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走漏風聲的人是傅夫人?
"你不說就以為我不知道?你總共就交過兩個男朋友,第一個是高中時,被你姐姐給搶了.第二個就是霍子樺那小白臉,被傅家的小侄女沈家大小姐搶了."

蘇梅女士平靜的說完,她這個聽者內心就沒那麼平靜了,可謂是波濤洶湧.

高中時的事情並不難猜,可霍子樺與沈心願這件事,她又是從哪兒知道的?

莫非蘇梅女士的功力已經達到如此爐火純青的地步?

她兀自想的出神,剛想張嘴詢問,蘇梅女士卻將她耳邊凌亂的發絲撫平,語氣變得平和了許多:"你當真以為你媽就這麼好忽悠?你不打算告訴我,總會有人告訴我的."

宋輕笑聽的一臉懵逼,知曉沈心願與霍子樺關系的人少之又少,除了當事的那幾個人,她實在是想不明白,誰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媽,這不是要命嘛.

"媽,你到底是聽誰說的?"話問出口了,她才覺得這不是重點,又重新提問,"不是,你既然知道沈心願與瑾宴的關系,為什麼還要同意我們結婚?"

"為什麼不同意?"蘇梅看了她一眼,"小傅對你是真好還是假好,你婆婆是不是真心待你,我看的很清楚."

"再說了,這件事說到底也是他們家虧欠了你,以後你嫁過去,自然是受不了什麼委屈."

雖然蘇梅女士說的在理,但她內心卻是忍不住想要"呵呵"了.

不過蘇梅女士的話,卻成功讓她起疑,難道走漏風聲的人是傅夫人?

"媽,難道告訴你沈心願與霍子樺關系的人,是我未來婆婆?"

"我的笨女兒,你總算是開竅了."

wtf!傅夫人居然一直都知道!

說不震驚是假的,她仔細回想了下與傅夫人之間的相處,這樣一說,完全就能將傅夫人對她的"過度"友好對上號了.

這不就是心有愧疚才努力對她好的典型表現嘛!

蘇梅見她突然發起了愣,也深知自己將話說多了,怕她多想,忙又說道:"你婆婆這麼做,倒不全是因為愧疚.她能主動把這件事情相告于我,擺明了就是不想你吃虧,是為你好的意思."

"你想想,這件事情換做是別的家庭,肯定會瞞的滴水不漏."她頓了頓,觀察著宋輕笑的表情變化,"我倒是欣賞你婆婆的坦誠."

宋輕笑乖巧的點點頭,雖然沒搭腔,心里卻很清楚.

沈心願挖她牆角這件事,做的本就不厚道,還是用了如此不入流的招.怎麼說都算是丑事一樁,尤其是在那種大門大戶,對這些事更是諱莫如深.

傅夫人能如實相告這一情況,顯然是擺明了對宋輕笑的態度.

再說了,她跟傅瑾宴就是一形式婚姻,還不至于要去在乎這些東西.

思及此,她立即就握上了蘇梅女士的手,輕聲道:"我知道的媽媽,你們其實都是為我好,怕我吃虧.我既然決定嫁給瑾宴,就是真的已經想好了.過去的事情,我們就讓它過去吧,再也別提了好嗎?"

蘇梅女士點點頭,她卻撒著嬌似的倚在蘇梅女士的肩上,嘴上掛著笑容,腦袋里卻想著其他的事情.

傅瑾宴要來接宋輕笑回家,便順便在宋家吃了晚飯.

蘇梅原先還為宋清藍會再次見到傅瑾宴而感到擔心,沒想到她卻已身體不適為由,沒有下樓用餐.

宋家父母對傅瑾宴總是格外熱情,宋華年和他邊吃飯邊聊天,倒也閑適的很,對于傅瑾宴的滿意程度,也越加趨近于滿分.


"媽,叔叔,那我們走了."

宋家夫婦跟著他們走到門口,臉上堆著笑意:"開車慢點,到家了給我發個微信."

宋輕笑比了個"ok"的姿勢,一彎腰就貓進了車里.

而位于二樓的某個窗口,一張憤怒到扭曲的人臉卻隱藏在窗簾之後,看著院子里熱鬧的四人,表情陰冷可怖.

早晚有一天,屬于我的,我統統都會拿回來!

開車回去的路上,宋輕笑左思右想,還是沒能忍住將心中的疑問拋出:"我媽今天告訴我,她知道你跟沈心願的關系,也知道沈心願就是搶了渣男的那個女人."

傅瑾宴沒看向她,只是問道:"所以?"

"你知道是誰告訴她的嗎?"

"我媽."傅瑾宴回答的異常平靜,宋輕笑都要懷疑,他是不是事先就清楚?難道只有自己一人被蒙在鼓里?

"你早就知道?"她有些大聲的質問道,顯然是有著動怒的前兆.

傅瑾宴卻只是搖了搖頭:"你剛剛說,我猜到的.我媽這人看著和藹可親,但其實很有原則."

"她能在得知你是我女朋友的第一時間,趕到a市來試探你,你覺得沈心願這點事情,瞞得過她?"

傅瑾宴的安慰不僅沒起到任何作用,還將宋輕笑推入了另一個懷疑的旋渦:"那你的意思是,我們假結婚這件事情,也是瞞不住的?"

"這不一樣."

她就不明白,有什麼不一樣的?

"我媽,是打心底里認為你是我想娶的人,她不會再去暗中調查你.而沈心願的事情嘛,完全是她自己露出馬腳."

"怎麼說?"

"你還記得當初你第一次去我家的情景嗎?"

宋輕笑點點頭,這麼印象深刻的第一次見家長,她倒是想忘也忘不了啊.

"沈心願本該是第一次見你,卻對你表現出了極大的敵意.她的行為如此可疑,我媽向來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格,稍微找人查查,便一清二楚了."

"況且她這事本就不光彩,當初還鬧得沸沸揚揚,我媽沒直接給她臉色,已經是對她極度的忍耐."

傅瑾宴雖然這麼說,但宋輕笑還是有些擔心.本來就覺得傅夫人對她太好有點心虛,鬧這麼一出,整的她整顆心都惴惴的.

他偏頭看了眼她的臉色,發覺她仍是有所懷疑,只好又道:"你要這麼想,依照我媽的性子,如果她已經知道了事情真相,你覺得她還會對你這麼好嗎?"

他這麼一說,宋輕笑猶如醍醐灌頂,瞬間就想明白了.

"對啊!如果已經知曉一切,肯定會來找我求證,犯不著還事事都處理的如此妥當."

見傅瑾宴點點頭,她繼續道:"不過我們也得小心為上,你媽媽這麼警惕,一定不能讓她發現了破綻."

他勾唇笑了笑,就算宋輕笑不說,他也會將這假結婚演的比真結婚還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