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吃她的口紅
宋輕笑知道傅瑾宴的辦事效率一向都高,但昨晚才突然提議的事情,這麼快就有了回應,她還是有點蒙.

而傅瑾宴卻只是交代她帶好自己的作品,然後不由分說的拉著人就出門了,完全不顧及她的內心有多忐忑.

雖然她也沒什麼面試經曆,但是面試的最基本規則不是從基層開始?

托了傅瑾宴的福,她這次是完全不走尋常路,直接先見大boss,boss覺得ok了,她才有資格交由設計部門經理考核,過關的話,她就能正式加入m&y公司.

這流程聽起來似乎沒什麼毛病,但宋輕笑仍然控制不住自己不緊張,她可真是秒慫的啊.

坐在傅瑾宴的車上,她忍不住緊張的咬著手指甲抖腳,活脫脫一個女屌絲形象.

傅瑾宴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按住她的手,忍不住笑道:"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竟然怕面試?"

被阻止了動作,宋輕笑目光閃爍的偏頭看向傅瑾宴,語氣里透著難得的正經:"這可不一樣!這公司完全就是我的奮斗目標,我一直都在准備.突然就這麼毫無預兆的可以去面試了,你說我能不激動,不緊張嗎?"

傅瑾宴笑:"那你到底是緊張,還是激動?"

"一半一半吧,再說了,我這是要直接面見大boss啊!這種底層人民能夠直接見到金字塔端人的心酸,你是不會懂的."

兩人很快便驅車趕到了見面地點,宋輕笑懷里抱著自己完成的手繪圖紙,以及之前做過的創意方案,手心里都緊張的冒出了汗.

要不是全程有傅瑾宴牽著,她怕是連路都不會好好走了.

倒也不是宋輕笑小題大做,其實m&y公司的老板,也就是傅瑾宴的朋友,是她的一個行業偶像.他現在雖然很少畫稿,可每一幅完成的作品,都堪稱為藝術佳作.

這種小迷妹見到偶像的激動心情,沒有粉過愛豆的人是不會明白的!

眼見著再走幾步就要到達約見的咖啡廳,宋輕笑突然一個反手拽住傅瑾宴,臉上是有點別扭的表情.

傅瑾宴回頭:"怎麼了?"

"如果我說我現在緊張到內急,你會想要打我嗎?"

他見她模樣認真,倒也不糾結,隨她去了.

站在原地等待的傅瑾宴,看著過了一會兒回來的宋輕笑,臉色卻不太好看.

去過廁所的宋輕笑好像突然加滿了血,一副活力滿滿的模樣,與剛才的她判若兩人.

她大步流星的朝著咖啡廳的方向走去,傅瑾宴跟在後面,卻一把拽住了她.

她不明所以的回頭:"你又怎麼了?"

他卻不由分說的快速埋頭,捧臉,結結實實的吻了她一口.

宋輕笑滿臉懵逼的盯著他,都忘記推開他.

還是他自己退開來,還饒有意味的摸著自己的嘴唇.

看著他的動作,她如夢初醒!這才想起,自己去廁所非常有心機的塗了一層薄薄的口紅,想看起來氣色好一點來著.

麻蛋!被傅瑾宴這麼一吻,啥都沒了!

傅瑾宴卻異常滿意她此刻慌張懊惱的模樣,牽起她的手,大步的往咖啡廳而去.

宋輕笑也疲于掙紮,乖乖的認命了.

兩人到時,預定的座位上已經有了人.


他背對著坐在宋輕笑和傅瑾宴進來的位置,只能看到一個完美的後腦勺,和挺直的脊背.

傅瑾宴先紳士的為宋輕笑拉開椅子,安排她坐下,自己才在歐宮越的對面落座.

歐宮越目光溫和了看了眼宋輕笑,面露微笑:"這位就是你要介紹給我的設計師?"

傅瑾宴點點頭:"她是我太太,宋輕笑."

說完又朝著宋輕笑道,"這位是m&y的總裁,歐宮越."

"弟妹好."歐宮越放下手中的咖啡,眼里的笑意更濃,"上次你倆結婚,我在法國出差回不來.這次回m市辦的中式婚禮,我一定准時出席."

三人簡單的客套了幾句,便開始了正式的面試.

宋輕笑將自己的完成設計圖紙給歐宮越看,還有一些平日里接的手繪插圖,皆是意境美好且富有深意的畫作.

歐宮越越看越滿意,從構圖到色彩的搭配,都是他非常中意的那一掛.

看著看著,不禁就想起曾經,他還在做設計時的美好光景.

宋輕笑一直緊張兮兮的盯著他的動作,直到看到他合上文件夾,她立馬緊張的坐直了身體,一臉期待的望著.

歐宮越笑,為她還擁有著少女般的活力而展顏:"你不用這麼緊張,依你的實力,完全沒問題."

他將文件夾遞還給她:"你留一個聯系方式給我,等我回m市,就立即讓人聯系你."

云里霧里的將自己的聯系方式留給了歐宮越,他還有個緊急會議要開,人便匆匆忙忙的離去了.

宋輕笑傻了一般癱在椅子上,跟個二傻子似的.

傅瑾宴伸出手在她眼前晃悠,她只嘴角噙著幾分傻意的笑容,呆滯著毫無反應.

"回神了."他輕推了她一把,眼神有些不郁.

他剛才力道用的大,她才後知後覺的覺得有點疼,揉著肩膀瞪著他:"你干嘛那麼大力的推我!"

傅瑾宴卻已站起身,哼哼:"不知道是誰跟個傻子似的傻笑,還一動不動的."

"我有嗎?"一想起歐宮越剛剛稱贊自己的模樣,宋輕笑就不能控制的上揚起笑容,還非常嬌羞的捧住了臉.

他完全看不下去了,自己一個人邁著大長腿走在了前面,倒有幾分生氣的前兆.

宋輕笑此時心情好到爆,才沒有那個閑工夫來觀察他是不是生氣了.

懷里抱著自己的文件夾,一蹦一跳的就自覺地跟在了他的身後.

她甚至還歡快的哼起了歌,兩人就這麼一路保持著走了許久,一直健步如飛的傅瑾宴突然猛地停住了腳步.

宋輕笑卻已經一蹦一跳的慣性著沖到了前面,見他停下,忙回頭問道:"怎麼了?"

她嘴角的笑容還如此鮮明的掛著,傅瑾宴冷著臉,眼角眉梢都是吃味的表情:"就這麼開心?"

她小雞啄米似的點頭:"開心!"

眼見著傅瑾宴的臉色已經變得非常難看了,她卻還在分享著作為迷妹的心得:"你可不知道,boss可是我的偶像啊.我上高中時,從雜志上看到他的一副作品,被深深的震撼了.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才確定了自己之後要走的路."

"我後來就常常發誓,想要成為他那樣的優秀設計師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