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喜歡中式婚禮還是西式?
宋輕笑這場釋放的哭泣持續了挺長時間,直到亭外的雨差不多要停了,她才漸漸止住了哭聲.

雨下小了,好多躲雨的人都跑著散去了,轉眼之間,涼亭就只剩下相擁的兩人.

她回過神來,猛地一把推開身前的男人,一臉的尷尬.

宋輕笑伸手抹去臉上的淚水,內心卻悔不當初.她怎麼又在他面前失態了?這都是第多少次了啊!

傅瑾宴這男人,絕壁是有毒!

可抬眼看見他被她哭髒的襯衣,宋輕笑只覺得滿心愧疚,第一次真誠的表示了歉意:"抱歉啊,把你衣服弄髒了."

傅瑾宴初被推開時還有些小失落,但看了眼她狼狽的模樣,心里便平衡了,此時已經調整好了心態,擺出副無所謂的模樣:"沒什麼,你弄髒的,洗乾淨便是."

"這是當然!"見他這麼說,她趕緊附和.

宋輕笑將手伸出亭外,沒感覺到雨,便轉頭道:"我們走吧?不然一會兒又下起來了."

傅瑾宴卻直接覆上她伸出去的那只手,應了聲:"好."

許是和他牽手已經到麻木的程度,她連掙紮都省下了.

雖然到了游樂場,卻一個游樂項目都沒玩上,宋輕笑的心情卻說不出的愉悅.

傅瑾宴有了意外收獲,倒也不算差.

兩人還在車上便接到了傅夫人的電話,讓兩人過去吃飯.

晚飯定在a市口碑很好的明悅酒店,等到了明悅,宋輕笑才被告知,酒席要定在這家.

"笑笑啊,"傅夫人挽住宋輕笑的手,親切的很,"我和你媽媽商量過了,為了方便,打算在a市和m市各辦一場婚禮,你告訴阿姨,你是喜歡中式婚禮還是西式?"

宋輕笑倒從來沒想過這一點,突然被問到,還真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,正猶豫著,坐在身側的傅瑾宴卻率先開了口:"a市的西式,m市的中式,怎麼樣?"

他眼神看向她,分明就是給出了答案,卻一副征求她意見的模樣.

她也懶得想了,干脆笑著道:"都聽你的."

一頓晚餐吃得其樂融融,偶爾還能聽到宋輕笑沒心沒肺的笑聲.

等晚餐結束了,宋輕笑很自覺的就跟在了傅瑾宴的身側,最近都是和他同進同出,一時習慣了.

蘇梅女士卻突然從身後拽住她的衣角:"你干什麼?"

她一臉懵逼:"我回家啊."

蘇梅卻直接拽住她的手臂,眼里是恨鐵不成鋼的神色:"你這孩子怎麼一點眼力見都沒有?"

她壓低了聲音,只用兩人能聽到的音量:"就算你和小傅已經同居了,你這還沒嫁過去呢,未來公公婆婆在,你去合適嗎?"

"女孩子的矜持你到底有沒有?"

宋輕笑就驚了個大怪了.

蘇梅女士可真夠雙標的,一會兒覺得她熱情不足,不夠奔放,這個時候又要遏制她的行為.

她也不掙紮,親媽說什麼便是什麼吧.

傅瑾宴大概也看懂了形式,目送著宋輕笑上車以後,才走到車窗前敲了敲.

宋輕笑搖下車窗:"怎麼了?"

"到家了給我打個電話."

她卻不解其意,非常不上道,"我跟著我爸媽回家,安全得很,用不著打電話保平安吧."

蘇梅女士在一邊直氣的想掐死她.

傅瑾宴卻只是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:"睡前聽不到你的聲音,我會睡不著."

媽呀,宋輕笑的雞皮疙瘩起了一身,驚嚇的木愣著點了點頭.


奧斯卡欠了傅瑾宴一個最佳演技獎啊!這家伙,說起甜言蜜語來真是齁死人了.

一想起剛才那個片段,她就忍不住打了個寒噤.

而久違的回到宋家留宿的宋輕笑,卻一夜都沒有睡好.

傅瑾宴這個難纏的男人,到了晚上都不肯放過她,居然還出現在了她的夢里.

夢境很亂,一會兒是下午在涼亭的場景.

一會兒又跳到他在車窗前的溫柔細語,他目光如炬的看著她,那里面似在燃燒著火焰,宋輕笑的眼睛都被染紅了.

他的手突然觸上她的眼,深情萬種:"我愛你."

她心跳的快要蹦出來了,正欲開口,他卻突然大笑出聲,看她小鹿亂撞的模樣,如同在看一個傻子.

"你真的以為我會愛你?"他將她逼到牆角,嘲諷與諷刺,"別做夢了,你不過就是我拿來糊弄我媽的假妻子,你還當真以為我會愛上你?"

"說的是呢,你是從來不照鏡子嗎?你這個樣子,哪里配得上我家小舅舅了!"沈心願那個臭女人不知道又從哪里跳了出來.

沈心願和傅瑾宴一人站在一個角落里,說著諷刺的話,她只能無助的縮在牆角.

有人突然朝她伸出了手,她抬頭去看,卻是霍子樺.

"宋輕笑,只有我才不嫌棄你,肯要你,你還在傲嬌什麼?"

"我不要!不要!不要!"

宋輕笑大聲的喊著,被嚇醒了.

她從床上坐起,一頭的汗,還有滿臉的淚.

翻出手機看時間,才早上四點.

可是眼下,她卻沒有了任何睡意.

都怪傅瑾宴!

心里這麼想著時,手上已經撥出了他的電話.

電話響了許久才被接通:"喂?"

帶著濃郁睡意的聲音傳進耳里,宋輕笑竟覺得有些心跳加快,惺忪著半天沒有回應.

傅瑾宴清了清嗓子,聽起來沒那麼啞了:"為什麼還不睡覺?"

回過神來的宋輕笑立馬掛斷了電話,她是睡魔怔了嗎?為嘛要半夜三更的給傅瑾宴打電話!跟個神經病一樣.

她還沒糾結完,傅瑾宴又打了過來.

她不敢接,直接將電話扔在了一邊.

看著它一遍又一遍的震動,心里跟貓抓似的,咬著指甲不知如何是好.

手機卻突然進來了一條微信,言簡意賅:接電話.

宋輕笑終于肯拿過手機,按下了接聽鍵.

"睡不著?"

"恩."她淡淡應了一聲,剛才就是做了噩夢沒睡醒,才給傅瑾宴打了過去,她也不是真的有話要說,此時只覺得尷尬的很.

傅瑾宴那邊似乎步下了床,深夜時分,周圍都異常安靜,宋輕笑聽得分外清楚.

他踱步到窗邊,看著窗外被迷霧覆蓋住的天地,神智瞬間清醒了許多:"要我來找你?"

宋輕笑以為自己聽錯了,他卻又耐著性子問了一遍.

"你大半夜的說什麼胡話呢,找我?"

傅瑾宴卻在電話那端笑了:"你也知道這是大半夜?這麼晚打電話騷擾我,想說什麼?"