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是不是應該改口了?
他看著面前瘋狂的女人,突然將她一把摟進了懷里:"你想多了."

他輕撫著女人的後背,語氣溫柔:"我既然娶了你,便會真心真意待你.以前的人或者事,都是過去式了."

"是嗎?"沈心願推開她,一雙大眼中有著憤怒與潮濕,"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偷偷去找了她好幾次?"

霍子樺心里一驚,急急將人強勢的抱進懷里:"你聽我解釋!我之所以去找她,是不想讓她嫁給小舅舅."

"你還說你心里沒她?"

"我是擔心你!你不是極力反對他們結婚嗎?"沈心願漸漸安靜了下來,霍子樺繼續柔聲安慰,"我這麼做,只是不想讓你難過."

"真的?"

"我對天發誓,我要是騙你,我就…"霍子樺的毒誓還沒發出口,沈心願已經覆手蓋上他的唇.

"我相信你."

再次擁入男人懷中,她只覺得此刻美好而甯靜.

宋輕笑和傅瑾宴在下午五點左右抵達了沈心願的家.

沈心願雙手叉腰的等在門口,見到宋輕笑時,仍沒有個好臉色.

傅夫人卻最先迎了出去,拉著宋輕笑的手給她一一做著介紹:"這個我女兒和她的丈夫,她你見過,我的外孫女以及孫女婿."

目光看向沈心願時,因著有傅夫人在,她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招呼人:"小舅媽好."

宋輕笑保持微笑,心里卻樂開了花,無論何時聽到她叫自己"小舅媽",內心的歡愉總是抵擋不住.

幾人到沙發上落座,有一句沒一句的與宋輕笑閑聊,全程傅夫人都將人護著,那貼心的模樣,可氣壞了沈心願.

"氣死我了!"沈心願被指派到廚房端水果,氣的直跺腳.

傅思剛好進來,將眼前的一幕收入眼底,眉間似有疑思拂過:"願願,你老實告訴媽媽,你的這個小舅媽,是不是那個人?"

見沈心願驚訝的抬頭,她的慌張印證了自己的猜測,傅思只能語重心長的握住她的手,交代道:"你外婆現在還不知道就已經這麼護著她,要是知道你與子樺的前塵往事,指不定要怎麼發火."

她不就是知道嗎?不然怎麼能這麼夾著尾巴做人!

"我知道."

"你清楚外婆的性子,容不下這麼烏七八糟的事情,我看宋小姐也不像是會嚼舌根的人,只要你不惹怒她,你和子樺的事情,外婆永遠也不會知道."

沈心願沉默著沒有說話,傅思又將聲音提高了一些:"媽媽說的話,你聽明白了嗎?"

她悶聲悶氣的答:"聽明白了."

可沈心願是誰?出了名的刁蠻公主,即使傅思將丑話都給說在了前頭,她仍然不給宋輕笑好臉色.

傅思拿出准備好的見面禮送給宋輕笑,見她推辭著不要,沈心願就在旁邊冷言冷語,"小舅媽怎麼這麼客氣呢?長輩給你的你不要,難道是在嫌棄不夠好?"

宋輕笑還沒接招,倒是坐在她身旁一直沉默的傅瑾宴突然伸手接過了見面禮,面露笑容:"笑笑面子薄,向來就不好意思收別人的東西,即使本該是她的,拿了也會心里過意不去."

他這話什麼意思,別人聽不懂,傅思和沈心願確是聽懂了,當即臉色就垮了下去.

傅思連忙道:"咱是一家人,怎還說兩家話?笑笑,我這個做姐姐的給你禮物,你放心收下便是."


宋輕笑看向傅瑾宴,見他沖她點了點頭,她便道:"那就謝過姐姐了."

"應該的應該的,"傅思笑著應承下來,眼神看向沈心願時,卻是明顯的警告.

她的弟弟她清楚,打小就是個冷漠性子.如今見他對宋輕笑的態度,完全是捧在手心里的節奏.

沈心願要當真和宋輕笑過不去,吃虧的只能是她.

晚飯很快便做好了,心情大好的傅夫人竟還親自下廚,烹飪了好幾道宋輕笑偏愛的菜.

"外婆你偏心!我嚷嚷了那麼久,你都不肯給我做菜,小舅媽一來你就親自下廚."

沈心願撒著嬌的胡鬧,傅夫人卻不怎麼理會她,只一心給宋輕笑夾菜.

"笑笑,你瞧你瘦的,要多吃點."

眼前的場景是如此熟悉,每次和傅夫人吃飯,她都覺得自己像是被投喂的動,.嘴上卻也回答道:"謝謝阿姨,我自己來就好了."

"怎麼現在還叫阿姨?"傅思在一旁打趣,"這還有不到一個月你就要嫁進傅家了,是不是應該改口了?"

這話一出,宋輕笑差點沒被嗆到.

傅瑾宴連忙遞了杯水過去,另一只手則輕柔的順著她的後背:"慢點."

她拿過他手中的水,受到驚嚇的猛灌了一口,有部分水順著唇縫就滑落到臉上,看起來有些狼狽.

可席間的人除了沈心願看她不順眼,其余人只覺得手忙腳亂的她可愛極了.

傅瑾宴又抽了張紙替她擦嘴角,她不好意思的搶過紙巾自己擦.

沈心願卻在旁邊酸道:"小舅媽這麼大個人了,怎麼還像個孩子似的需要人照顧?"

她本來就爆紅的臉,現在更是紅得快要滴出血來.

傅瑾宴淡淡看了沈心願一眼.

她心里"咯噔"一下,卻硬著頭皮沒有回避他的眼神.

霍子樺突然從桌下捉住她的手,示意她別和傅瑾宴正面交鋒,她卻以為她是在幫宋輕笑,沒好氣的甩開了手.

"我又沒說錯,要我說,有教養的小孩子都不會在飯桌上做出這麼失禮的行為."

"願願!"傅思急急的叫喚了她一聲,顯然是對于她沒將自己的警告放在眼里而焦急.

老太太倒全程都沒什麼反應,臉上帶著笑意,只是給宋輕笑夾菜的手就一直沒有停下.

宋輕笑笑的很是尷尬,沈心願倒也沒有說錯,吃飯時差點噴水,確實不算得體的行為.

她正欲開口說點什麼,傅瑾宴卻搶在了她的前頭:"姐,我認為小願說的沒錯,在飯桌上胡鬧確實失禮,難道您平時就是這麼教她的?"

這一盆髒水,順勢就潑到了沈心願自己頭上.

沈心願氣的眼睛都瞪直了,卻拿傅瑾宴沒有辦法.

倒是傅思,好端端的被人指著鼻子說教,頓時沉下臉來,語氣有些冷硬:"願願,吃好了就去客廳休息,別在這兒說些有的沒的."

眼神再看向宋輕笑時,卻瞬間換了個溫柔的笑臉,"笑笑你可別介意,願願這孩子,都被我們給慣壞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