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小晏子
待美女走近了,才輕啟薄唇招呼兩人:"小晏子,你可有些時間沒來了."

小晏子?

這個特有年代感的稱呼讓一旁的宋輕笑沒忍住笑了出來,這什麼鬼名字?

見傅瑾宴看著她,她連忙不好意思的擺手:"對不住對不住,你這個小名也太好笑了."

他將人拽到身邊控制好,沒好氣的捏著人的手,示意她就此打住,然後才向一臉好奇的楊柳介紹道:"嫂子,這是我未婚妻宋輕笑."

嫂子?這聲稱呼瞬間將她腦子里的猜測打的一團亂.

楊柳依然笑的溫柔可人,率先伸出手與宋輕笑相握:"輕笑妹子,你好."

"你好,你好."宋輕笑只顧著傻兮兮的回複,顯得有幾分呆愣.

說話間,有個穿著圍裙的男人著著急急的跑了出來,臉上的汗液與油汙混在一起,卻難得沒有給人很髒的感覺.

他邊在圍裙上擦著手上的油汙,一邊以極快的速度靠近幾人所在的位置:"你小子,終于肯移步到我這兒小廟了?"

男人皮膚黝黑,穿著無袖上衣,露出的手臂線條分明,肌肉很是吸睛,走近以後,先是給了傅瑾宴胸口一拳.

他卻只是笑,剛想張口說話,卻被男人搶在了前頭:"得!別跟我扯什麼工作忙,你小子我還不知道?你要是想來,誰攔得住你?"

宋輕笑站在一旁只覺得驚訝,作為成天以懟自己為樂的小能手,傅瑾宴竟然啞巴了?

她正想著,卻被男人忽然點名:"這位姑娘是?"

楊柳推了自己丈夫一把:"你這個五大三粗的,怎麼這麼沒眼色?這麼明顯,看不出來?"

說完視線還瞄向了兩人緊牽的手上,宋輕笑連忙不好意思的想掙脫開,卻無濟于事.

舒林一拍腦門,笑自己的後知後覺:"別傻站著了,弟妹該餓了吧?"

四人一前一後的回到店里,正是飯點,生意好到爆炸.即使是大中午,也擋不住吃貨們對于好吃食物的熱情.

舒林親自給兩人安排了座位,又熱情的為他們張羅著菜單和碗筷,宋輕笑眼睛四處瞄著,充滿了好奇.

"弟妹兒第一次來?"

她倒也實誠:"恩,之前來過好幾次都在排隊,輪到我時就賣完了."

"小晏子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.弟妹兒要吃,你跟哥打個招呼啊,我讓人給送過去就行."

宋輕笑想,那時候兩人都還不認識,更沒有這層關系,怎麼送啊.

可傅瑾宴給出的答案卻完全不一樣:"你也知道,之前我大部分時間都在m市,她又習慣了a市的生活,我也不能時常過來陪她,自然是不知道她偏愛哥家的蝦."

說完,還深情的握住了她的手.

這又是演的哪一出?她是徹底被弄暈了,在他戰友面前,還有必要杜撰愛情經曆嗎?

手上被重重的捏了一下,宋輕笑只好配合道:"對啊,瑾宴也是最近才來的a市辦公,他平時那麼忙,我也不能事事都讓他煩心."

舒林和楊柳看著這兩人濃情蜜意的模樣,就想起了兩人剛談戀愛那會兒,也是這樣彼此理解與心疼.

楊柳怕宋輕笑會餓,先給她來了點鹵味填肚子:"婚禮定在什麼時候?"

宋輕笑只顧著吃,傅瑾宴眼神都看向她,卻也不忘回答楊柳的問題:"下個月八號."

"在m市辦?"

他替她擦去嘴角的油漬:"先在a市,笑笑家的親戚幾乎都在這邊,我爸媽的意思,也是先照顧好笑笑家的親戚."

舒林笑,言語間頗有些感概:"老太太這下終于可以放心了,你是不知道,前幾年為了你這婚姻大事,老太太還找我談過幾次心."

似想起了曾經的往事,傅瑾宴的嘴角也掛著閑適的笑容.

啃了幾個雞爪的宋輕笑聽他們聊天也不感興趣,脖子伸的老長的張望著廚房的情景.

楊柳見狀,輕拍了拍她的肩膀:"想去看看嗎?"

她笑著點頭:"我一直都很好奇,這麼好吃的東西,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."

楊柳領著宋輕笑去廚房參觀,舒林見兩人走遠,才問道:"你這小子做事向來都很穩妥,這次怎麼完全沒聽到風聲,這就要結婚了?"

傅瑾宴垂了眼,眼睛看著杯中的茶葉浮浮沉沉,並沒有立馬作答.

舒林則一臉期待的望著他,他卻突然抬起了頭,眼中似盛了星辰,閃閃發光.

"你可能也看到了,她身上有很多不足.說話沒分寸,行為處事不經過大腦,常常會弄的別人很尷尬."

傅瑾宴嘴角的笑容溫柔極了,舒林只是靜靜的聽著,並未插話打斷他.

"吃東西的時候總是弄得很狼狽,像個長不大的孩子."

"這些明明都是我不能接受的東西,換做是她,我反而覺得可愛."

舒林拍了拍人的肩膀,臉上的表情很是欣慰:"從前你總不肯相信人與人之間的感情,現在明白了,倒也不算晚."

是啊,以前的他從來不信,一個人會為了另一個人而改變自己的想法.等到他真的遇到了,卻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許多.

宋輕笑在廚房觀摩的非常開心,像個好奇寶寶似的,專注的望著廚師小哥切菜,下鍋,顛勺,全程雖不花癡,卻也差不了多少.

傅瑾宴突然從她身後竄出:"還沒看夠?"

她被他的聲音驚到,敏感的縮了縮脖子,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:"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出現在我身後,很嚇人好嘛!"

她聲音說的有點大,引來了舒林和楊柳的回望,連忙收斂起臉上生氣的表情,改為嬌嗔:"你這樣會嚇到人家的,以後不許這樣了."

宋輕笑裝的非常辛苦,要不是她非常的有"職業道德",不想在他戰友面前露出破綻,誰要配合他演戲啊.

傅瑾宴倒是非常受用,攬著人的腰就往席間去:"准備開飯了,小饞貓."

什麼鬼?肉麻的宋輕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卻也只能保持著略顯生硬的笑容,他掌控在自己腰間的手,也不敢輕易的打開.

直到落座,那種毛毛躁躁的心情才有所緩解,等到心心念念的油燜大蝦端上了桌,她心里那點不舒服,全都消失不見了.

舒林和楊柳兩口子見她吃的開心,臉上的笑容也很溫和:"弟妹兒你慢點吃,以後想吃蝦,哥給你管夠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