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我什麼時候說過不搬了?
最終,抗議無效,她含著淚吃下了那片命運的粉蒸肉,頓時胸悶頭悶,再也顧不上說拒絕的話.

傅夫人看著傅槿宴這麼體貼的為宋輕笑夾菜,欣慰的點點頭,"宴兒,做為一個男人,就是要這樣體貼,可不許把我們笑笑給餓瘦了."

傅槿宴回味了一番剛才的手感,忍住笑意,很孝順的點點頭,"是,媽,我記住了."

吃完飯,傅夫人將幾人召集到客廳,神情端莊中隱含著一絲激動.

"笑笑,宴兒,是這樣的,中式婚禮的籌備我們差不多已經做好了.婚禮時間定在半個月後,把那邊的婚禮補辦完,你們再搬出去怎麼樣?"

對此,二人表示沒有異議,一切聽從傅夫人的安排.

傅夫人開心又期待的看著二人,"那這樣吧,這幾天你們先把手頭上的事情安排一下,然後提前把禮服選好,因為是中式婚禮,流程會有些複雜,所以要先熟悉一下."

頓了頓,她滿含笑意的看著宋輕笑,"為了避免折騰,到時候再把你爸爸媽媽他們接過來好不好?"

宋輕笑想到上次宋清藍陪自己去選婚紗的情況,確實太特麼折騰了.

她順從的點點頭,整個一副小媳婦模樣,"嗯嗯,有媽為我們操心,我一點都不擔心,完全聽從媽的安排."

回到臥室後,宋輕笑還念念不忘搬出去住的事,期期艾艾的看著傅槿宴.

"槿宴,我們就跟爸媽住一塊好嗎?"

傅槿宴眉頭一挑,敢情這個小女人還不死心呢.

"為什麼想跟爸媽住?其他女人結了婚,哪個不是巴不得離自己的婆婆越遠越好,你倒是巴巴的往上貼."

宋輕笑深吸一口氣,保持自己完美的笑容,"搬出去住一個人看電視好無聊,沒人陪我追劇聊劇情,我會郁悶的."

"你當你老公我是死的麼!"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響起.

"沒,沒,哪敢呀.我們傅大總裁走到哪都是一道光芒,還是晃瞎人那種."宋輕笑笑得那叫一個狗腿.

傅槿宴愛莫能助的聳聳肩,"那不就得了,你想干什麼都有我陪著不是很好嗎?還是,你嫌棄我?"

宋輕笑暗暗磨了磨牙,右手舉起,伸出三根指頭作發誓狀,"我家小宴子上得廳堂下得廚房,還能暖床,這樣的絕世好男人上哪里找去,我絕壁不嫌棄."

聽到這信誓旦旦的話,傅槿宴突然綻開一個晃瞎人心的笑容,在宋輕笑呆愣的眼神中,微微蹲下,指了指自己的右臉.

宋輕笑以為他的意思是,親一下臉這事就有得商量,頓時小狗似的撲上去,叭的一聲響徹臥室.

親完後,她兩眼亮晶晶的看著傅槿宴,"怎麼樣?那咱們就說定啦,不搬了?"

傅槿宴好整以暇的站起身,定定的看著宋小狗,嘴角浮起一抹略邪惡的笑,"我什麼時候說過不搬了?"

宋輕笑:"……"

臥槽又被套路了!

她這才明白自己上了某人的當,頓時風中凌亂,指著傅槿宴,你了半天都沒說出個所以然來.

傅槿宴將她肥肥的手指握住,放在唇邊親了一口,"我們必須要搬出去住,難道你想打擾爸媽甜蜜的小日子嗎?"

"可是就我們兩人住,我總覺得不太好."宋輕笑皺著眉頭思索.

她當然不敢把心里的真實想法說出來,那兩件事純粹是個大烏龍,但誰也不知道,命運在哪一刻還會給你安排什麼烏龍,來推動這該死的劇情發展.

人參真的是太曲折了,還有辣麼多須須!


傅槿宴知道她心中的顧慮,但沒直說,他在心中隱約期待著,這樣的事多來幾次.

宋輕笑要是知道他此時心中的想法,估計會一口老血濺三尺!

傅大總裁瞬間化身披著羊皮的狼,循循善誘,"其實我覺得搬出去住對你反而更好."

"嗯?"還有這種說法?

宋輕笑有點摸不著頭腦.

見魚兒上鉤了,傅槿宴再度發揮他那三寸不爛之舌,為自己未來的美好生活極力忽悠.

"我們不是還在契約期間嗎?如果搬出去的話,我媽就不會這麼嚴密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了,到時候你想干嘛就干嘛,想睡哪里都沒人管你,你說是嗎?"

宋輕笑眼睛一亮,說得好像真有理.

她很勉強的點點頭,還不忘講條件,"那好吧,我們補辦完婚禮後就搬出來住,不過先說好了,你不得干涉我的自由."

傅槿宴在心里打了個響指:魚兒上鉤,該收線了!

第二天上班,宋輕笑主動來到歐宮越辦公室請假,"歐總,是這樣的,我下周要請一周的假,補辦婚禮."

歐宮越放在身側的手一緊,心中一酸,他表面掩飾得很好,語氣仍舊跟平時一樣,帶著三分調笑,"弟妹,上次去法國出差,沒來得及參加你們的婚禮,這次送請柬可不要忘了我哦."

宋輕笑忙不迭的點頭,"當然不會忘記學長."

出了總裁辦,宋輕笑想到歐珊珊也回來了,剛好也給她說一聲,瞞著她偷偷結婚的話,估計會被那丫的剝下一層皮.

想想就很驚悚!

果然,歐珊珊得知後,立馬開心的表示她也要提前跟她一起去,宋輕笑好說歹說才勸住,開玩笑,剛來的導演,就這樣被自己拐走大半個月,歐宮越估計會發飆.

中午,宋輕笑抽空給蘇梅女士打了個電話,電話一接通就開始撒嬌模式.

"母上大人,我好想你呀."

蘇梅女士嗔道:"你這孩子,結了婚還這麼小孩子心性."

卻掩飾不住話里的開心.

宋輕笑笑嘻嘻的咧開嘴,"媽,我結婚了也是母上大人一輩子的女兒."

她聽見電話那頭宋華年好像在說"對".

三秒鍾後,宋華年慈愛的聲音響起,"笑笑,你什麼時候回來看你媽媽和叔叔呢?"

宋輕笑知道那邊開了免提,頓了頓,把今天打電話的目的告訴兩人,"媽,叔叔,我下周和槿宴提前准備一下婚禮的事,到時候我把票給你們預訂好,你們再過來好嗎."

宋華年頓時驚喜得不行,"好好好,好孩子,辛苦你了,我和你媽媽都很開心.對了,你最近和槿宴怎麼樣?"

宋輕笑臉上飛上一抹紅霞,好得不能再好了,差點被吃得骨頭都沒剩啊mmp.

"叔叔,槿宴一直都對我很好."

這確實是一句大實話,傅槿宴對她好得沒邊了,當然除了在某些問題上.

"那叔叔就放心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