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我是個傻子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我草你娘的!傻子給我放手!他媽的,老子今天就非要弄死你!"

韓子高氣死了,以往傻子看到他都嚇得瑟瑟發抖,抱由頭蹲在地上任由他打,今天這傻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,竟然敢反抗他!

一邊罵著一邊又用腳去韓玥,而且他還特陰損,專往韓玥的褲檔中踢.

韓玥臉色沉了起來,挪了挪身子,然後手上一用力.

"咔嚓"一聲,韓子高的左胳膊被卸了,他瞬間慘叫起來.

"啊!痛痛痛!痛死老子了!啊啊啊!"

韓子高的叫聲異常淒厲,韓老太大臉色一變,飛快地沖上來.

"子高,子高你怎麼樣了?"

"我的胳膊!我的胳膊!"

韓子高淒厲地慘叫,韓婆子看了之後心都要滴血了,想也不想就一巴掌朝韓玥扇過去.

韓玥卻將韓子高推過來,韓婆子那巴掌就扇在了韓子高臉上.

"啪",巴掌聲非常響亮.

"奶,你為什麼要扇我?"韓子高又是委屈又是抱怨.

韓婆子傻眼,心中的火又蹭蹭往上漲,邁著小腳又跑去打韓玥.

可惜的是,韓婆子每次下手打的都是自己的親孫子,韓玥卻絲毫無損.

楊氏見狀,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,也沖過去打韓玥.

可惜每次手伸出去,打到也是韓子高.

韓子高痛得嗷嗷直叫,"奶,娘,你們兩個瘋了!不要打我了!嗷,我的胳膊!痛死了!"

韓婆子又是心疼又是生氣,沖著站在一邊的兩個兒子大吼,"你們兩個是死人嗎?沒見到自家娘和媳婦兒子都要被欺負死了!還不快過去抓住傻子!"

韓大富和韓大吉對視了一眼,兩人便沖過去抓住韓玥.

韓玥故伎重施,把韓大富和韓大吉的胳膊也給卸了.

這下子,三個最主要的戰斗力都受傷了.

其他人則被韓玥的武力給震懾到了,哪里還敢做什麼?

韓婆子氣得直跳腳,"韓二丫,你個傻子忤逆長輩也就算了,竟然還敢打傷長輩!反了天了!真是反了天了!"

韓玥笑眯眯地應道,"奶,你也說了我是傻子啊,傻子打人那不是很正常的嗎?"

"你……"

韓婆子只覺得一口血湧上心頭,手指都開始哆嗦,"好好好!真以為我不能拿你怎麼樣是吧?"

她朝韓玥呸了一聲,吐出一口濃痰,惡狠狠地說道,"從今天開始,你們幾信誰都不許吃飯!"

韓婆子一行人氣勢洶洶而來,灰頭土臉地離開.

韓子睿臉上還掛著淚珠,卻高興地拍著小手叫起來,"哦哦哦,壞人走了!壞人走了!"

雙胞胎想得更多,震驚于韓玥的彪悍之中.

直到好半晌兩人才回過神來,一臉崇拜地看著自家的姐姐.

太厲害了!

二姐一個人就把二叔三叔和大堂哥的胳膊給卸了!

三雙小眼睛亮晶晶地看著韓玥,眼睛里除了崇拜還是崇拜!

不過很快,最穩重的韓子林就皺起了小眉頭,"二姐,奶會不讓我們吃飯,以後我們要餓肚子了怎麼辦?"

韓玥不在意地揮了揮,拍著胸脯保證,"有我在,你們怎麼可能餓肚子?"

她可是從末世穿越過來的,力氣又大,上山隨便打幾只獵物拿去賣,銀子不是很快就賺到了?

不用說養這麼幾個小娃娃了,就算是再養幾個也沒問題.

三個小屁孩想到他們剛剛吃的肉,也就對她的話信了十足.

韓玥信心滿滿,覺得在這個沒有變異植物動物和喪尸的世界,自己肯定能夠混得如得水.

只是韓玥萬萬沒想到,打臉會來得這麼快,因為空間又坑了她一次.

如果她知道的,肯定不會誇下這個海口.

……

王大夫是村里唯一的大夫,他背著藥箱子過來的時候,看到韓大貴,韓大吉和韓子高的叔侄三人的胳膊竟然齊齊被卸了,愣了一下.

"這是怎麼了?"

"王大夫,您是不知道啊!我那個喪了良心黑了心肝的二傻子,把長輩都給打了!"

楊氏一拍大腿就罵了起來,

王大夫大驚,"你說的是二丫?"

同時又有些不相信,韓二丫可是個傻子,個子又瘦弱,膽子又小,總是被其人欺負.

她能將三個人高馬的大男人的胳膊給卸了?

這話怎麼聽著怎麼詭異.

"王大夫,如果不是事情發生了,我們也不會相信的!"

陳氏佯裝傷心地抹了一把眼淚,並且添油加醋地將事情說了一遍.

王大夫聽了心中暗暗驚訝,不過想到二丫是傻子的事情,又覺得事情說得過去.

傻子什麼也不懂,打人是很正常的事情.

王大夫給三人接好了胳膊,便背著藥箱子匆匆離開.

楊氏抱著自己的兒子,沖著柴房的位置破口大罵.

"黑了心肝的踐蹄子,連自己的長輩都敢打,老天是不會放過這種狗東西的!等著吧,閻王爺遲早會派人來收拾你這種狗東西的!到時候就會把你扔進十八層地獄,剝皮割肉進油鍋!"

罵完韓玥,又哭哭啼啼地對韓老爺子喊道,"爹,您可得為我們作證啊!嗚嗚,我們家的大富和子高不能就被這個小賤蹄白打了!"

陳氏也趕緊說道,"是啊爹,傻子實在太過份了,當時如果不是我們攔著的話,恐怕娘都會被她打一頓!"

說完陳氏看了韓婆子一眼.

韓婆子看著坐庭院里,曬著太陽,悶頭編著竹筐韓老頭,見他依舊沒什麼反應,看著就來氣.

忍不住一拍椅子的把手,吼道,"你還在瞎忙活什麼!你孫女都發癲了!"

韓老頭抬起頭,莫名其妙地看著自己妻子,悶聲道,"別胡說!"

"我胡說?傻子沒發癲老二老三和子高的胳膊怎麼會斷了?哎呦喂,我的命真苦啊!"

韓婆子掏出了手帕,哭了起來,"辛辛苦苦養活這麼一大家子,到老了沒享到福就算了,還要被孫女給氣死了!我不過就是說了她幾句,不聽我的話就算了,還想著打我!嗚嗚嗚,我干脆死了算了!嗚嗚嗚……"

韓老頭放下手里的竹筐,卻若有所思,"二丫不傻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