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這是他的前女友?
說完,他故意停頓了下,吊足她胃口以後才道,"難道你想在婚禮現場被沈心願揪出什麼錯來?"

一提到沈心願,她立馬跟打了雞血似的激動:"對!你說的沒錯,一定要逼真!戒指誇張點也好,順便殺殺沈心願的威風."

她伸出自己的手,一想起沈心願看到自己戒指時的誇張表情,就忍不住笑容滿面,即使她現在連戒指長什麼樣都不知道.

傅瑾宴在她身後笑的溫柔又寵溺,順勢握住她的手:"走吧."

"好嘞."

宋輕笑眼光也算毒辣,一眼相中的款式,就是人家的鎮店之寶.

細密的鑽石散落在心型整鑽旁邊,眾星捧月般,讓人看一眼就不想錯過.

導購小姐已經非常上道的拿出戒指給她試,上手後效果更好.

她轉動著手機左右晃動欣賞,滿意的表情不言而喻.

可看到那後面標上的價格,就毫不猶豫的把戒指給取了下來.

雖然前一秒還信誓旦旦的說要閃瞎沈心願的眼,但看到這天價,宋輕笑的"善心"又過期不去了.

"就這款了."傅瑾宴卻已吩咐導購小姐買單.

宋輕笑張嘴剛想說什麼,他卻伸出手指擋在了她的唇上,霸道著宣言:"不用幫我省錢."

"這是回禮."

回禮?

"這話是什麼意思?"宋輕笑跟在傅瑾宴後面追問.

傅瑾宴卻只是露出神秘莫測的笑容:"字面意思,這是送你的禮物,你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收下."

說完還順勢搖了搖手上的購物袋,"在你同意結婚之前我便說過,你在這期間收到的任何禮物,都是你應得的."

話是這麼說沒錯,其他禮物她也就厚臉皮的收了,結婚戒指是不是有點那啥?

"你總不至于讓我還拿著你用過的戒指,給我真正想結婚的人吧?"

"也對,"宋輕笑這才露出點笑容,看著他手中的購物袋眼冒綠光,先不說這戒指的天價,就這款式,也足以讓她舔屏了好嘛!

成功安撫好宋輕笑,傅瑾宴一顆懸著的心才漸漸安定下來.

這宋輕笑也是個反應慢的,雖然被他說服收下了戒指,此時卻在糾結他的說辭.

她快走幾步到他身邊:"你剛剛說的回禮,又是什麼意思啊?"

傅瑾宴猛的停住,自以為繞過了這個話題,沒想到她會追問.

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她,她一臉好奇的回望著他.

"到底什麼意思啊?回禮這個詞不是一般用到答謝禮上?可我也沒送你東西啊."

你,不就是最好的禮物嗎?

他沒說出口,心里卻已經給出了答案,嘴上卻是胡謅道:"你哄的我媽開心,這就已經解決了我很大的難題.我出點錢,倒也是理所應當,不對嗎?"

傅瑾宴說的如此漏洞百出,她卻覺得非常有道理,頻頻點頭:"你是應該出點血!你媽媽人雖然很好,但是太愛給我吃東西了!"

她摸摸自己已經長出小肚腩的小腹,面露痛苦之色:"我這可是賭上了自己的好身材,逗你媽媽開心呢,我容易嘛我."


"是是是,"她這嘟嘴扮委屈的模樣可愛極了,他一沒忍住就上手捏了捏她的臉頰,"為了感謝你這麼偉大的付出,一會兒回家還有驚喜等著你."

"真的?"宋輕笑眼露精光,大概覺得自己的表情太過于貪婪與明目張膽,稍加收斂後警惕地問道,"沒騙我?"

傅瑾宴指天發誓:"千真萬確."

"那成,"她晃晃悠悠的走動起來,腳步輕快,"那等本姑娘先吃好喝足了,再回去好好驗收,你這驚喜到底做不做得准."

"又吃?"他的目光懷疑地看向她的小腹,"上一秒是誰說犧牲了好身材就為博我媽一笑的?"

這打臉打得太快,宋輕笑連點准備的時間都沒有,張口就來:"我現在這是滿足正常的生理需求,這不一樣!"

"嗯,"傅瑾宴微笑著點頭,"不一樣."

他笑著配合她,也不拆穿她,只是這詭異的笑容似乎正應了當下流行的那句歌詞:該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視而不見…

宋輕笑氣得不願理他,氣沖沖的走在了前面.

傅瑾宴無奈的搖搖頭,他們這樣的相處模式,倒真像夫妻.

一言不合就開懟,一言不合就生氣.

他快步追上小短腿的某人,在她耳邊陰陽怪氣的道:"我知道這兒附近有一家特別好吃的麻辣小龍蝦,就是地方特別難找,不是熟人根本找不到."

他一邊觀察著宋輕笑的表情,一邊繼續道:"普通人去都要排隊幾個小時,還不一定能吃到,我倒是有個法子,不知道…"

他這話還沒說完,就被她突然拽住了手腕,"是不是那家'蝦王’?"

"好像是叫這名."

聞言,宋輕笑哪里還顧得上鬧脾氣,抓緊他的手臂,異常激動:"快帶我去!"

她這情緒前後變化太大,饒是反應一向迅速的傅大總裁,都要有點跟不上節奏了.

兩人開車前往目的地,一路上宋輕笑的嘴就沒閑著:"不瞞你說,我去這家排過好幾次隊,可每次輪到我時就賣完了,氣死我了."

"不過沒關系,馬上就要吃到心心念念的大美蝦了,之前的那些都可以不計較!"

傅瑾宴去過幾次,味道確實不錯,可見宋輕笑這麼誇張,就忍不住想懟她幾句:"你未免形容的太誇張."

"哪里誇張了!"她不依,"你根本無法理解一個吃貨對于美食的熱情."

傅瑾宴看著她那眉飛色舞的模樣,他想,他大概是明白的.

"蝦王"在一條小胡同里,里面不好進車,兩人便將車停在了胡同外面的停車場.

傅瑾宴打了個電話,兩人站在原地等了幾分鍾,便有個長發飄飄的美女走了出來.

宋輕笑默默的將來人打量了一遍,迎面走來的美女皮膚白皙,著一身淡綠色連衣裙,迎風走來,竟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.

美女還隔著老遠便朝著傅瑾宴招了招手,笑容甜美.

宋輕笑看向身邊的男人,他臉上的笑容也同以往見到的不太一樣.

她不由就想起他先前說的有法子,原來是走後門?

難道這是他的前女友?單戀對象?

她兀自想的出神,之前也確實覺得奇怪,照說傅瑾宴這條件不差,怎麼身邊就沒有個鶯鶯燕燕呢?

如今得見這位美女,她大概是明白了幾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