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吃醋
晚上,做飯阿姨展露廚藝,做了滿滿一大桌菜,傅夫人不停的給宋輕笑夾菜,一邊夾一邊心疼的說道:"笑笑,多吃點,你看你都瘦了."

"宴兒,你個大男人是怎麼照顧自己媳婦的!"

傅槿宴看了看宋輕笑已經明顯有嬰兒肥的臉,眉毛一挑,很明智的選擇閉口不言.

審美觀不同沒有共同語言.

宋輕笑開心,胃口也好,對于傅夫人的熱情來著不拒.

吃完飯,本來想讓他們休息,但二人都表示不累,況且這次回來也就只待幾天,就要回鄉下了.

于是一個跟著父親上樓談心,一個跟著婆婆追劇去了.

和傅夫人肩並肩坐著,宋輕笑正被電視里男主角的表白羞得直歎hold不住時,手機振動了一下,她摸出來瞅了瞅,眉心幾不可查的一皺,又放了回去.

傅夫人轉頭,剛好注意到那幾個謾罵的字眼,疑惑的看著她,"笑笑,怎麼了?"

宋輕笑齜牙咧嘴的一笑,"沒什麼,媽."

傅夫人是個人精,哪里看不出情況,見她沒有跟自己說,也隱約猜到幾分.

笑笑這是顧忌著他們吧,需要顧忌他們的事,除了願願那個驕縱的小丫頭,還能有誰呢.

她在心里無聲了歎了口氣,為宋輕笑的懂事與忍讓,也為沈心願三番兩次的挑釁.

她拉過宋輕笑肥嫩的爪子,愛憐的拍了拍,"要是有什麼事,一定要跟媽說哦,媽一定站在你這邊."

宋輕笑親昵的將腦袋靠過去,感動得熱淚盈眶的,"媽,您真好."

二人再度將視線放回電視劇上,客廳時不時響起一陣姨母般的笑,滲人得很.

兩天時間過得很快,送走了傅夫人他們,日子也恢複了正常.

這天,傅槿宴一如既往的來接宋輕笑下班,他坐在車里研究著股票走勢圖,余光瞥到歐宮越正將一個精美小巧的零食盒遞給宋輕笑,手上的動作一頓,雙眼一眯,周身的氣壓驟降.

該死的,這個女人對別的男人笑得這麼開心干嘛?

她難道不知道,自己笑起來的時候有多麼吸引人!

而且,她不知道自己已經結婚了嗎!

傅槿宴開門下車一氣呵成,他邁著大長腿幾步走到門口,一手攬住宋輕笑的腰,一手拿過零食盒,語氣不善的說道:"歐總,我怎麼不知道,你公司還有給員工送下班福利的好習慣?"

宋輕笑看見傅槿宴黑著一張臉,放在自己腰間手箍得很緊,心里頓時一咯噔,這種心虛的趕腳是怎麼回事?

不對,她心虛個鬼呀?她又沒有爬牆!

她扯起一抹討好的笑,仰頭看著傅槿宴,"你來了呀."

"對呀,我不來,怎麼能看到歐總如此體貼關懷員工的一幕呢,真是讓人感動流涕呢."

宋輕笑:"……"

mmp,她還怎麼接話!

歐宮越苦笑一聲,尷尬的摸了摸鼻子,"那個,槿宴,你誤會了,這個是客戶送的,你知道我不吃甜食,碰巧看見了弟妹,想著女孩子應該都比較愛吃這些,就送給她了."

傅槿宴在心里冷哼一聲,公司這麼多女職員老員工不送,偏偏送給新來的宋輕笑,說心里沒鬼誰信.

他哦了一聲,三兩下拆開包裝,口氣陰森森的,"這樣啊,我也喜歡吃甜食,正巧,我有點餓了呢,歐總不介意吧?"

他說完,幾口就把盒子里裝著的高級巧克力吃掉了.

他一使勁咬,一邊恨恨的想著,竟然還送她老婆巧克力,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!

當他是個死人麼.

宋輕笑目瞪口呆的看著劇情神轉折,有些沒跟上.

"你那是什麼眼神?沒吃到是不是很遺憾?"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響起,炸得宋輕笑一下子神魂歸位.

她急忙搖頭,開玩笑,這個時候敢說一個是字,指不定就橫尸街頭了.

跑到老虎頭上偶爾撓撓癢就行了,真要拔毛,她巨慫好不好!

"不不……嗚……"

她的話沒說完,就被傅槿宴一把摟住,用唇狠狠的堵住了.

她的一張小臉頓時爆紅,臥槽,大庭廣眾之下,就做羞羞的事,特麼的明天還有沒有臉來上班!

這厮的臉皮是鱷魚皮做的嗎!

她死命推著他的胸膛,突然認識到了一個事實:吃醋的某人太可怕了,嗚嗚嗚!

特麼的她也很無辜好嗎,她明明什麼都沒做,就要被人強吻!

傅槿宴終于吻夠了,放開她的小腦袋,臉色又由陰轉晴,這種大庭廣眾之下宣告主權的事真是爽!

他看著羞憤欲死的宋輕笑,寵溺的點點她紅透的腦門,"老婆,巧克力味道怎麼樣?"

"滾你丫的!"宋輕笑一腳踹他腿上,轉身就往停車處走去.

被踹的某人心情爆好,這點疼痛在他眼里簡直就是毛毛雨,他轉過頭,看著滿臉複雜的歐宮越,貌似真誠的道謝,"多謝你的零食了,改天我和笑笑請你吃飯."

歐宮越本是想拉進一下與宋輕笑的關系,誰知道,竟然被傅槿宴看見了,猝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嘴狗糧不說,還被人圍觀,心里的草泥馬可想而知.

他看著傅槿宴臉上那嘚瑟的笑,就想一拳將它打掉,在心里酸溜溜的想著:哼,有媳婦了不起啊,欺負他光杆司令一個麼!

傅槿宴心情愉悅的開著車,時不時看一眼宋輕笑,見她臉上的神色變幻莫測,一副苦惱的樣子,忍不住開口問道:"你在苦惱什麼?"

"哼,混蛋,還不都是因為你,要死了!臥槽臥槽,我明天上班怎麼見人!"宋輕笑送給他一個白眼讓他自己體會.

傅槿宴毫不在意,這也叫事麼,"這有什麼害羞的,這是夫妻情趣!"

宋輕笑:"……"

要不是看在他開車的份上,她真想狠狠咬他丫的!

情趣你個大頭鬼!

不過,想到情趣,她就想到前幾天,傅夫人他們回來的那天晚上,刷完電視劇,這個小老太太說要送自己一個禮物,偷偷摸摸的將她拉到房間,遞給她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.

在傅夫人期待的眼神中,她好奇的打開一看,頓時就羞得想鑿地鑽進去.

天啦嚕,沒臉見人了!

她婆婆的思想簡直太開放了,她真是有點吃不消哇.

傅夫人剛離開,傅槿宴就回臥室了,宋輕笑一個激靈,趕緊將那個包裝精美的盒子鬼鬼祟祟的藏起來,又若無其事的去洗漱.

自以為隱藏得很好的某人洗漱完畢,換好睡衣,哼著歡快的調子出來時,就見傅槿宴坐在沙發上,修長的腿疊在一起,閑適又優雅.

然而,他手里拎著的幾片布,徹底破壞了這份優雅矜貴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