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中了個一等獎
宋輕笑被傅槿宴一路拉著進了劇院,一坐下後,她就開始昏昏欲睡,沒辦法,剛吃完飯,血液都湧到了胃里,腦部供血不足,最容易犯困了有木有.

但為了這幾大千的門票,她硬是撐起眼皮,坐直身體認真聽著,她自己都被她的頑強精神感動了.

然而,音樂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,宋輕笑還是睡著了,她歪著腦袋靠在椅背上呼呼大睡,傳到耳中的美妙樂曲都成了催眠的音符,讓她睡得更舒坦了.

這一幕被人偷偷用手機拍了下來,發到微博上,配的文字是這樣的:高端音樂會現場某女呼呼大睡,我們是該痛心疾首的譴責?還是哀歎對牛彈琴?

評論蓋樓竟然到了幾百層,博主還小火了一把.

睡得正香的宋某人,壓根就不知道,自己已經被列為缺乏品位還硬要裝的那類人中了.

傅槿宴轉頭,看著她嘴角一抹可疑的亮晶晶的東西,好笑的搖了搖頭,拿出紙巾擦了擦,然後將她的小腦袋輕輕扶過來,靠在自己肩膀上.

"小笨豬!"

這聲親昵的愛稱被樂音蓋住了.

音樂會結束,傅槿宴見她仍舊做著春秋大夢,不得已將她搖醒,"笑笑,醒了."

宋輕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,看見周圍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詫異的瞪大了眼睛,"咦?這麼快就結束了?我怎麼覺得我才睡了一會呢?"

"你可真能睡,這麼大的聲音都硬是沒把你吵醒."傅槿宴犀利又毒舌的評論.

宋輕笑無言以對,因為他說的都是對的!

直到坐上了車,宋輕笑還在為自己浪費的那幾千塊錢懊惱哀歎,這一覺睡得真特麼的貴!

傅槿宴看她垮著一張小臉,輕笑一聲,揉了揉她臉上的嬰兒肥.

在宋輕笑炸毛之前,他趕緊拿出一個漂亮的粉色絲絨小盒子,滿含笑意的說道.

"你打開看看."

宋輕笑疑惑的接過,打開後,只見盒子里靜靜躺著一枚藍寶石胸針,頓時眼前一亮.

整個胸針小巧晶瑩剔透,看上去像一個展翅欲飛的鳳凰,藍寶石鑲嵌在頭部,泛著神秘高貴的光芒.

這枚胸針簡直太漂亮了有木有,宋輕笑驚喜的看著它,眉眼間都是笑意.

她抬起頭,好奇的看著傅槿宴,"這是?"

傅槿宴右手握成一個拳頭,放在嘴邊輕輕咳了咳,有些不自然的解釋,"這個是音樂會的贈品."

納尼?

宋輕笑懵逼了,"音樂會怎麼會贈這麼漂亮的胸針?這藍寶石一看就很值錢吧?"

"我買的門票是最貴的,主辦方為了酬謝大家,回饋社會,這次特意舉辦了一個買贈活動,買票後,後台會生成一個抽獎號碼,這枚胸針是一等獎,我恰好中了."

傅槿宴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,撒謊都不帶眨眼睛,瞎掰能力妥妥的.

宋輕笑還是覺得有點不可置信,一等獎?這對于從小喝飲料都沒中過再來一瓶的人來說,簡直是天上掉大餡餅,可是看傅槿宴的神情也不像是在說謊,難道這厮的運氣真的就這麼好?

"可是,你什麼時候去拿的獎品我怎麼不知道?"她狐疑的看著他,想從他臉上看出蛛絲馬跡.

傅槿宴要是這麼容易就被人看穿想法,就不會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了,尤其還是宋輕笑這種不攻于心計的小渣渣,更是秒殺.

"宋輕笑,你還真好意思提,在國際知名大師面前睡得那麼香,整個會場你怕是獨一無二的."


傅槿宴忽的湊到她面前聲討起來,聲東擊西,圍魏救趙.

宋輕笑看著在眼前忽然放大的俊臉,往後縮了縮,張張嘴,卻不知道該怎樣反駁.

好像,貌似他說的很有道理哎?

她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,"那個,我睡覺的時候,其實也能接受到大師傳達出來的美感."

傅槿宴皮笑肉不笑的一扯嘴角,意思好像在說:編,你接著編!

宋輕笑撇撇嘴,將胸針遞過去.

傅槿宴看著她的動作,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,低沉磁性的說道.

"這是送給你的,笨蛋!"

最後兩個字尾音輕輕勾起,聽上去無限寵溺.

宋輕笑被他最後兩個字酥炸了,這丫的是隨時隨地撩人的節奏嗎?

她一張臉暗暗發熱,在平息亂跳的心跳時,傅槿宴拿出這枚藍寶石胸針為她別上.

宋輕笑一動不動的傻坐著,任他在自己衣服上比劃,搗鼓.

她的心神都被這白皙修長的手奪去了,真是漂亮得一點都不輸給他手中的胸針.

一個大男人長一雙這麼好看的手干嘛!

她偷偷看了看自己那肥肥的小短手,在心中吃味的想著.

二人回到家時,傅夫人和傅軍安正坐在客廳聊著些什麼,看見二人回來了,傅夫人熱情的朝宋輕笑招招手,"笑笑,來媽媽這邊坐."

"嗯."宋輕笑小狗撒歡似的奔了過去.

傅槿宴仿佛看到了某人屁股後面,那條隱形的小尾巴一搖一搖的,頗有興味的一笑.

傅夫人眼尖的看到了宋輕笑胸前那枚胸針,不由自主的贊歎,"這麼胸針真漂亮,很襯你,笑笑."

宋輕笑看見她的眼神,主動開口解釋,"今天槿宴帶我去看音樂會,這是他買票抽中的一等獎呢,媽,這個漂亮吧?我取下來給您帶上."

"別取下來,笑笑,我都是老太婆了,這麼漂亮的東西,你們年輕人戴起來更好看,給我帶豈不是浪費了麼."

傅夫人聽著這番解釋,差點破功笑了出來.

她急忙制止了宋輕笑的動作,還偷偷給傅槿宴使了個眼色:干得好,兒砸!

她看了一輩子的音樂會,也沒見主辦方什麼時候舉辦起抽獎活動來了,她這麼可能不知道,這是傅槿宴特意去買的,

傅槿宴會以一個心照不宣的笑.

"媽,您才不老,您還年輕漂亮著呢,我們出去呀,有人說我們像姐妹."宋輕笑一張小嘴像抹了蜂蜜似的甜,把傅夫人逗得嘴都合不攏.

"我們笑笑多會說話呀,不像宴兒,悶嘴葫蘆一個."傅夫人慈愛的摸著宋輕笑的腦袋,保養得宜的眼尾都笑出了褶子.

宋輕笑心底善良,人又單純沒心計,偶爾還傻乎乎的,很合她的胃口.

一時間,客廳里熱鬧成一團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