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逗你玩!
沈心願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,臉色頓時由黑變白,很不甘心的回道:"是,小舅舅說的是."

她低頭扒飯,那惡狠狠的樣子像是要把人生吃了.

霍子樺聽到傅槿宴誇他是個不錯的人,手一抖,筷子上的菜一下子又掉回了盤里,傅槿宴對他和宋輕笑的事早就一清二楚了,還這麼說,分明是一種諷刺.

他在心里苦笑一聲,誰讓他自作孽不可活呢.

宋輕笑歡快的坐在一旁看好戲,默默的為傅槿宴的暴擊加分10086,這男人戰斗力太強了,她得多學學,好斗渣男渣女.

她忍不住又瞅了一眼沈心願,這丫的變臉功夫學得真到家,唱歌太浪費天分了,她應該去弘揚國粹,學習川劇變臉,沒准更有前途.

飯後,四人移步客廳.

沈心願才消停了一會,又開始作妖了.

她見傅槿宴這邊是銅牆鐵壁,一時半會還攻不下,咬牙切齒的看著宋輕笑,"我給你發的短信看到了嗎,小,舅,媽?"

最後三個字她是從牙縫里一字一頓擠出來的.

宋輕笑見敵方戰火又燒到了自己身上,假裝疑惑的看著沈心願.

"嗯?什麼短信?我怎麼不知道?"

她在心里默默的為自己點了個贊,表情真到位.

宋輕笑用胳膊肘捅了捅一邊默不作聲的傅槿宴,壓著嗓子嗲道:"老公呀~我手機密碼什麼的你都知道,是不是你把人家的手機拿去了,我都沒看到小侄女的短信呢."

她賊眉鼠眼的給他甩了個眼色:你人高,這鍋你來背.

傅槿宴聽著這女人拿腔拿調的話,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很想把她拎起來打屁股.

但想到她剛才那麼殷勤的給他喂飯,他又貌似很認真的想了想,"好像是記得不小心刪了個什麼東西."

宋輕笑嘴角一咧,及時救場,演技在線,雙倍加分.

霍子樺在一旁聽得都快掉到醋缸子里了,宋輕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,他們最多牽牽小手,其余地方碰都不讓碰,更別說將手機這種私密的東西與他分享了.

霍子樺臉部變化哪能瞞過傅槿宴這個人精,但他也只是眼皮一掀,就置之腦後了.

這種低段位的人,他還沒放在眼里.

沈心願臉上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了,像破舊的牆皮,唰唰唰的往下掉.

她跺了跺腳,一臉氣憤的指著宋輕笑的鼻子,"宋輕笑,你處心積慮的勾引我舅舅,讓我們一家人離心,你到底有什麼居心?"

宋輕笑也毫不客氣的懟回去,"你發短信約我單獨見面又有什麼居心?難道是想跟我談心嗎?我的好侄女!我可從來都不知道,你竟然這麼關心你小舅媽."

"你…你,你都知道,你明明看見了短信,為什麼說不知道!"

沈心願氣得嘴皮哆嗦,話都說不利索了.

宋輕笑雙手抱胸,一副女流氓抖m的造型,惡劣的吐出三個字,"逗你玩!"

今晚沈心願三番兩次的找茬,她忍很久了.

尼瑪她要是不給這個深井冰一點顏色看看,對方還真當自己是塊面疙瘩,任她揉搓嗎.

這三個字像根導火索,迅速引爆了沈心願心里那幾頓tnt,她站起來就破口大罵,"你個勾引別人的賤人,狐狸精!你不得…"

"沈心願,你給我閉嘴!"

傅槿宴冷冷的出聲打斷了火力全開的沈心願.

他的聲音不大,卻很有威嚴.

宋輕笑本想懟回去,聽到傅槿宴護短的話,乖乖的縮回去,瞬間秒變柔弱小女人.

有個男友力爆棚的對象,貌似還真不錯,不像霍子樺這慫包,只會躲在沈心願背後.

傅槿宴周身的氣壓一下子低到極點,他臉色黑沉的望著沈心願.

"沈心願,你今天來是為了什麼?"

"小,小舅舅,我,我就是想給你送禮物."沈心願被這一聲厲吼弄得也慫了,被他久居上位的氣勢給嚇得焉不拉幾的,像個斗敗的公雞.

"難道剛才我給你說過的話就像是放屁?到底為什麼來,你心里應該很清楚,不要讓我說破,弄得大家都難看.好了,這事到此為止,我和你小舅媽的事還輪不到你三番五次的插手,你管好自己比什麼都強.管家,送客!"

沈心願什麼德行,他一清二楚,這才是真正的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,她哪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.

傅槿宴語氣平淡無波,可在場的人都知道,他這是生氣了,他越生氣,表面越平靜.

在旁邊一直沒出聲的霍子樺突然開口打圓場,"小舅舅,願願她沒什麼惡意,她今天和我出去逛街,就是特意為你買禮物的."

"那她還真是有心了."傅槿宴一手親昵的攬著宋輕笑的腰,一邊看著他.

霍子樺臉色一變.

這明顯的變化,被沈心願看到了,她雙手緊緊捏成拳頭,指甲刺得掌心生疼.

直到二人離開,宋輕笑不要懶的用完就丟,扒開他的咸豬手,站起身,呼出一口氣.

她看見剛才沈心願那一副吃了便便的樣子,感覺倍兒爽,真想仰天長嘯幾聲.

她無語的摸了摸肚子,哎,這斗渣男渣女也是個體力活,這麼快就餓了,她得去補補.

宋輕笑為自己的吃貨本質找了個完美的借口,就溜去了廚房.

傅槿宴看著她的動作,挑挑眉,不置可否.

他回想了一下剛才手下的觸感,看在宋輕笑辛苦喂自己吃飯的份上,就好心的不去打擊她了.

壓根不知道自己腰又粗了的宋輕笑,吃得那叫一個開心,果然是心情好,胃口就好有木有.

出了別墅大門,沈心願坐在車里,渾身的怒氣沒處發,想起了剛才,看見傅槿宴親密摟著宋輕笑這個賤人時,霍子樺突變的臉色,頓時有了發泄的好地方.

"嘖嘖,剛才他們親密的樣子怕是刺到你了吧?臉色都變了."

霍子樺放在身側的雙手不著痕跡的握了握,語氣平和的說道:"你看錯了,願願,我剛才突然變臉,不過是看見小舅舅不開心,下了逐客令,我只是擔心你."

沈心願刷的一下看向他,眼中的怒火似要將人燒成灰燼,"霍子樺,你還想騙我,你說,你偷偷去宋輕笑家里多少次?在她結婚前一刻還悄悄跑去,你勸她不要結婚是真的為了她著想?還是只想滿足你那齷蹉的心思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