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你真的要娶她?
她被問得啞口無言,總不能告訴他自己做了個噩夢,心里不平衡,才給他打了個電話吧?

"我沒什麼想說的,就是看看你睡了沒有."

知道她是胡說八道,傅瑾宴去也不勉強,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,後來還是宋輕笑先睡著了.

隔天一早,她就被蘇梅女士給召喚起來了.

她頂著一眼的黑眼圈步下樓,那邋遢懶散的模樣看得蘇梅女士忍不住叨叨她幾句.

"都是要結婚的人了,你怎麼還這麼沒個正形?"

宋輕笑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回複:"我怎麼沒正形了?"

她揉著自己披頭散發的腦袋,不甘示弱的看著蘇梅.

蘇梅還想說她幾句,卻被下樓的宋華年給制止了:"孩子好不容易回來一趟,你就別一直嘮叨了.咱笑笑這樣多好,討長輩喜歡."

她愉悅的與宋華年交換了一個眼神,無聲之中表示了感謝.

宋清藍的突然出現卻令她有些意外.

她可是一個典型的工作狂,以往這個時間,早已經去公司了,可今天卻還好端端的在家里,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.

宋清藍落座于宋輕笑的身旁,吃早飯的姿態優雅且矜貴,一看就是大家閨秀的模樣,與一旁狼吞虎咽的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.

期間兩人並無交流,宋清藍卻突然握住了她的手,言語真誠:"笑笑,我聽阿姨說,你和傅先生已經確定婚期了?"

這本就是事實,她也無意隱瞞,只沉默的點了點頭.

"婚紗還沒定吧?我今天休息,正好可以盡盡做姐姐的職責,陪你去選婚紗."

這話說的完全就是通知她的意思,根本不帶商量.

宋輕笑都還來不及拒絕,一旁的宋華年卻高興的笑道:"藍藍說的在理,笑笑你看你都要結婚了,你姐姐平時忙,也幫不上什麼.今天她好不容易休假,陪你看看婚紗也好."

看著宋華年一臉的真誠,她到嘴邊的話倒是說不出口了.

吃完飯回房間簡單的收拾了一下,便隨著宋清藍出門了.

她剛一坐上車,宋清藍便道:"選婚紗,怎麼能少了准新郎呢?你不打電話叫上傅先生?"

宋輕笑是當真沒有這個打算,且不說她和傅瑾宴就是一形式婚姻,她搞的這麼積極,倒像是真想嫁進傅家似的.

再說了,她這幾天被傅瑾宴"折磨"的夠嗆,想起昨晚那個可怕的夢境,她就後背發涼.

可還沒等她這廂作完思想工作,宋清藍已經一把奪過她的手機,給傅瑾宴撥去了電話.

電話很快被接通,無奈之下,宋輕笑只好簡單的交代了自己接下來的行程,眼神中怨念頗深.

她倒是真的好奇,宋清藍和傅瑾宴之間,到底發生過什麼?

三人約在市中心見面,幾乎是宋輕笑與宋清藍剛到,傅瑾宴便到了.

他禮貌性的朝宋清藍打了招呼,眼神再看向宋輕笑時,那滿眼的寵溺都快溢了出來.

"以後不許半夜三更騷擾我,你看你這個黑眼圈,多重."

聞言,宋輕笑趕緊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眶:"還不是怪你,要不是你…"

傅瑾宴笑:"我怎麼了?"


偏過頭,差點頭腦發熱就把昨晚夢見他的事情說出來了,她忍!

他戳了戳她的額頭:"明明是你騷擾我,現在還賊喊捉賊?"

眼見著兩人打情罵俏的完全將自己當做透明,宋清藍怒刷存在感的突然親昵挽住了宋輕笑的手臂,甜笑著:"笑笑,咱們還是先去看婚紗吧?"

宋輕笑早就想結束和傅瑾宴的討論,順著宋清藍的勢就下了台階.剛走了幾步,手掌卻被人從後面握住了.

她不解的看向身後的男人,他卻只是牽著她,未做任何解釋,安心的走在最後.

市中心有好幾家婚紗品牌店,都是婚紗行業里的佼佼者.三人逛進一家,婚紗導購員立馬就迎了上來.

"這位女士平時偏愛什麼風格呢?這一排的款式都是比較經典的,讓你散發出猶如公主般的貴族氣質."

導購員邊走邊介紹,宋輕笑之前沒接觸過這一塊兒,倒是認真的聽著解說.

"而這一排婚紗,就稍顯奢華,裙身以大量的水鑽,蕾絲進行點綴,勾勒出超高腰線,即使是婚紗,也能讓你盡顯完美好身材."

手指撫過這一排排精致漂亮的婚紗,宋輕笑第一次有了"自己真的要結婚了"的實感.

宋清藍拎起其中一見,對著她的身材比劃了一下,塞到她懷里:"笑笑,去試試這件吧."

還不等她有所表示,導購員已經非常熱情的簇擁著宋輕笑要去為她換裝.

覺得款式還行,她便依言去了試衣間.

等著宋輕笑的身影消失在眼底,宋清藍掛在嘴角的笑容,便消失的無影無蹤.

她踱步到坐在沙發上等待的傅瑾宴身邊,眼神里充滿了迷戀的味道.

對于她的突然靠近,傅瑾宴眉頭微皺,顯然有些不滿,卻依然禮貌卻疏離的問道:"宋小姐是有話要說?"

"你真的要娶她?"

傅瑾宴面露驚訝,雖知曉宋輕笑與宋清藍關系並不好,卻也沒料到宋清藍會背著她這樣做.

他勾唇笑了笑,合上正在瀏覽的雜志,語氣不善:"宋小姐的話,傅某聽不明白."

"你和她才認識多長時間?如果是因為伯母的原因…"

"宋小姐!"傅瑾宴揚聲打斷了她,語氣比先前的還要冷漠,"我和令妹決定結婚,你做姐姐的,不是應該恭喜才對?"

"我…"宋清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看的傅瑾宴莫名其妙.

他百分之百確定,他完全不認識面前的女人.可見她這模樣,分明就像是認識了自己許久.

"我不管宋小姐你有什麼誤會,今天這樣的話,我不想聽到第二遍."

傅瑾宴說完就朝著宋輕笑換裝的地方走去,走了一段距離,突然又轉過頭道:"對我而言,如果不是因為笑笑,我也不會知道宋小姐."

換句話說,如果沒有宋輕笑,他根本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個人叫宋清藍.

是這樣嗎?

眼見著傅瑾宴漸漸走遠,宋清藍只恨的拽緊了拳頭.

宋輕笑拎著厚重的裙擺走出換衣間,導購員在她身後,細心的整理著超大的裙擺.

她捂著胸口,為這性感的低胸設計感到不自在極了.

傅瑾宴倚在不遠處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,眉頭微皺的搖了搖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