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為什麼在他床上?
傅瑾宴並沒有停下,而是從她臉頰上摘下一個東西,"我只是幫你拿下掉了的假睫毛."

尼瑪!這就很尷尬了!

宋輕笑登時就被鬧了個大紅臉,從他手中搶過假睫毛,嘴里卻不滿的小聲抱怨:"拿假睫毛就拿假睫毛,搞的這麼曖昧,誰知道你要干嘛啊."

他卻突然將腦袋湊得離她很近,帶著幾分笑意:"難道你在期待什麼?"

她還沒說什麼,他又繼續說道,"哦,對了,你剛剛提到了陪睡…"

宋輕笑立馬一個回身,捂住他的嘴巴,眼神惡狠狠的瞪著他,這麼丟臉的事情,她真是不想聽到第二次.

原本就是考慮好了自己睡沙發,此時說出的來卻像帶著賭氣的成分:"我去睡沙發!"

"等等!"已經轉身離去的她卻被突然叫住了,心里一喜,還算這個男人有點憐香惜玉之心.

"我覺得其實你睡床下也可以."

睡你妹啊!

還以為他良心發現主動提出自己睡沙發呢,果然還是將這個男人想的太好了.

雖然早就做好了睡沙發的覺悟,但此時真的躺在沙發上,宋輕笑內心仍然是怨念叢生.

她瞪著傅瑾宴所在的房門,突然就想起他今天的婚禮現場說的那些話,不由的臉就有些發紅.

她連忙用被子捂住臉,阻止自己的胡思亂想.

他說那些,肯定只是為了將戲演的再逼真一些.你看看,說的那麼動人好聽,現在的賓客大概都以為他們愛的深厚吧.

原本就累了一天,宋輕笑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睡著了.

等到第二天,她不是被渾身的酸痛給痛醒,而是被一陣莫名其妙的燥熱給熱醒了.

她懶懶的睜開眼,陽光已經灑進了室內.

等等!室內!

她不是睡在門外的沙發上?現在這是在哪兒?

她立馬警惕的看向四周,腰間橫著一只結實且線條漂亮的手臂,脖頸間呼出的熱氣大概就是她覺得燥熱的根源所在.

她的後背緊緊貼在男人的胸膛上,以完全蜷縮在他懷里的方式被他抱著,曖昧到讓人崩潰.

"傅瑾宴!"她大叫一聲,試圖從男人懷中掙脫,他卻抱得死緊.

她連續叫喚了幾聲,他終于有些轉醒的跡象,卻只是閉著眼皺著眉,下巴輕柔的蹭了蹭她的頭頂,聲音略帶沙啞:"怎麼了?"

一聽他這完全淡定的聲音,她就火冒三丈,都這樣了,他還問怎麼了?

傅瑾宴終于肯睜開眼睛,坐起身,被子瞬間下滑到小腹,內,褲邊緣都有些若隱若現.

靠!這男人竟然穿這麼少睡覺?變,態!

她在心里唾了一句,害怕他大清早的獸行大發,連忙扯過被子將自己包裹起來,卻忘了兩人同蓋一床被子,她扯來遮自己,傅瑾宴就完全暴,露了.

她干脆連眼睛一起蓋住,憤怒著指責:"我為什麼會在你的床上?"

相比起宋輕笑的害羞,被露光光的傅瑾宴就淡定多了.

他徑直走下床,到衣櫃里拿出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穿上.

一直沒聽到回答的宋輕笑悄悄將被子移開一點,便看到一個已經穿好了褲子,正赤裸著上身翻找襯衣的美男裸背.

這線條,這背溝,這光澤度,嘖嘖嘖,真不是吹牛的.


她看著看著就不小心走了神,正對上傅瑾宴回頭的視線.

她再次將自己躲進了被子里,毀的直咬手指甲.

宋輕笑啊宋輕笑,瞧你這點出息!

傅瑾宴嘴角掛著閑適的笑容,說出的話卻氣的讓人吐血:"夫人若是想看,大可直接告訴為夫.我整個人都是你的,被你看點肉體,也不算什麼."

看你大爺的,宋輕笑在被子里腹誹.

害怕自己再看到什麼不該看的而被嘲笑,她干脆躲在被子里不出來了,過了一會兒,只悶聲悶氣的問道:"你都穿好了吧?"

沒有人回應她,她正覺得奇怪,卻整個人連同被子一起被抱了起來.

被外是傅瑾宴無奈的的聲音:"真是拿你沒有辦法."

雙腳一觸地,宋輕笑就趕緊捂著被子站開了老遠,回頭一環室,瞬間就傻眼了.

"這是給我准備的衣帽間?"

傅瑾宴雙手環抱于胸倚在門口:"還滿意嗎?"

她一瞬間就被衣帽間給奪去了心神,哪里還有工夫來計較其他旁的事情,只記得點頭:"滿意,相當滿意."

見她高興,傅瑾宴自然也心情愉快.

"換衣服吧,爸媽在等我們吃飯."

"好勒,"她快樂的應承下來,選了件無袖收腰百褶裙,無袖設計清新減齡,超高腰線完美凸出她的小蠻腰.

她滿意的在鏡中左右照了照,完全忘記了要責問傅瑾宴,為什麼她會出現在床上的問題.

兩人一前一後步下樓,傅夫人和傅軍安已經在客廳了.

傅軍安收起早報,道:"吃飯吧."

四人落座,才安靜的用了一會兒餐,傅夫人便忍不住開始八卦.

她夾了一筷子小菜到宋輕笑碗里,嘴角含笑:"昨天還好嗎?"

對于自家夫人的直白,傅軍安早已見怪不怪,依然面不改色的繼續吃著早餐.倒是傅瑾宴,眼神瞄向宋輕笑,好奇她會給出什麼答案.

她咬了口蝦餃,天真的以為傅夫人是在關心她昨天婚禮上是否勞累的問題,理所當然的回道:"還好,就是太累了."

聞言,傅瑾宴嗆了一嗓子,迎來宋輕笑沒好氣的一瞪.

他這什麼反應!她又沒說錯,干嘛用這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她?

傅夫人卻忍不住內心的喜悅:"有意義的事情,難免有些勞累."

她覺得沒什麼毛病,乖順的點了點頭.

"來,多吃點,"傅夫人又開始一貫的"喂養"行動,瘋狂的往宋輕笑的碗里夾著菜,嘴上還在繼續說道,"昨晚這麼辛苦,今天肯定的補回來.我讓阿姨熬了補藥,一會兒吃完飯,你和宴兒都記得喝上一碗."

"噗."她剛剛喝進嘴里的牛奶,就這麼嚇得盡數噴在了傅瑾宴手上.

還好他反應夠快,躲得快,不然都得沾到身上.

臥槽!原來傅夫人關心的,是昨晚的嘿咻盛況?

宋輕笑受驚嚇般的呆著沒動,還是被"禍害"了的傅瑾宴,扯了張紙去擦她髒掉的嘴角,眼神里有些嫌棄.

傅夫人倒也不干涉兩人的甜蜜,被秀恩愛表現的也是一臉平靜,只安靜的坐在一旁用著餐,心滿意足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,嘴角一直掛著閑適的笑容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