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請吃飯
傅槿宴眼神都沒給她一個,專心開著車,"我的公司就在歐氏廣告旁邊,婚假結束了,該上班養老婆了."

宋輕笑被他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整得都結巴了,"養老,老婆?"

可憐她一個伶牙俐齒的人最近老是結巴,她總結出了一個原因--臉皮不夠厚.

"不是嗎?"傅槿宴輕描淡寫的回答.

宋輕笑頓時一個鋒利的眼刀子射過去,"我有那麼老嗎?不對,誰是你老婆!"

傅槿宴仍舊邊專心看路,邊逗她,"誰回答誰就是咯."

車里好一會沒聲音,在等紅燈時,他偏頭看了一眼宋輕笑,只見平時嘰嘰喳喳的她,這會沉默的坐著,低著頭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.

"你不要忘了,我們只是契約結婚."

宋輕笑的聲音里有一絲沉重,她承認,她剛才被他的話撩到了,心亂跳個沒停,可是那張契約時不時跳出來提醒她,要跟他保持距離.

欠賬一還完,他們就兩不相欠,形同陌路.

傅槿宴眉頭幾不可查的皺起,她這麼在意那張契約,看來,他必須得做點什麼了.

兩人一路沉默著到了傅氏財團,下了車,宋輕笑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情,一路好奇的跟著他進了這棟美輪美奐的大樓.

助理陳盛正在大廳等著,看見他們進來了,立馬上前彙報,"傅總,都已經點好了."

他的視線看向宋輕笑,這個傳說中的總裁夫人他有幸見過幾次,傅總真是將人藏得夠深呀,恭敬的打著招呼,"夫人好,我們見過面的,我叫陳盛."

宋輕笑也點頭微笑,"你好."

她記得這人,不就是那次來別墅笑得跟個二傻子似的助理麼.

傅槿宴將宋輕笑一把攬過,淡淡的吩咐,"好,辛苦你了,你也下班去吃飯吧."

陳盛點點頭,等他們走得遠了些才跟上去.

宋輕笑一路上看得兩眼都是星星,這麼豪華的裝修,傅槿宴這厮真有錢,資本家都在剝削勞動人民的血汗錢呀.

她也是勞動人民中的一員,為了報複,她決定,等會要狠狠宰他,大吃一頓.

某人又不要臉的為自己找了個借口.

去餐廳的路上,不停有人向傅槿宴問好,順帶好奇的看著宋輕笑.

這就是傳說中的總裁夫人麼?果真是非同一般!

"傅總好"這三個字時不時響起,宋輕笑看得咋舌,我滴個乖乖,傅槿宴這厮到底剝削了多少勞動人民的血汗錢!

"從實招來,你公司到底有多少員工."宋輕笑一下子蹦到他面前,不忿的討伐.

"我告訴你了有什麼好處?"傅槿宴挑了挑眉,"沒有好處的事,我們這種資本家是從來不做的."

被人看穿了心思,宋輕笑小臉一紅,尼瑪這人有讀心術嗎?

"想知道的話也可以,很簡單,親我一下就行,要那種法式熱吻."

傅槿宴湊到她耳邊,再度不要臉的提要求.

"哼,當我人傻吻多嗎!"宋輕笑紅著臉後退一步,機智如她,才不會上當.

兩人一路斗著嘴來到了傅氏餐廳,剛走進去,喧鬧的大廳有那麼一瞬間默了一默,然後大家才若無其事的該干嘛干嘛.


只是,那亂轉的眼珠子泄露了他們的好奇心.

傅槿宴淡定自若的拉著宋輕笑的手,坐到靠窗邊的座位上.

宋輕笑聞到了食物的香氣,肚子咕嚕的叫了,好歹沒多久就上菜了.

她有種錯覺,不知道是不是這厮是總裁的緣故,他們這桌的上菜速度特別快,分量也特別多.

她撇了撇嘴巴,哼,濫用特權的家伙!

傅槿宴好像知道她在想什麼一樣,好笑的拉過她的手,用濕巾擦了擦,然後將碗筷擺放好.

"肚子都叫得震天響了,吃吧."

宋輕笑:"……"

得,這麼吵的餐廳都能聽到她肚子叫,他還長了一對順風耳是吧!

吐槽完畢,看向桌上的菜時,眼睛驟然一亮,口水差點都流下來了,滿滿一桌都是她愛吃的菜有木有.

她抄起筷子就開吃.

餐廳里,那些傅氏的員工看見傅槿宴的動作與表情,紛紛驚訝得忘了咀嚼.

"哇,小美,你看,總裁他笑了,他竟然笑了哎,我沒眼花吧."

"對呀,我來公司兩年了,特麼的還是第一次看見總裁笑,神情還這麼溫柔."

那個叫小美的女人一臉哀怨的搖搖頭,"尼瑪公司里都是些糙漢子,好不容易有個絕色,竟然還是咱們的總裁,是總裁也就罷了,養養眼膜拜下也不錯,但他整天擺著一張冰山臉,真是浪費了這副好皮囊."

"上次財務經理去彙報工作,出來時渾身都虛脫了,不知道的還以為總裁把他怎麼了,好可怕的說."

這時,陳盛賊頭賊腦的湊過來,插進了幾位女士的談話中,"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,總裁大人在夫人面前乖順得像一只小貓咪."

他一副知道內情的八卦模樣,頓時惹得幾位女士紛紛偏頭看向他,"哎,陳助理,你快給我們說說,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,竟然讓總裁變成了繞指柔哇."

此時,被人稱為的小貓咪的傅槿宴冷不防打了個噴嚏.

宋輕笑抬起一張吃得鼓鼓囊囊的臉,口齒不清的問:"你怎麼了?是不是感冒了?"

傅槿宴斯文的夾起一塊羊肉,仔細的看了看,"嗯,有點,某人睡相太差,昨晚搶我被子."

宋輕笑被噎得翻了個白眼,喝了口水才順下來,很明智的決定不跟他討論這個話題.

哪知道傅槿宴這厮突然將羊肉夾到她碗里,一臉心疼的說道:"笑笑,多吃點,你看你都瘦了."

此話一出,餐廳的氛圍又默了一默,各種羨慕的眼神都快把宋輕笑淹沒了.

宋輕笑額頭劃過三條黑線,這種人肉盾牌的感覺是怎麼回事?

隔壁桌,兩個小姑娘的談話聲飄過來.

"哎哎哎,你快看,總裁大人好體貼,還給夫人夾菜."

"是啊,總裁夫人真幸福,一定被寵上了天.我要是有個這樣的老公,做夢都會笑醒."

"得了吧,就你那副二貨樣,哪個好男人瞎了眼才會看上你."

"切,看本姑娘去給你勾搭一個,像咱們總裁大人這樣有顏有錢又體貼的男人."

宋輕笑聽著她們的談話,抬頭看了一眼傅槿宴,暗搓搓的想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