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睡你
霍子樺斯文清俊的臉上閃過一抹難過,他心里很煩躁,卻強忍著自己的口氣哄她,"願願,你變了,我們結婚前你不是這個樣子的,你那時候溫柔又可愛.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,不管我做了什麼,但我是愛你的,不管你相不相信,我都愛你."

沈心願聽著他這番深情中又隱含哀怨的表白,熊熊燃燒的怒火像淋了暴雨,一下子熄滅了.

她沉默的坐在那里想了想,好像是的,自己自從結婚後就變得疑神疑鬼的,整天控制不住想去調查跟蹤他.

她的眼睛一眯,都是宋輕笑那個該死的賤人,說什麼他婚前劈腿,婚後也一定會出軌,搞得自己現在整天神經兮兮的.

這狐狸精就是來破壞自己和霍子樺關系的.

哼,她才不上當.

沈心願靠進他懷里,放軟了語氣撒嬌,"子樺,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剛才就是太氣憤了,才會那樣說."

霍子樺也從善如流的摟著她的腰,深情的看著她,"願願,你放心,我既然娶了你,就一定會對你負責的."

"你真好."沈心願又被安撫了.

另一邊,宋輕笑酒足飯飽,懶洋洋的圾拉著拖鞋上樓進了臥室,拖鞋上的兔耳朵隨著她的動作一抖一抖的,分外可愛.

傅槿宴剛沐浴完,腰間只系著一塊浴巾,頭發上的水沒擦干,一滴一滴落下來.

他俊朗英挺的五官柔和了很多,抿著唇,看上去人畜無害.

宋輕笑乍見這副香豔的美人出浴圖,雙眼秒變星星眼,視線像x光一樣,上上下下的掃描.

用她的話來說,這是對人體藝術的純然欣賞,不帶一絲齷蹉.

不過,大哥,你這麼奔放你麻麻知道嗎!

你洗了澡不穿衣服就出來了,也不怕人覬覦你的美色嗎!

宋輕笑突然想起那天在商場里,摸在他身上那美妙的觸感,開始神游太空.

傅槿宴看著她一副"我只是研究下你身上肌肉"的眼神,好笑的搖搖頭,拿起毛巾就開始擦頭發.

宋輕笑看見他利索的動作,覺得有什麼不對勁,但就是說不上來.

當她的視線落到他拿著毛巾的右手上時,突然臉色漲怒,"你你你……"

傅槿宴不明所以的看著她突然變臉,這丫頭剛才不是還研究得好好的嗎?

他還打算繼續犧牲自己,成全她的好奇心.

"你怎麼一副被人欺凌了的模樣?"

"臥槽,你還有臉說."

宋輕笑三兩步走過去,雙手叉腰,仰頭看著他,一副勞資很生氣勞資需要解釋的樣子.

"剛才吃飯的時候,你不是說你的右手受傷了嗎?這下怎麼擦得這麼6?"

她突然想到什麼,雙眼驀地瞪大,不可置信的指著他,"好哇,你耍我,我想起來了,你那個時候明明是用右手摟著我,左手擋住車的,要受傷也是左手才對!"

傅槿宴好看的雙眸中終于閃過一絲笑意,這個小笨蛋,現在才反應過來.

他性感的薄唇輕啟,"逗你玩!"

宋輕笑表示她現在手很癢.

尼瑪這不是她前一刻才說過的話嗎?現世報竟然來得這麼快!

還有,這個混蛋,耍她很好玩嗎?

天知道,她聽到他的手受傷時多麼緊張與愧疚,尼瑪她被人賣了還在為他數鈔票啊摔!

傅槿宴這厮有毒啊有毒!

資本家果然都是萬惡的,太可惡了.

"好吧,我承認,我的手沒事,我這麼做只是想讓我媽更放心一些,今天吃飯的時候,我聽到拍照片的咔嚓聲了,你說,這代表著什麼?"

"你好好想想,我媽一旦真的對我們放下心了,後面是不是就不會看這麼緊了?你也更自由了,不是嗎?"

他循循善誘的語氣與表情,活像一只誘哄小白兔的大灰狼.

宋輕笑聽到被偷拍時就豎起了耳朵,此時已經完全相信,他這麼做是真的想讓傅老夫人放心,傻愣愣的點點頭,"對哦,等你媽媽放松了警惕,我們就可以不用睡在一個房間了."

傅槿宴眸色一深,很好,這個女人時刻都想著離開他,那麼,他更不會給她這個機會了.

"所以呢,以後這類事我們只要多來幾次,並且每次都要想辦法讓我媽知道,那離你心里的願望就更近了."

宋輕笑想到以後自由的樣子,頭點得更厲害了,天知道,她多喜歡一個人在床上打滾.

but,她怕被傅槿宴看見她那副放飛自我的二貨模樣,毒舌的打擊她.

宋輕笑想到什麼,開始理直氣壯的提要求,"今晚你睡沙發,我睡床!"

"不行,沙發太小,容不下我."剛剛說話還帶著商量口吻的傅槿宴毫不客氣的拒絕.

"那你睡地下,我睡床!"宋輕笑還在垂死掙紮.

"我拒絕,地下太硬."

宋輕笑快要給他跪了,這大爺真難伺候,她可以罷工嗎?

可是她一想到自己欠他的那些錢,就捶胸頓足,皺著一張小臉沒好氣的問,"這也不行那也不行,那你想睡哪里?"

"睡你!"傅槿宴直勾勾的盯著她.

what?

宋輕笑瞪大眼睛看著他,一副呆愣愣的模樣.

臥槽,傅槿宴這丫的還有沒有點下限,這麼直白粗魯的話都能說出口,作為一個新時代的有為青年,三觀怎麼如此不正,況且他們只是協議結婚好嘛!

傅槿宴抬起他讓人流口水的大長腿,往前跨了一步,迅速拉近兩人的距離,低下頭,曖昧的說道:"你說過的話,這麼快就忘了嗎?"

溫熱的氣息噴在宋輕笑的臉上,撓得她心里癢癢的,某人被他超高的撩妹技巧弄得臉色爆紅.

她的腦子已被他磁性低沉的嗓音蘇得當機,完全沒法思考,結結巴巴的回答.

"我,我說過什麼了?"

傅槿宴輕輕一笑,俊朗的臉上一片無辜,"咦,今晚某人不是還在那里豪言壯語,讓我今晚等著你嗎?我信了你的話,剛剛還去特意洗了澡."

宋輕笑:"……"

她可以罵人嗎?

mmp智商下線害死人,她得去喝點六個核桃!

"你絕壁聽錯了,我沒說過這樣的話."她開始耍賴.

"非要我把錄音放出來你才肯承認嗎?"

宋輕笑頓時如遭雷劈,特麼的還讓不讓人活了!

這種事他都還錄音,果然是資本家,一點虧都不吃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