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媽,您對我真好
"尊的?"她含糊不清的問道.

"真的,"楊柳笑,只覺得眼前這姑娘吃相雖不文雅,卻讓人覺得很有食欲,"他不管,嫂子管.你什麼時候想吃了,什麼時候給嫂子來個電話,保准你來的時候,蝦就已經准備好了."

她吞咽下嘴里的蝦,揮舞著油膩的雙手,做了個捧心的動作:"嫂子麼麼噠."

席間氣氛好不熱鬧,傅瑾宴不太好這口,只禮貌性的吃了一點.

舒林自是了解他的,親自下廚給他炒了個下飯菜.

宋輕笑與傅瑾宴去的時間算早,等他們用餐結束,正迎來就餐時的第二批次高峰期,舒林兩口子都忙的沒時間招呼他們,便被蜂擁而至的顧客給淹沒了.

傅瑾宴去前台結賬,收銀員被打了招呼不敢收他的,他把錢放到台面上,牽著宋輕笑的手便走了.

吃飽喝足的她心情大好,兩人走路去停車場,她還愉快的哼起了歌.

他走到她的身邊,"敢問宋小姐,對于傅某的安排可還算滿意?"

宋輕笑現在心情好,也陪著他裝腔作勢:"本姑娘甚是滿意,還勞煩傅公子費心了."

兩人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,回家途中接到了傅夫人的電話,兩人便再次驅車趕往傅夫人約好的地點.

傅夫人是個閑不住的,說起來也是心疼宋輕笑,問過她對婚禮的大致意見以後,便將這活兒攬了下來.

此時,傅思正陪著她與婚慶公司的人商討,只等著宋輕笑來做一個最終決定.

婚禮策劃人還沒見到新郎新娘,倒是對准婆婆如此上心而大加贊歎:"老夫人您可對兒媳婦兒真好,好多長輩們壓根不愛管這些事,您倒好,全都攬在自己身上."

傅夫人眼神還落在婚禮布置現場的畫冊上,語氣溫和:"我一個老太婆也沒什麼要緊事要忙,他們還年輕,當以自己的事情為重."

她指著手上的照片,示意婚禮策劃人將這個布置也作為選擇之一,又接著道,"你說我全攬在身上,倒也不全對."

"我呢,頂多就是幫他們打打前陣,最終做決定的,還是他們自己."

傅夫人的話音剛落,宋輕笑與傅瑾宴便攜手而來.

至于為什麼牽手,也是上樓之前事先說好了.兩個人都要結婚了,不無時無刻表現的親密點,難免引人懷疑.

"來了."傅夫人招呼著他倆,卻只是拉了宋輕笑的手坐在了她的身邊,"笑笑你看,這是我覺得還不錯的現場布置圖,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?"

傅夫人眼光很好,也將宋輕笑與她說過的希望的婚禮元素全都融了進去,可謂是非常用心了.

"媽,您對我真好."她突然改了口,並抱著畫冊倚在了傅夫人的肩上.

在座的其余三人皆對她的稱呼感到驚訝,倒是傅瑾宴,嘴角偷偷的上揚起一抹笑容.

傅夫人臉上的笑容太過于燦爛,這架勢,估計宋輕笑想要天上的月亮都要給她摘下來一樣.

傅思卻突然拉住了宋輕笑的手,說的有些感慨:"笑笑,你能這麼懂事,姐姐也是很高興的."

不過眼神透過她看向身後的傅瑾宴時,卻有些心虛的移開了.

宋輕笑向來後知後覺,話脫口而出的時候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,眼下反應過來了,小臉登時就紅成了一片.

"我覺得這個不錯."傅夫人適時的提問瞬時將她從尷尬之中解救出來.


她眼神移向傅夫人所指的圖片,附和著點了點頭:"這個和我夢幻過的婚禮,倒是差不多."

"那就定這個了."傅夫人將畫冊還給婚禮策劃人,並做出了決定.

婚禮策劃人看到兩人關系如此融洽,不由羨慕:"宋小姐,您和婆婆的關系處的這麼好,真讓人羨慕."

"那是因為,媽媽人本來就特別好啊."宋輕笑這說的倒是個大實話,可是旁的人聽到,還只是以為她在撒嬌.

確定好婚禮現場布置,婚禮籌備階段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,接下來只等著驗收成果.

傍晚陪著傅夫人吃過晚飯以後,傅瑾宴便和宋輕笑回了家.

兩人幾乎是剛一進家門,她就開始左右觀望,已經迫不及待的問道:"說好的驚喜呢?在哪兒?"

傅瑾宴倒也不藏著噎著,指了指客廳茶幾.

她立馬興奮的奔了過去,卻只是看著上面擺著一大一小兩個禮盒.

她指了指禮盒,又指了指自己:"這也是給我的禮物?"

傅瑾宴點點頭,走到沙發上坐下:"打開看看."

宋輕笑依言打開了大的禮盒,一看到里面放著的東西,就徹底傻眼了.

他坐在一旁,開始有條不紊的解釋道:"給你車鑰匙,是為了代步.你既然嫁進傅家,面子上至少要抹的過去,至于你開或不開,由你自己決定."

"那房產證?"

"我說過,你現在的工作室太過于簡陋,且太多人擁有鑰匙,不安全.這套房子反正空著也是空著,給你用,你定時給我房租."

萬惡的資本主義!宋輕笑咬牙切齒.

"至于這套翡翠首飾,是為了陪襯你的'傅夫人’身份."傅瑾宴頓了頓,才又繼續說道,"作為我的妻子,免不了要陪我參加一些應酬,而你並沒有拿得出手的首飾."

這句話懟的,宋輕笑想氣都氣不起來,因為人家說的是實話.

她對這些東西向來就沒什麼概念,又或者沒有對她而言並沒有什麼區別.但傅瑾宴把每一樣東西的用途都解釋的她無法反駁,她只好收了下來.

再打開小的禮盒,里面安靜的躺著一張黑卡.

"你給我卡?你別忘了,我們是協議結婚,不是你包養我好嘛!"

其他的她也就忍了,給她卡這個事情,不是霸道總裁文里面的經典橋段?

他愣了一瞬,很快便又恢複如常:"與其說是給你用,不如說是給你買單的底氣.這張卡沒有上限,但是,你沒有隨意使用它的特權,除了你陪我家人需要買單的時候."

聽他這麼說,宋輕笑的心里瞬間就平衡了.

他們家的消費水平和自己相差十萬八千里,要真是長期和她們相處,她賣腎都陪不起啊.

將禮盒一一合上,她攜著禮盒便回了房間.

因為准備婚禮的緣由,宋輕笑暫時沒接設計稿.趁著閑暇,斷斷續續的將東西搬到了傅瑾宴給她的房子,每天過的倒也充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