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你和妹夫是怎麼認識的?
沈心願那個大小姐也沒來找她麻煩,興許是傅夫人在沈家小住,她不敢惹老太太心煩,才壓抑了自己內心的不滿吧.

而自從上次選婚紗和宋輕笑鬧得不歡而散,之後再也沒聯系過的宋清藍,卻突然給她來了電話.

而這天,剛好就是婚紗完工到店的時間.

宋清藍這時間掐算的太准,搞的宋輕笑都要以為她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安了監控了.

"上車吧."宋清藍開車來接的宋輕笑,搖下車窗看著她身後陌生的公寓,心有疑慮,倒也沒問出口.

兩人在車上幾乎無話可說.

以前兩人的關系雖不融洽,倒也不是完全說不上話.自從傅瑾宴出現後,宋輕笑是越來越看不懂宋清藍了.

"姐,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"她向來就是個藏不住事的,如今她和傅瑾宴都要結婚了,還是想要問清楚比較好.

宋清藍被她突然的提問驚道,訕訕回道:"怎麼這麼說?"

"你不覺得,你對瑾宴的態度很奇怪嗎?"

見宋清藍並不搭腔,宋輕笑便自己繼續往下說:"我曾經問過你,你們倆是不是認識,你並沒有回答我."

"現在我和瑾宴馬上就要結婚了,我再問你一次,你們是不是認識,或者,你是喜…"

宋輕笑的話還沒說完,便被宋清藍給厲聲打斷了:"不認識."

她臉色有些難看,卻強裝鎮定,"我只是知道傅家,對于傅先生,也只是聽過一些傳聞罷了."

她突然笑了笑,只是這笑容看在宋輕笑的眼里分外牽強.

"我雖然不是你的親姐姐,但你好歹叫我一聲姐,我對自己的未來妹夫感到好奇,倒也不足為奇吧?"

見宋清藍將話說的不留余地,她也不好再追問.只是心想著,她該做的努力都做了,如果以後再鬧出點什麼,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了.

兩人很快便到達了婚紗店,店員們熱情的捧出婚紗,對于宋輕笑這樣痛快的買家,自然是樂得伺候.

婚紗很美,搞的宋輕笑都不敢伸手去觸碰它,生怕自己的粗鄙會破壞了這份唯美.

俗話說的一分錢一分貨,這定制款的婚紗,除了款式特別,連細節部分都格外考究,均是以手工制成.

在店員們的幫助下,它去換上了婚紗.

連袖設計對于她這種有點保守的少女來說再合適不過,輔以細密的蕾絲點綴,既有點小性感,又不會過于性感,少女感與性感把握的恰到好處.

而通體看起來極其簡單的樣式,卻在後背處做了一個鏤空的處理,桃心設計算是女生們不能跳過的偏愛元素,與唯美蕾絲結合在一起,浪漫指數滿分.

小心機的露出後背肩胛骨,性感升級卻不會顯得低俗暴露.裙擺為兩米大裙擺設計,層層疊疊的薄紗輕籠在一起,層次感分明,卻有種公主裙的既視感.

總的來說,這件裙子分外討宋輕笑歡心.

饒是知道兩人只是假結婚,能穿上這麼漂亮的婚紗,她仍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.

倒是宋清藍,看著她穿上婚紗的那一刻,內心波動翻湧的厲害.

她宋輕笑憑什麼?


手指拽的死緊,唇角卻露出點點笑容,幾乎是從齒縫間擠出的稱贊:"傅…妹夫的大手筆,果然是與眾不同."

見宋輕笑抬頭看向她,她繼續道:"這件婚紗,確實和你很是相稱."

得到了誇贊,她倒也是滿心歡喜,也不願去計較這句誇贊是真心還是假意,只笑道:"謝謝姐姐."

麻煩店員拍下幾張照片發給傅夫人後,宋輕笑便去換下了婚紗.

留了給店員送婚紗過去,兩人便離開了.

重又返回車上,氣氛一時有些尷尬.

車行到一個紅綠燈路口,正在等待紅燈的宋清藍,突然轉過頭道:"我好像從來沒有問過你,你和妹夫是怎麼認識的?"

這突然一問,倒讓宋輕笑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.

她與傅瑾宴的真實關系,肯定不能如實相告,只能隨口揪了個理由:"我們認識挺久了,當時霍子樺出軌,我傷心欲絕,去m市旅游散心的時候,剛好遇到了他."

宋輕笑觀察著宋清藍的表情,她說的倒也不完全是假話.

當初得知霍子樺最終還是爬上了沈心願的床,她傷心欲絕,連夜坐火車去了趟m市,單純的散心.

不同之處就在于,她根本沒遇到傅瑾宴.

宋清藍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,路燈變綠,她重又啟動車子,倒也沒有表示疑惑.

兩人就這麼一路安靜的回到了宋家.

蘇梅女士見兩人一起回來,臉上意外的表情太過于明顯.

等到宋清藍回房間去了,她才著急的拉著宋輕笑的手:"你們怎麼會一起回來?"

"婚紗到了,姐姐陪我去試了試."

"就沒其他的了?"蘇梅心里異常不安,連帶著握著她的手都有些用勁.

她趕緊反握住蘇梅女士的手,笑著安撫:"沒別的事,媽你就別瞎操心了."

蘇梅沒好氣的瞪她一眼,心里的擔心一點都沒放下來:"怎麼能不擔心?"

害怕隔牆有耳,她趕緊拽著宋輕笑回了她的房間,這才放心的繼續往下說,"你姐姐這個人向來就把心思藏在心里,喜怒不易表現在外.可上次我們與你婆婆還有小傅一起吃飯時,她那臉色,可是變了無數回."

"我和你婆婆也算是看出來了,她怕是對小傅有些感情."

還不等宋輕笑作答,蘇梅女士又繼續道:"雖然你婆婆已經單方面叮囑過她,可我見她對你試婚紗的事情這麼積極,我這心里七上八下的,就沒個安甯."

"好啦,媽,"宋輕笑攬住蘇梅的肩膀,將頭靠在上面撒嬌,"事情沒你想的那麼複雜,你就放心好啦.而且我今天也問過姐姐了,她依然一口咬定說不認識瑾宴."

"既然她都這麼說了,我們姑且相信一回,也不會怎麼樣嘛.萬一真是我們想多了呢?"

蘇梅戳了戳她的額頭:"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,她話是這麼說,但你也不能完全放松警惕.被搶過兩次男朋友也就算了,你難道還想臨近婚禮時被人再次搶了老公?"

臥槽!

宋輕笑忍不住就在心里罵了句髒話,蘇梅女士居然這麼門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