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要來個老朋友
看著宋輕笑嘴角那迷妹般的傻笑,傅槿宴就氣不打一處來,將她面前的宮保雞丁一把端走倒掉.

正在嘟嘟嘟嘟的某人突然愣住了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最愛,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垃圾桶的懷抱,她就想咆哮.

"傅槿宴,你干嘛倒我的菜!"

太可惡了,尼瑪深井冰啊!

"你話太多了,我看你的樣子也不餓,就不用吃了."傅槿宴精致的眉眼凝著一層薄薄的冰霜,整個人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勢.

眼見著大手伸向了她裝著米飯的碗里,宋輕笑頓時顧不得生氣了,尼瑪她剛才只吃了個半飽呢.

她迅速端起碗,以平生僅見的快速,幾口就將白米飯刨完了,腮幫子塞得鼓鼓的,咽得脖子一哽一哽的.

吃完,她將碗一把放到他手里,還挑釁似的朝他一仰頭.

意思就是:倒吧倒吧,您隨意!

傅槿宴:"……"

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場面,心里的火突然熄滅,深深吐出一口氣,算了,自己好好保護這個單純的小笨蛋就行了.

指望她開竅,估計他頭發都白了,養個老婆養出了女兒的感覺,他覺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!

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,宋輕笑心大的壓根沒往心上去,仍舊沒心沒肺的該吃吃該睡睡.

睡的……額,當然是傅大總裁了!

兩人吵鬧歡笑的過著二人時光,看上去倒像是真正的夫妻一般.

第二天,宋輕笑剛走進辦公室就覺得不對勁,整個公司的氛圍有些熱烈,大家的神情像吃了春藥,哦不,興奮劑似的,看這一個個興奮的小眼神,難道公司有什麼事發生?

她摸摸頭,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,開始做准備工作,耳朵卻像兔子似的豎起來,眼睛骨碌碌的轉,滿足自己的偷聽癖.

坐在旁邊的溫雅看著她這幅樣子,好笑的湊過來,"輕笑,你想知道什麼,可以直接問我."

"嘿嘿,"宋輕笑覺得自己臉上的每個細胞都在表示好奇,"我就是想知道,他們在興奮啥?"

"是這樣的,聽說呀,咱們公司要來一個從國外回來的導演,主要是做新興廣告這一塊的,但具體資料保密得很,是男是女都不知道,所以你看他們這麼興奮.萬一要是來了個金發碧眼的帥哥,那這群大齡單身女人不就有動力了麼."

溫雅耐心的給她說著,神情和語氣溫柔之極.

宋輕笑看著她,突然說了一句,"溫雅,我要是個男人,我鐵定賴著你不放,死纏爛打也要追到你."

溫雅猝不及防的被"表白",對方還是個漂亮姑娘,頓時鬧了個大紅臉.

宋輕笑就在這顯得有些high的氛圍中,度過了一上午,摸摸叫得歡快的肚子,她剛將桌子上的東西收好,拿上手機與錢包准備去吃飯,就接到一個電話.

電話是歐宮越打來的,他只說了一句話,"十分鍾之後,來'湘天下’."

湘天下是這附近一家比較有名氣的餐館,聽說味道非常好,很受在附近上班的白領的歡迎,遇上飯點,要是去晚了,經常訂不到位置.

雖然現在是下班時間,但宋輕笑也沒有問原因,去了就知道了,剛好趁此機會嘗嘗她垂涎了很久的菜.

一提到美食,她瞬間小宇宙爆發,一邊撫慰著咕咕亂叫的肚子,一邊往外面沖.

宋輕笑按照歐宮越的指示,來到包間門口,好奇的推門進去,卻見里面只坐了歐宮越一個人,他十指正在手機屏幕上飛快的點著.

聽到聲音,歐宮越放下手機,招小狗似的向宋輕笑招招手,朝她露出一個顛倒眾生的笑容,"過來坐,輕笑."

宋輕笑被這燦爛的笑容刺激得有點晃神,這才發現歐宮越長相俊美氣質風流,年輕還未婚,絲毫不亞于傅槿宴,不過一個走的是明騷路線,一個走的是悶騷路線.

這點也成為了他商業上一個隱形的資本,吸引了很多有實力的未婚女性來他公司,但貌似現在還沒人得到他的"芳心"?

歐宮越不愧是她粉了多年的愛豆,其他方面也這麼牛逼.

直到大麥茶的香熱氣息撲面而來,宋輕笑才回過神,雙手捧著漂亮的青花瓷杯大大悶了一口,緩解了一下腹中的饑餓感.

歐宮越又給她續了茶水,這才開口解釋,"叫你來是因為一會要來個老朋友."

見boss為自己添茶續水,宋輕笑簡直受寵若驚,見他的杯子空了,急忙要去端壺,卻不小心和歐宮越的手碰到了.

她刷的一下縮回來,臉紅紅的解釋,"抱歉,歐總,我想給你倒水的."

歐宮越看著她,突然說道:"以後私下里,你不用叫我歐總,那樣聽起來多生分."

那叫啥?宋輕笑一臉懵逼,突然想起了那天田清益叫他小越越,忍不住又想笑了.

歐宮越見她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樣子,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,有些尷尬的咳嗽一聲,"你可以叫我的名字,或者學長也行."

他簡直為這個老小孩的脾性操碎了心!

至于為什麼知道宋輕笑是他的學妹,當然是他仔細看過她的入職資料了,發現她跟自己都就讀于h大.

宋輕笑從善如流的點點頭,說實話,她也覺得叫他歐總怪怪的,生生把一個年輕俊美的鑽石王老五叫得老氣死板,做設計的人思維自由奔放開闊,大概都不喜歡被這麼稱呼.

她這才反應遲鈍的想起剛才的話,後知後覺的問道:"歐學長,今天要來的是哪個好朋友?"

她怎麼不知道,她和他還有什麼共同的好朋友?

唔…到底是誰呢?

歐宮越只是笑而不語.

他越是這樣,宋輕笑越好奇,跟上次帶她去見田老時的心情一樣,都有點坐不住了.

要是換成傅槿宴那厮這樣遮遮掩掩的,她絕對威逼利誘,關鍵時刻色誘都成,一定要逼他說出來,但看著眼前的人,她打消了那點小心思.

就這樣,沒多久,宋輕笑忍受著心里貓爪似的癢癢,終于見到了來人.

門被推開那一刹那,宋輕笑有片刻的怔愣與驚豔,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穿著高跟鞋嗒嗒嗒的走了進來.

她一身火紅色的緊身連衣裙,將這副好身材凸顯到了極致,頭發是栗色大波浪,長長的披在背後,顯得風情萬種,精致的五官只畫了個淡妝,但也襯得起她的衣著,氣場十分強大,很有女王范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