏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豬肉,吸了吸口水,"這禮還真重!"

陳氏也贊歎道,"王家人真舍得,竟然送了這麼多東西過來!他們果然家里富!"

韓婆子瞪了兩個媳婦一眼,哼了哼,"禮物能不貴重嗎?那可是兩條命!"

說完指揮著兩個媳婦和孫女把這些禮物搬進她房間里.

韓婆子管著家里的所有物資,肉啊米啊這種貴重的東西應該鎖在倉庫里,鑰匙只有她有,別人根本就無法插手.

楊氏不情不願,站在那兒不動手;陳氏則撇了撇嘴巴,也有些不甘願.

沒過一會兒,第二拔人上門了.

這次上門的是村長和村長媳婦,兩人同樣帶了非常珍貴的禮物過來.

村長握著韓老頭的手,嘴巴里花樣說著感謝和贊揚的話,說得韓老頭飄飄乎乎的.

村長雖然輩份沒韓老頭大,但村長是老村長的兒子,在村子里的地位很高,韓老頭的身份跟他根本就比不上,平時兩家也沒什麼來往.

這還是村長第一次對他這麼客氣,韓老頭很激動,激動地話都說不出來.

待村長走後,人韓老頭還處于激動之中,有些找不著北了.

韓婆子瞥了他一眼,雖然她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,也很激動,不過她最在意的還是村長送過來的禮物.

她親自上前,就發現村長帶的禮物雖然看著不多,只有2斤豬肉,3斤面粉.

但是,卻還包了500文當作謝禮!

這謝禮,差不多比得上王阿水的謝禮了!

韓婆子看著那銅板,眼睛都亮了,推了推韓老頭,"老頭子,村長給我們送了500文!"

韓老頭瞪她一眼,覺得她少見多怪,"把錢收起來."

"哎!"

韓婆子喜滋滋,又吩咐著兩個兒媳婦動手把東西搬進她的倉庫里.

等她出來的時候,韓老頭就招呼著眾人,一副有事情要說的模樣.

"從今天開始,你們誰也不要再說二丫是被水鬼附身了!"

"為什麼?"楊氏不解,"爹,她本來就是被水鬼附身了,有什麼不好說的?"

韓老頭狠狠瞪她一眼,這個蠢婦,好吃懶做,其他什麼也不懂!

"總之,今天開始不許說這些話!老婆子,你也不要去請神婆了."

韓婆子其實也不懂為什麼昨天明明都說好了,今天老頭子就變卦了?

還是陳氏聰明,笑著解釋道,"娘,其實爹說得非常有道理.您想想,如果我們家里人說二丫是被水鬼附身了,那村里其他人會怎麼想?畢竟,二丫可是剛剛救了阿水媳婦,這種話若是傳出來,恐怕阿水家會不高興,村長家也會不高興."

韓婆子還是有些不銀,陳氏心中暗罵了一句蠢貨,臉上卻不顯.

"娘您想想,村長和阿水家人都過來送了厚禮道過謝了,如果咱們家這時候傳出二丫被水鬼附身的消息,那不就意味著打了村長和阿水家的臉嗎?這可是得罪人的事情,咱們能干嗎?"

韓婆子恍然大悟,然後敬佩地看向韓老頭,"還是你想得周到.行,那我就不請道士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