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想搬出去住
第二天,歐珊珊看見宋輕笑胸前那麼奪人眼球的胸針,忍不住嘖嘖感歎.

"笑笑呀,妹夫對你可真好."

"妹夫?"宋輕笑惡狠狠的瞪著她.

歐珊珊無辜的眨眨眼,女王秒變傻白甜,"難道有什麼不對嗎?你比我小,就是我妹妹,你老公當然就是我妹夫啦."

看著她一臉理所應當的樣子,宋輕笑磨牙,頗有沖上去咬一口的意思,"你就比我大一個月而已,好意思這樣說."

"大一天你都注定是我妹,別說大一個月了."

歐珊珊攤攤手,很光棍的說道.

"你妹!"某人炸毛.

"噗,輕笑你這是在喊你自己嗎?"

"……"

看著宋輕笑一臉吃了便便的表情,歐珊珊頓時不顧形象的捧腹大笑.

歐珊珊長著一張冷豔女王臉,在外人面前也一副高冷的樣子,唯獨在宋輕笑面前秒變逗比.

時光仿佛回到了高中時代,倆逗比時常拌嘴,當然基本上都是宋某人居于下風,誰叫她臉皮不夠厚呢.

歐珊珊笑夠了,在宋輕笑郁悶的表情中喝了口水,緩了緩,又感慨了一句,"妹夫真是大手筆呀."

宋輕笑撇撇嘴,傻乎乎的又將傅槿宴搪塞她的說辭解釋了一遍.

說完,她還煞有介事的感慨了一句,來了個總結陳詞,"難道我才是被上天選中的女主角嗎?不然為嘛看個音樂會都能抽中一等獎.嘿嘿,改明兒買個福彩去,中了五百萬我分你一半哈."

話音剛落,剛剛才消停下來的歐珊珊又哈哈大笑起來,笑聲相當魔性.

還好辦公室隔音效果好,除了她們就沒別人了,不然歐珊珊這苦心經營的形象就毀于一旦了.

宋輕笑懵逼的眨眨眼,這貨又咋啦?

她怎麼完全get不到她的笑點?

"哈哈,宋輕笑,你丫的…哈哈,真可愛."

"你這是在表揚我嗎?"宋輕笑沒好氣的看著她.

"這個世界上,估計也就只有你這個小傻瓜會認為,這枚藍寶石胸針是贈品了.嘖嘖,我看了那麼多音樂會,連個安慰獎都沒見著一個.這是寶格麗最新出來的一款,得花我大半年工資,我心水了很久都沒舍得買,在你這里,就成了音樂會的贈品了."

"嘖嘖,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呀,偏偏某人還身在福中不知福."歐珊珊恨鐵不成鋼的點了點宋輕笑的腦門,"你說說,妹夫對你好不好?"

被點腦門的某人這次沒炸毛了,眼神複雜的看著自己胸前的美麗配飾.

這個男人……

"我要是遇到這種男人啊,倒貼也嫁了,顏值高,有才又有財,溫柔體貼還專情.送個東西都能忸怩得這麼可愛,你說說看,上哪去找這麼個極品!"

宋輕笑下意識的摸摸展翅欲飛的胸針,在心里默默補充了兩句:會下廚,會壁咚!

她驀地捂住臉,臥槽,怎麼想到那方面去了,恬不知恥呀.

歐珊珊不可思議的看著她,"我說,輕笑啊,你突然捂臉,該不會是在思春吧?被我說得心動了嗎?"


宋輕笑又沮喪的放下手,"心動個毛線,我們是契約結婚,現在只不過是在他爸爸媽媽面前做戲而已,時間一到就一拍兩散,而且我還在還債,哼."

歐珊珊才不信這些,這些年,她的一雙眼早就煉成了火眼金睛,真情還是假意一眼就能看明白.

她見宋輕笑這樣子,也不拆穿,只是神秘兮兮的說道:"笑笑,我敢打賭,你絕對不會和他分開的,我們走著瞧."

宋輕笑:"……"她可以垂死掙紮嗎?

她又想到了那枚結婚前買的鑽戒,似乎心里有些隱隱明白起來.

但宋輕笑並沒有跟傅槿宴明說,二人之間仿佛有默契似的,保持著這樣一種距離,比朋友更親近,說是戀人卻還差了點火候.

這天,四人一如既往的吃著飯,傅槿宴看著傅夫人和傅軍安,突然放下筷子,淡淡的說道:"爸,媽,我想和笑笑單獨搬出住."

"噗…咳咳…"冷不防傅槿宴這厮會突然說起這個,宋輕笑一下子就被嗆住了.

"笨丫頭,你慢點吃,沒人跟你搶,而且,聽到這個消息,你也不用這麼興奮吧?"傅槿宴拿紙巾為她溫柔的擦了擦嘴,一臉的寵溺加無可奈何的神情.

興奮你妹!

宋輕笑憋紅了一張小臉,很想罵人,這丫的放炸彈前可以先通知一下嗎.

但礙于有長輩在場,她要保持淑女風范,收住自己的小暴脾氣,遵守一個演員該有的"職業操守".

傅夫人聽到這話,眼睛一亮,飯也不吃了,覺得很有道理的點點頭,"就是,早就該搬出去了,你們小兩口新婚,有我們在多不方便啊!"

她話中有話,但直白得連腦筋擰巴的宋輕笑也明白了她的意思.

"不不不,媽,你們在方便,很方便的!"宋輕笑可憐兮兮的眨著眼睛,期盼的看著傅夫人.

上次情趣內衣事件和愛情動作片事件,給她幼小的純潔心靈造成了極大的陰影,她現在只要一想到和傅槿宴單獨處在一個屋簷下,尼瑪就慫啊!

雖然這貨顏值高身材好,渾身肌肉有看頭,但她莫名的就是慫!

寵妻狂魔傅軍安也在一旁附和自家老婆,"我看槿宴說得有道理,哪有結了婚一直跟父母住一塊的,小倆口就該有自己的空間,這樣才能培養感情."

況且還打擾他和他可愛的小太太甜蜜的獨處時光!

當然這句話傅軍安沒說出來.

傅夫人看見老頭力挺自己,給了他一個"干得好"的眼神.

傅軍安立刻歡喜的妻奴上身,為她又是夾菜,又是舀湯的,好不殷勤.

投票結果一比三,宋輕笑全面敗陣,孤立無援,但她還想垂死掙紮呀.

她調整好面部表情,剛張口,冷不防,嘴里被溫柔又堅定的塞了一塊油膩膩的紅燒肉.

"嗚嗚嗚…"宋輕笑瞪著一雙大眼睛,鼓著腮幫子說不出話來,像是要把始作俑者用眼神殺死一樣.

傅槿宴好笑的又夾起一塊肉,"來,笑笑,這是你最愛吃的粉蒸肉."

說完,他還用手捏了捏某人臉上的肉,"最近都沒照顧好你,都瘦了,臉都小了."

傅槿宴一本正經的說著不著邊際的話.

臥槽!宋輕笑一臉驚恐的看著那塊肉,小腦袋搖得像個撥浪鼓一樣,全身每個細胞都在表示拒絕:尼瑪,勞資這輩子嘴討厭吃粉蒸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