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你們這輩子都沒有可能!
"我也覺得不好看,"說著又使勁兒拎了拎下滑的領口,還沒走進試衣間,宋清藍又拎著另一種風格的婚紗過來了.

"是我看走眼,這種版型的婚紗適合大胸,你穿起來確實駕馭不了.吶,這款穿起來保證好看."

被推著再次進入試衣間,宋輕笑累的連吐槽的想法都沒了.

宋輕笑現在在試的這款為巴洛克宮廷風格,華麗唯美的透視蕾絲與薄紗完美融合,鏤空的肩袖設計性感撩人,配合上裙擺的大片鏤空設計,大長腿在薄紗之間若隱若現,性感指數飆升.

她卻害羞的根本不敢走出試衣間,這款婚紗除了在胸部位置采用了較為密集的薄紗處理以外,其余地方完全是形同虛設,性感是真的性感,就像沒穿衣服似的.

趁著宋輕笑試穿的那會兒功夫,宋清藍速度飛快的拎來了好幾套等著她試穿的,她只試了其中兩件就累癱到了沙發上.

"可以不試了嗎?"她求救般的問坐在她旁邊的傅瑾宴.

傅瑾宴卻伸手撥開她額間汗濕的發絲:"很累嗎?"

她連忙點頭,表情十分真誠.

"那便不試了."說完便朝著導購員招了招手,"我要雜志上的那套婚紗."

導購員大喜過望:"先生您的眼光真好!這是我們當季推出的限量款定制婚紗,全球只此一件."

宋輕笑一聽什麼"限量,定制"就覺得腦仁疼,肯定貴死了.

她拽了拽傅瑾宴的衣角,用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:"不用這麼誇張吧?"

傅瑾宴卻根本不回答她,反而摸著她的腦袋,像在逗弄寵物:"去換衣服,我帶你去吃飯."

一說起吃飯,她倒真覺得餓了,這時間已經臨近中午了.

傅瑾宴牽著宋輕笑的手走在前面,宋清藍一個人落在最後,視線黏在兩人緊牽的手上.

他突然轉過身,朝著身後的女人道:"宋小姐還有事便去忙吧,耽誤了你一上午的時間,真是抱歉."

宋清藍剛想開口,傅瑾宴卻突然伸手捏著宋輕笑的鼻子,言語親密:"你啊,就喜歡麻煩人,試婚紗這種事我來就好了,還非得麻煩宋小姐,多耽誤人家的事情."

宋輕笑眼角余光瞄了瞄宋清藍的表情,立馬心領神會的撒嬌,"不是我非得拽著姐姐來的,姐姐剛好今天有空,便陪著我一起."

"那倒是要謝謝宋小姐的好心了."

"好心"二字,傅瑾宴卻故意加重了音,臉上的笑容未減一分,只是這話,卻讓宋清藍聽得心灰意冷.

他是用這樣的方式和她劃清界限嗎?

她快速收拾好自己的表情,還是平日里那副冷傲的模樣,對著宋輕笑道:"公司突然有點急事,我得回去一趟,就先走了."

宋輕笑也跟著笑:"那姐姐你注意安全."

含笑目送著宋清藍走遠,宋輕笑立馬站開一些,與傅瑾宴保持距離.她可沒忘記,昨晚的那個噩夢!

"利用完了就扔?宋小姐可真是將過河拆橋的本事玩的夠溜."

她都懶得搭理他,白了他一眼,便自己走到了前面.

兩人一起伴著斗嘴吃完了午餐,傅夫人大概是從蘇梅女士那里得了消息,知道她去看了婚紗,給她打來了電話.


"笑笑啊,婚紗看的怎麼樣了?"

"已經訂好了."

傅夫人在那邊笑逐顏開的:"那就好那就好,我現在在我女兒家,他們也想見見你,晚上和宴兒過來吃飯."

都要結婚了,這種應酬自是免不了.

即使是要見沈心願和霍子樺,宋輕笑也毫不猶豫的應承了下來.

倒是傅瑾宴,見她對著電話發呆,說道:"不想去就不去."

宋輕笑卻意外的有原則:"那可不行,就算是形式婚姻,該走的程序還是得走."

總不至于讓傅瑾宴因為她這個"假妻子"而得罪家里的親戚吧?況且這親戚,還是傅瑾宴的親姐.

而沈家,沈心願正坐在老太太身邊,見她只是同宋輕笑打個電話都如此開心,氣就不打一處來.

她是真想不明白,這個宋輕笑到底哪里好了!

她親昵的挽住老太太的手臂,撒嬌似的將頭擱在她的肩頭:"外婆,你真的要讓小舅舅娶那個女人嗎?"

"你這孩子,"傅夫人戳著沈心願的眉心,"對未來小舅媽的稱呼怎麼這麼難聽?這要是讓你舅舅聽到,非得教訓你不可."

她嘟著嘴,好不委屈的模樣:"願願就是覺得可惜嘛,小舅舅這麼優秀,咱家大門大戶的,怎麼就選了她做媳婦兒呢?"

傅夫人卻笑得異常溫和:"門當戶對固然好,可最重要的,還是兩個人之間的相處.再說了,你當初要嫁給子樺,家里人不也沒阻攔嗎?"

被戳中了痛處,沈心願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.

"有件事情願願一直不敢告訴外婆,"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真是吊盡人的胃口.

"什麼事還瞞著外婆?"

"我跟未來小舅媽是校友,她的風評很差,說她朝三暮四,同時和好幾個男生交往,這樣的人,真的適合咱家嗎?"

"外婆,您和舅舅可一定不要被有些人給蒙蔽了!"

傅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,語氣平和:"外婆是老了,但還沒到老眼昏花的地步.笑笑是什麼樣的人,我心里清楚."

說完便不再和沈心願多話,招呼著沈心願的媽媽傅思:"思思,咱去書房商量下你弟弟的婚禮."

傅思遠遠的瞧了一眼自家女兒,倒是頭一回見她對人如此在意,不由就對這個未來弟媳更加好奇了.

沈心願見挑撥不成,怒從心起,連帶著看霍子樺都越發不順眼了.

霍子樺給她端去水果,她卻直接一揮手給打翻了一地:"怎麼?討好我啊?霍子樺,你是不是心里特別高興,以後就可以經常看到她了?"

他正蹲著身收拾地上的殘渣,被問到時,身形一頓,只是這片刻的遲疑,卻像刀尖似的紮進沈心願的心口.

到底不是名正言順得到的,即使真正的擁有,她的內心,也從來沒有安甯過.

沈心願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,那模樣癲狂駭人:"霍子樺我問你,你是不是後悔了?"

也不等霍子樺回答,她又繼續吼道:"我告訴你,你後悔也沒用,她馬上就要嫁給我舅舅了,你們這輩子都沒有可能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