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這種不孝的東西就應該賣到勾檻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玥嚇了一跳,"三丫,你怎麼了?"

"嗚嗚嗚……二姐,我終于有肉吃了!自從爹娘死後,我還是第一次吃肉!以前奶說我們要為爹守孝,不給我們肉吃.嗝……後來娘也死了,奶說我們都是一屋子的喪門星,克死了爹還克死了娘,這輩子都不許吃肉!嗝……我以為我以後再也吃不到肉了……嗚嗚嗚……"

三丫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韓子睿跟著哭起來.

韓子林則紅著眼眶,想到爹娘死後的那些日子,眼淚不受控制地往下掉.

韓玥汗,哄小孩子她也不會,便干巴巴地說道,"好了好了,別哭了.以後二姐上山給你們打獵物,咱們天天有肉吃!"

小孩子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,三人很快就破涕為笑,歡歡喜喜地吃起了肉.

等到吃飽之後,三個小屁孩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,一臉滿足.

"好飽!"

這可是他們吃過最好吃的一頓飯,哪怕是幾十年後回憶起來,在他們的印象中,所有的山珍海味都比不上這一頓.

四人吃了一只雞一只兔子,剩下的一只雞和一只兔子韓玥也烤好了,當作第二天的口糧.

韓子林很機靈,出來的時候就背著竹簍,回去之前先是把肉包好了,又往竹簍最上面放一層豬草,這樣就看不出來里面有什麼東西了.

韓玥背起了竹簍,一行人剛到大門口,就見到韓婆子帶著一家子人凶神惡煞地堵在門口.

韓婆子站正中央,左邊二兒子韓大貴楊氏夫妻,以及兒子韓子高,女兒韓蓮花;

右邊是三兒子韓大吉陳氏夫妻,以及兒子韓子棟,韓子榮,女兒韓荷花.

十口人站在門口,將門堵得嚴嚴實實,陣勢極大.

才6歲的韓子睿當場就嚇得眼淚冒出來,想哭又不敢哭,躲在韓玥的身後;雙胞胎也是滿臉的驚恐,死死抓住韓玥的衣袖.

雖然之前的事情他們明白二姐很強大,可是他們從小在韓婆子的淫威之下長大,對韓婆子的害怕是深入骨髓的.

"孽障!還不快給我跪下!"

韓婆子一聲怒吼氣勢十足,帶了十分的怒火.

之前傻丫鬧了一陣,那時候韓婆子還有些懵,都沒反應過來.

等韓二丫離開去,韓婆子才反應過來,一直傻乎乎的二丫竟然敢頂撞自己,還敢對長輩動手,這是反了天了!

于是,被牙婆以治膝蓋為由訛了50個銅板之後,韓婆子越想越氣,帶著人來打算好好教訓傻丫那幾個小短命的,沒想到撲了個空.

韓婆子的怒火更加旺盛了,就派人守在門口,等韓玥幾姐弟一出現,馬上就招呼著家里人過來堵人了.

韓婆子一出聲,之前被韓二丫踹過一腳的二媳婦楊氏和三媳婦陳氏自然也不甘示弱.

"娘,這種不孝的東西就應該讓她跪上十天半個月,她才能夠長教訓!"

"娘,讓他們跪搓衣板!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訓教訓這幾個小兔崽子,以後還得了?"

"單單跪也沒用,要我說這種黑了心肝爛了肺的賤蹄子就應該賣掉!省得帶壞了我們韓家的家風!"

"對對對,就應該賣掉!這個小賤蹄子這麼小就這麼惡毒,長大了還得了?娘,趕緊賣了她吧!"

"哼,把她賣到勾檻里去,讓她這輩子都不得好活!"

楊氏和陳氏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說出的話極其惡毒,雙胞胎和韓子睿嚇得臉色慘白,差點沒哭出來.

韓玥拍拍這三個小屁孩的小腦袋,然後視線在這群人身上掃視了一眼,翻了個白眼,那些話就當作是左耳進,右耳出了.

韓婆子見韓玥絲毫沒有動靜,頓時怒火又漲了幾分,厲喝道,"跪下!我讓你跪下!"

韓玥再次翻了個白眼,"老太太,我膝蓋疼,跪不了."

這句話徹底將韓婆子激怒了,她氣得身子發抖,"好好好!不跪是吧?老二媳婦老三媳婦,過去把這小賤蹄子給我按住,今天我就一定要讓她知道忤逆我的下場!"

楊氏和陳氏本來就對上午被踢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懷,聽到韓婆子的命令,立刻沖了出來.

兩人一左一右,張牙舞爪地撲向韓玥.

韓玥唇角勾起一抹譏笑,站在那兒紋絲不動.

卻在兩人已經沖過來,手即將抓住她胳膊的時候,身子突然間往後退.

那楊氏和陳氏也沒意識到韓玥會這時候往後退,又沖得太狠,撞到一塊倒在了地上.

"哎喲!"

"我的媽喲,疼死我了!"

楊氏和陳氏倒在地上嗷嗷直叫.

特別是陳氏,她身材比楊氏嬌小多了,被楊氏這肥婆娘這麼一撞,只覺得渾身上下沒一處不疼的,疼得她眼淚都流出來了.

"嗷,傻子你竟然敢打我娘!我殺了你!"

韓子高怒吼一聲,舉起拳頭像頭暴躁的小牛犢朝韓玥沖過去.

韓子高長得人高馬大,別看他只有15歲,但是因為是韓婆子第一個孫子,從小就被韓婆子疼到骨子里去了,有什麼好吃的全部都先緊著他.

因此,他15歲就長到了1米75,150多斤了.

而韓玥才不到1米5,更是因為長期營養不良還不足50斤,在韓子高面前就像顆小豆芽似的,兩人的體型對巨大.

韓子睿向來怕這個大堂哥,這會兒見沖過來的大堂哥,嚇得再也忍不住"哇"一聲哭了起來.

"二姐,二姐……哇……"

雙胞胎也急出了一身的冷汗,深怕韓子高那一拳把二姐打出問題.

然而,作為當事人的韓玥眼皮子都沒有抬一下,只在韓子高沖過來的瞬間,微微抬了一下手,然後,就抓住了韓子高的拳頭.

韓子高原本是想揍這個傻子一頓,可這時候卻發現,自己的手動不了了!

韓子高有些疑惑,不信邪地又用力抽了一下,手還是被傻子牢牢抓住.

韓子高又是氣又怒,大喝了一聲,另一只拳頭朝韓玥的臉蛋揮過去.

韓玥依舊沒當回事,舉起另一只輕松抓住了韓子高的手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