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裝了跟蹤器嗎?
她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出來時跑得太急,除了手機,什麼都沒帶,于是問出租車師傅借了電話,給歐珊珊打了過去.

歐珊珊睡意朦朧的聲音傳了過來,"你好,哪位?"

宋輕笑輕輕的說道:"姍姍,我大概還有十五分鍾就到你家門口了,你能不能出來接我一下,我坐的出租車,沒帶錢."

歐珊珊聽著熟悉的聲音,睡意一下子跑完了,精神百倍的坐起身,"笑笑?咦,我這里怎麼顯示是個陌生號碼?"

頓了頓,她聽到宋輕笑話里的鼻音,猜到她哭了,心疼的說道:"這麼晚了跑出來,是不是傅槿宴那個混蛋欺負你了?"

宋輕笑一聽,眼淚又忍不住了,在眼眶里打轉,她深吸一口氣,將自己那些負面情緒壓下去,"嗯,因為一些事,我們吵架了,我跑出來的時候忘了帶錢包,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,就給你打電話了."

歐珊珊頓時就在電話那頭打抱不平了,"他一個大男人欺負你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,還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婆,這個混蛋,沒良心."

"姍姍,我就要到了,你記得帶錢出來贖我哦."宋輕笑努力轉移話題,說著俏皮話.

歐珊珊聽了這話,非但沒笑,心里更疼了,歎了一口氣,這麼好的傻姑娘,某些人卻不知道珍惜,到時候人跑了有得你哭!

掛了電話,歐珊珊急忙穿衣服起床,略微收拾了下,拿著錢包就下了樓,剛打開門,一輛出租車就停在大門口.

付了錢,跟司機說了謝謝之後,歐珊珊就帶著失魂落魄的宋輕笑回屋子里了.

她摸著宋輕笑微涼的手,給她倒了一杯溫水,坐在她旁邊,心疼的看著她紅腫的眼睛,輕言軟語.

"笑笑,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?"

宋輕笑在這個好閨蜜面前一向不喜歡隱瞞,況且,事情在心里憋久了就會發酵,最後變成苦果苦澀難言.

她一五一十的將今晚兩人吵架的起因經過都說了.

歐珊珊聽完,看著宋輕笑滿臉平靜,知道她心里該有多麼難過.

她能看出來,這個傻丫頭,怕是真心喜歡上了傅槿宴,她雖然嘴上會否認,但從眼神里透露出來的愛意卻是瞞不了人的.

但她這個外人又能說什麼呢,愛情是兩個人的事,但愛從來都是一個人的事.

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.

"哎……"

這邊,傅槿宴瘋了似的給宋輕笑打電話,眼里的風暴越來越濃重,但從聽筒里傳來的永遠都是那個機械的女聲--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,請稍後再撥.

他恨不得將手機給砸了,無奈之下,只好給陳盛撥了一個電話過去,讓他查一下宋輕笑此時手機的定位.

"好,好的,傅總,你稍等一會."

陳盛聽著他那冷冽的口氣,打了個哆嗦,瞌睡蟲嘩啦啦的被嚇跑完了,認命的起身查宋輕笑的下落去了.

二十分鍾後,歐珊珊家的門鈴響起,她穿著拖鞋去開門,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黑沉著一張臉的傅槿宴.

歐珊珊見他此時一身的疲憊凌亂之感,再也不像平時那樣衣冠楚楚的高冷樣,沒好氣的哼了一聲,陰陽怪氣的說道:"原來是傅總呀,這麼晚了,您來我家找哪位?"

傅槿宴知道這是宋輕笑為數不多的看重的人,他忍住自己的情緒,聲音淡淡的,"我來找誰你不清楚嗎?笑笑在哪里?讓她出來."

歐珊珊捂住嘴嬌笑一聲,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,"我說傅總,這大半夜的,您來我家找您老婆,是不是有點可笑?"


她特意加重了"老婆"兩個字,毫不意外的,看到傅槿宴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.

她快意的在心頭罵道:混蛋,讓你欺負我家笑笑!

傅槿宴握著的拳頭緊了松,松了緊,他做了好幾個深呼吸,才將那股暴躁的情緒壓下去.

他現在很著急,沒空跟這女人打啞謎,一把將她撥開,徑自往客廳走去.

"喂喂喂,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,你這是擅闖民宅,小心我去告你!這樣子,怪不得把我家好脾氣的笑笑都惹哭了."

奈何男女力量的懸殊,歐珊珊只能在一旁無可奈何的跳腳.

客廳里,宋輕笑覺得自己的屁股還沒坐熱,就聽見歐珊珊在說話,她心里咯噔一聲,想要藏起來時,就看見傅槿宴這厮大步走了過來.

這人是在她身上裝了跟蹤器嗎?為什麼每次都能被他准確的找到!

"傅……"

她張張嘴,疑惑的話還沒問出口,就被傅槿宴一把扛起,不由分說的往外走去.

"我…擦!"歐珊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,驚得只想罵髒話來表達她的感覺了.

她嘖嘖感歎幾聲,這劇情簡直就是言情小說里的套路呀.

不得不說,傅槿宴混蛋是混蛋了一點,但有時候還真是男友力爆棚,用行動秒殺一切語言.

她偷偷的笑了笑,也許,他真的是輕笑需要的那個人呢.

宋輕笑頭朝下,屁股朝上,顛簸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,自己正像一件貨物似的被人抗在肩膀上.

尼瑪這是什麼奇葩姿勢,你以為你是小說里的男豬腳嗎,一言不合就扛人!

而且這混蛋前不久才冷著臉說出那些傷人的話,她才不要輕易原諒他!

宋輕笑頓時就來氣了,在傅槿宴肩膀上掙紮個不停,"放我下來,你個天殺的,仗著自己力氣大就知道欺負人."

傅槿宴對她的話充耳不聞,仍舊堅定的把她扛著,直到放到副駕駛上,鎖好車門.

宋輕笑氣呼呼的剛坐定,轉身准備開罵.

傅槿宴定定的看著她,深邃的眼里流淌著濃濃的愛意,他突然湊過去將她定在懷里,薄唇一下親上了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.

他一點也不想從她口中聽見那些要離開的話.

他絕對不允許她離開,哪怕一分一秒.

宋輕笑像被施了定身法,突然就不動了,好不容易壓下去的委屈這下又爆發出來,眼淚像開了閘的水龍頭,嘩嘩流個不停.

"嗚嗚…你介個混蛋,剛剛辣麼說人家."

"你才想要找對象,我祝你這輩子都找不到對象!"

宋輕笑不依不撓的在他懷里罵罵咧咧的.

然而這些罵人的話在傅槿宴聽來,卻像是仙樂般動聽,她罵他,也總比平靜得像一灘死水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