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傅氏秘方
宋輕笑冷不防被他一嚇,雙肘撐在沙發上,脖子往後仰著,結結巴巴的開口,"哎哎,大哥,內個我們有話好好說,不要動手動腳好嗎."

見他不說話,宋輕笑尷尬的打了個哈哈,"剛剛那話我是開玩笑的,你不要介意哈."

傅槿宴眉頭一皺,坐起身來,剛才的深情仿佛曇花一現.

"其實,這個廣告的手繪我覺得你可以接下來,你不試著挑戰一下自己,怎麼知道自己不會做呢?"

"在職場上,鍛煉自己最好的方式,就是不停接觸,學習那些自己以前從未接觸過的領域,這很能拓寬一個人的見識,也是提升自己比較快的方式."

頓了頓,傅槿宴淡淡的說道:"笑笑,想要成為一個領導,讓大家都服你,光是把一門東西往深了鑽研還遠遠不夠,這樣你只能駕馭一部分人.全面成長,彌補短板,用你的長去輔助別人的短,這樣大家才會覺得你很厲害."

宋輕笑很認真的聽著這些話,畢竟傅槿宴的這些金玉良言,不是每個人都有幸聽到的.

她邊聽邊點頭,確實,對于自己陌生的領域,她會怯弱,內耗,害怕自己做不好.

傅槿宴見她一副好學寶寶的樣子,很欣慰,繼續傳授他的傅氏秘方.

"其實在學習一樣東西的時候,我們可以把對于結果的期待放下,把情緒從中抽離出去,因為有時候,情緒真的是世界上最無用的東西,我們只需要認真做好當下的每一步,那麼其實你想要得到的東西,就在這一步一步中,已經被你得到了,結果只是順其自然的到來."

宋輕笑眼睛一亮,哇,傅槿宴這厮真有過人之處,怪不得能把公司做這麼大,這似乎是個很不錯的辦法,可以讓自己不那麼焦躁,靜下心來則事倍功半.

傅槿宴見宋輕笑領會了自己的意思,趁她還在回味中,悄悄湊到她腦袋邊,速度極快的偷了一個吻,在她將小拳頭揮來之前,心情愉悅的起身閃開,"這是報酬!"

"你丫的就是一個資本家!"宋輕笑的小拳拳落空,不忿的對著他的背影吼道.

"多謝誇獎."

某人捂臉,傅槿宴實在是太無恥臉皮太厚了,她快扛不住了咋辦?

不過,經過了這番開導,她那些郁悶煩躁通通消失不見了,不就是一個手繪嘛,憑借本姑娘的聰明才智,哪有搞不定的!

宋輕笑在沙發上靜坐了一會,想了想本次的主題,靈感突至,刷的一下飛奔上樓,坐在電腦跟前就開始忙碌起來.

傅大總裁則圍著一個小圍裙,在廚房里熟練的洗菜切菜,妥妥的家庭煮夫.

在手起刀落間,他還有心思想著,改天一定要把宋輕笑拎去廚藝培訓班上課.

傅槿宴做好飯後,去樓上把不舍的宋某人硬是從電腦跟前拖下樓吃飯.

見她吃飯的時候,心思還在工作上,傅槿宴挑挑眉,准備將她面前的麻辣小龍蝦挪走.

手剛碰到盤子,宋輕笑就一把抱住,護崽似的吼道:"不許動我的蝦!"

傅槿宴用筷子敲了敲她的手背,見她疼得齜牙咧嘴的,這才好心情的開口,"工作時認真工作,吃飯時認真吃飯,玩的時候就認真的玩,這才不浪費時間."

宋輕笑皮笑肉不笑的說道:"傅槿宴,有沒有人說你很啰嗦?"

"啰嗦?嗯哼,你是第一個,不知道好歹的小丫頭!"

傅槿宴寵溺的笑笑.

宋輕笑見狀,也朝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.

兩人之間,一種新婚小夫妻的氛圍越發濃厚了.

第二天是周六,宋輕笑在昨晚熬夜改稿子後,決定今天好好吃一頓,犒勞一下自己的胃.

傅槿宴聽了她那番理論後,優雅的翻了個白眼,這貨哪天沒有犒勞她自己的胃?

想吃就直接說,找那麼多借口干嘛!

二人驅車去了"蝦王",傅槿宴在去之前,提前跟舒林打了個招呼,讓他留了位置.

車子開到小巷口的時候,仍舊是楊柳出來迎接的.

一回生二回熟,宋輕笑下了車就朝楊柳走去,很開心的打著招呼,"嫂子,好久不見,都想你了."

楊柳拉著她的手,溫柔的笑道:"你呀,是想我,還是想你舒大哥做的蝦?"

宋輕笑傻笑一聲,"嘿嘿,都想,都想."

楊柳又轉頭看向傅槿宴,"走吧,小宴子,菜剛做好,你舒大哥在等你們."

"快快,小宴子,我肚子都餓扁啦!"宋輕笑調皮的朝傅槿宴眨了眨眼.

傅槿宴無奈又寵溺的搖搖頭.

一頓飯吃得很熱鬧,兩個大男人有一陣時間沒見面了,都顧著說話去了.

傅槿宴見自己碗里突然多了一只剝好的蝦,愣住了,眼里浮上一抹感動.

舒林看著宋輕笑的動作,突然笑道:"弟妹,你對槿宴真好."

熱鬧的氛圍有一瞬間的沉默,宋輕笑小臉爆紅,尷尬的扯了扯嘴角,"啊哈,我就是那個,怎麼說來著,投我以桃子,我還他個李子."

楊柳好奇的眨眨美眸,"笑笑,我們槿宴是怎麼給你投桃子了?說給嫂子聽聽好不好?"

宋輕笑的臉都快埋在碗里了,大哥大姐,饒過她好不好,這麼尷尬的事怎麼好意思拿出來說.

在二人期待的眼神下,她終于扛不住,囁嚅道:"槿宴他…在家都是槿宴下廚."

舒林突然爆發出一陣爽朗的笑,拍了拍傅槿宴的肩膀,"哈哈,槿宴,好樣兒的,作為新時代的三好男人,自己的媳婦就是要寵著,怎麼寵都不過分."

傅槿宴淡淡的說道:"嗯,某個沒良心的都快爬到我頭頂了."

這下連楊柳都捂著嘴笑了,終于有人能制住傅槿宴了.

小臉通紅的宋輕笑決定做一個沉默的吃貨!

說多錯多,用蝦塞滿自己的嘴是唯一正確的閉嘴方式.

在吃完飯開車回別墅的路上,傅槿宴一直都心情愉悅的翹著嘴角,宋輕笑則默默的縮在副駕駛上當啞巴.

"你剝的蝦很好吃."他突然頭也不轉的開頭說道,聲音很溫柔很認真.

平時基本上都是傅槿宴在下廚,她偶爾為他剝一個蝦,他竟然會這麼開心.

宋輕笑更沉默了.

車子剛開進大門,就聽到熟悉的聲音,傅槿宴不動聲色的挑挑眉.

他們這麼快就回來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