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我去我去
宋輕笑顯然沒明白他的意思,破口大罵,"臥槽,你混蛋,流氓,色狼!"

兩人雞同鴨講,壓根不在一個頻率上.

傅槿宴聽而不聞,很干脆的將頭蒙在被子里補覺去了.

這個小笨蛋,罵人一點新意都沒有!

宋輕笑邊罵邊起身去洗手間,過了會,又是一聲沖破天際的大叫傳來.

傅槿宴覺得自己一定和她八字相克!

"又怎麼了?大早上的這麼叫,你不怕被爸媽和外面的傭人聽見,以為我又把你怎麼了?"

宋輕笑滿臉通紅的從洗手間出來,支支吾吾的看著他,尷尬的說道:"沒,沒什麼,剛才誤會你了,不好意思哈.我,我以為…"

"怎麼?很失望嗎?"傅槿宴看見她這副害羞的樣子,瞌睡蟲一下就跑完了,壞心眼的逗著她.

當然,迎接他的是個卡通抱枕.

宋輕笑忍著腰酸背痛將自己收拾好,出門之前,看見傅夫人盯著她那喜不自勝的目光,頓時尬笑一聲,落荒而逃.

辦公室,她剛從洗手間出來,就被歐珊珊拉到了她的獨立辦公室.

歐珊珊一臉八卦的看著她,"笑笑,昨晚,你們有沒有?嘿嘿."

宋輕笑翻了個白眼,"我說,歐導,您是不是閑得頭上都快長草了!"

"你這麼快就忘了?昨晚是誰說的,伺候好了重重有賞啊,嘖嘖,真沒看出來,笑笑你竟然這麼主動豪放."歐珊珊壞笑一聲,毫不留情的揭露宋輕笑的尷尬二三事.

宋輕笑鬧了個大紅臉,昨晚她只記得她喝醉了,傅槿宴來接她,後來發生的事她幾乎都沒印象了,更別提自己說了些什麼了.

"賞毛線,我今天早上發現我大姨媽來了,想要干點啥,客觀條件也不允許呀!安啦,收起你那滿腦子齷蹉的思想."

顯然,歐珊珊又成功的跑偏了,她眼里燃燒著熊熊的八卦之火,露出一個姨母般的笑.

"如果沒來大姨媽,笑笑,你打算干點什麼呢?"

宋輕笑再度落荒而逃.

閨蜜太奔放,招架不住啊臥槽!

上班的時候,傅槿宴總有些心不在焉,連開會都在走神.

下面坐著的高層詫異的看著神游天外的傅大總裁,他們從來沒有見過boss這樣,難道是昨晚總裁夫人沒有滿足他那方面的需求?

不得不說,有些人真的是烏鴉嘴,一猜就准!

陳盛坐在傅槿宴旁邊,好心的輕輕喊了一聲,"傅總?"

傅槿宴猶自未覺,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捏著下巴思考,"陳盛,你說,送女人應該送什麼東西好呢?"

陳盛臉上的笑容驀地僵住了,總裁,大庭廣眾之下,醬紫真的好嗎,說好的高冷人設呢!

下面的管理層有捂嘴偷笑的,也有猝不及防喝水被嗆到的.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紛紛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容:看吧,總裁果然在思春!

自從傅槿宴有了媳婦,他們的日子好過多了,至少這位冷面男神不會天天充當人形降溫器,走到哪冷氣放到哪.


為了表達對總裁夫人的感謝,他們要不要幫忙出出主意呢?

最終,坐在傅槿宴旁邊的人力資源部總監輕咳一聲,冒著被"殺頭"的危險開口了,"那個,傅總,以女人的角度來看,我覺得送寶石一類的比較好,女人喜歡亮晶晶的東西."

說完,她立馬低下頭,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,一副"我是好員工,我在認真記筆記"的模樣.

陳盛見神游天外的某魂魄終于歸位了,將手里的報表掩飾般的遞了過去,他這個當得助理容易嘛,前段時間差點被發配到非洲去了.

"傅總,這是財務總監剛剛彙報的內容,我將重點圈了出來."

傅槿宴也是個影帝級別的,知道剛剛自己走神了,臉都不帶紅一下,淡定的接過財務報表,又恢複了一貫高冷的表情,繼續開例會.

回到辦公室,傅槿宴拿上車鑰匙,將一份資料遞給陳盛,"下班前將今天會議的重點整理出來,還有可行性報告,到時候一起發我郵箱."

陳盛看著他絕情離去的背影,滿臉生無可戀.

總裁呀,您為了嫂子就把我無情的拋棄了嗎?這樣任性的翹班真的好嗎?

說好的戰友情呢嚶嚶嚶.

哼,他也要去找個妞來談談戀愛!

地下車庫,傅槿宴突然想起了什麼,急忙摸出手機,看了下今天的音樂會門票,見還有幾個位置,連忙預訂了兩個一等vip席位,這才滿意的向本市最高端的商場駛去.

宋輕笑昨晚喝醉了,頭有些暈,今天一天工作都不在狀態,無精打采的坐在電腦跟前東描描西畫畫,好不容易撐到下班,卻接到了傅槿宴的電話.

"下班後在公司門口等我,我們吃了飯去聽音樂會."

傅槿宴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一絲愉悅.

宋輕笑無奈的捂住額頭,頓時有些不淡定了,"大哥,我可以不去麼?"

她頭疼啊尼瑪,況且音樂會那麼高大上的東西,她怕欣賞不來,對牛彈琴.

傅槿宴眉頭一挑,語氣沒有絲毫波瀾,"不去呀?行!那這兩張門票我就扔垃圾桶了."

"等等等等,"宋輕笑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,急忙叫停,"那個,門票你一共花了多少錢?"

"哦,不多,也就五六千吧."傅槿宴的口氣仍舊很淡,五六千在他眼里,仿佛跟五六十沒有任何區別.

"臥槽,不要扔,我去我去."

宋輕笑倒吸一口涼氣,抓狂得不要不要的,兩張門票抵她半個月的工資啊尼瑪,說扔就扔,她實在心痛.

這要換成小龍蝦,她得吃多久.

資本家把剝削人民來的血汗錢就這麼糟蹋,對得起他的良心嗎!對得起黨嗎!

傅槿宴不動聲色的一勾唇,不戰而屈人之兵,這才是上上策.

二人簡單的吃了點晚餐後,就驅車去了音樂會現場,一路上宋輕笑都興致不高.

傅槿宴也沒在意,這女人再興致不高,也總比去酒吧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來得好吧,就是要給她找些事做,免得老是不安分.

況且,他們也有好久沒過過二人世界了,他還莫名想念.

音樂會在本市很出名的大劇院演出,主題是世界歌劇經典音樂會,很受歡迎,普通門票都到了一票難求的地步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