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要二婚了,恭喜恭喜呀
掛了電話,宋輕笑捂著發燙的臉愣了一會,才下樓吃飯.

下班後,回到家,宋輕笑見到了兩個她這輩子最不想見到的人.

沈心願坐在沙發上,滿臉笑容的撒嬌,逗傅夫人開心.

傅老爺子坐在一旁和霍子樺喝茶.

宋輕笑換好鞋子走過去,扯出一個很長輩的笑容,"願願和子樺來了?"

霍子樺端著茶杯的手一頓,被這笑容與口氣刺激的.

沈心願屁股像黏在了沙發上,高傲的抬起頭,不情不願的喊了三個字,"小舅媽."

傅夫人在一旁神色有點淡,沒了剛才的笑容,"願願啊,笑笑和槿宴結了婚,以後就是你的長輩了."

沈心願見傅夫人不高興了,頓時切換面具,笑得天真無邪,"外婆,小舅媽還這麼年輕漂亮,在年齡上跟我不相上下,我就是還不習慣把她叫得這麼老氣嘛…"

宋輕笑在聽到年輕漂亮時,不知道為什麼,打了個抖.

咦,聽著真特麼惡心,黃鼠狼給雞拜年!

阿西吧,真是萬年女配,時不時就出來刷存在感.

沈心願二人自然要被留下來吃晚飯,傅夫人特意吩咐做飯阿姨多做幾個菜.

吃完飯時,宋輕笑眼里只有美食,很專心的和排骨戰斗,眼里壓根沒有膈應人的那顆老鼠屎.

沈心願又怎麼可能忍住不懟這個眼中釘肉中刺,"小舅媽,聽說你半個月後就要二婚了,恭喜恭喜呀."

"咳咳."宋輕笑冷不防被嗆了一下.

二婚!臥槽,特麼的沈心願這貨是出來逗比的嗎?

宋輕笑決定將這個皮球踢給某人,她眨眨眼,無辜的看著臉色有些黑的傅槿宴,"槿宴,小侄女說我們是二婚,你怎麼看?"

傅夫人聽到這話,不開心了,加重了語氣,"願願,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小舅舅和小舅媽呢!你這是在咒他們分開嗎?"

沈心願沒事人一樣,笑嘻嘻的給傅夫人夾了一塊桂花蓮藕,"外婆,我這是開玩笑的,我祝福他們都還來不及呢,怎麼會詛咒他們呢."

傅槿宴皺皺眉頭,低聲呵斥,"沈心願,不說話就別說話,沒人當你是啞巴.而且,食不言,你媽媽沒教過你嗎?"

沈心願被他臉上的冷意嚇得一縮,吞下了喉嚨里的話,不爽的扒了幾口白米飯壓壓驚.

她的眼神還時不時瞥向對面的宋輕笑,筷子在碗里戳啊戳的,仿佛這就是那個該死的賤人.

頓了頓,她又想出幺蛾子了,"小舅舅,聽外婆說你們過幾天就要結婚了,要不我跟你們一起吧,也好幫小舅媽參照參照,選什麼衣服."

該死的宋輕笑,看回去我怎麼整死你!

傅槿宴哪能不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,眼睛都不眨一下,一口就回絕了,"不用,笑笑想干什麼自有我陪著,還輪不到外人來."

沈心願嘴巴一癟,可憐兮兮的看著傅夫人,尋求靠山,"外婆,小舅舅說我是外人."

在一旁不怎麼說話的傅軍安開口了,"願願啊,結婚是他們兩個人的事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我們都是外人,所以我們就不要去瞎參和了."

沈心願平時倒還好,但一旦這個外公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,掛上那種面無表情的嚴厲樣子,她就慫了,頓時像霜打的茄子,焉兒了!

"是,外公."

這頓飯吃得最舒心的怕是只有宋輕笑一個人了,無論對方扔來水果還是炸彈,她都四兩撥千斤的將他們拋給傅槿宴.

嘿嘿,咱們人品好,有個實力強勁的靠山,不用白不用.

不像霍子樺那厮,整個過程屁都不敢放一個,像個舊社會的受氣小媳婦,上不得台面.

飯後,她開心的看著沈心願臭著一張臉離開,反正這事兒精不開心,她就很開心.

她上輩子大約挖了她的祖墳!

沈心願離開後沒多久,傅軍安接到一個老朋友打來的電話,說是要聚聚,也拉著傅夫人後腳離開了.

剛才還熱鬧的別墅一下子安靜了下來.

宋輕笑好心情的哼著歡快的調子回到臥室,將自己那個粉色行李箱從櫃子里拖出來,慢慢的收拾著東西.

畢竟還有幾天就要回m市了,還是提前收拾好要用的必須品,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.

傅槿宴在一旁看著,挑了挑眉,故意逗她,"怎麼?要回去和我結婚了,你這麼開心?"

"滾你丫的!我這是為取得了革命階段性勝利而歡呼喜悅,這種感覺你是不會懂的."宋輕笑從鼻子里傲嬌的哼了一聲.

"哦?"傅槿宴來了興趣.

"沒遇上你之前,我老是被沈心願打壓,辱罵,還被戴綠帽子,你說可氣不可氣!但現在不一樣了,我有了這麼多神助攻,而沈心願只有一個豬隊友哈哈,看著她一臉吃了便便的表情,我就有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,這種滋味不要太美妙啊哇咔咔!"

宋輕笑眉飛色舞的說著,那小表情逗樂了某人.

傅槿宴聽她將霍子樺這個前男友稱呼為豬隊友,心情好得不得了.

"那這麼說,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這個神助攻?"

納尼?

宋輕笑有一瞬間的呆愣,這男人會不會帶節奏啊摔,話題明顯跑偏了好嗎!

"感謝?我這不是都在打工為你還債了麼!"

說到這個她就那個氣憤呀,自己怎麼辣麼想不開亂扔東西呢,果然,沒砸到花花草草,但砸到一個1280萬的車子了吧,阿西吧!

大話西游里的唐僧說的真是警世名言.

"我記得,我可是幫你擋了好幾次來自對方的攻擊了,打工還債也是因為你亂扔東西,自己的鍋自己背."傅槿宴很不要臉的開始翻舊賬.

宋輕笑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,抬起頭,掐著嗓子嗲道:"老公,難道要人家以身相許麼…"

傅槿宴受不了的打了個抖,看著演戲上癮的某人,一把將她抱起放自己腿上,對准屁股啪啪就是兩下.

宋輕笑抓住了他的把柄,幾次都拿這個惡心他,他要是再不好好振一下夫綱,這個女人怕是要爬到他頭上撒尿.

宋輕笑沒料到他會有這個舉動,感覺到屁股上傳來的痛感,她像條咸魚一樣,兩眼含淚,悲憤的在他腿上掙紮.

"你個混蛋,放開我,君子動口不動手,你個小人!"

傅槿宴充耳不聞,這點罵人的程度簡直太渣了,血條都不帶減一下的.

大手抬起,又要落下去,就聽到宋輕笑的手機鈴聲響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